Egalmoth之歌(26)

这一天的大起大落让Egalmoth真真切切感受了一把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不管怎么说他成了有史以来官运最短的诺多,原本凭空萦绕在他身边的那些赶都赶不走的家伙如潮水般退去。当他拿着Turgon赐予的那把剑走在大街上,四处都是窃窃私语,Egalmoth虽不在意,他的手下却掩饰不住的义愤填膺。Duilin对好友的境遇感到有些好笑。他咬着嘴唇使劲不叫自己笑出声来。Egalmoth伸出手去接天上纷纷扬扬落下的雪花,一副天真单纯的模样,“想想Glorfindel吧,还不如我呐。”

Duilin略加思索,想到Glorfindel必须陪着殿下应付那些絮絮叨叨的老贵族,还得踢着Salgant的屁股叫他带头合作,就连他都忍不住要叹气了。“大家的担子都不轻。”Duilin说。

“反正不会比过冰海更苦了。”

“也是啊,就像你常说的,要得到什么东西都得付出代价……”

“价值越高,代价越大……”说完两人都苦笑着摇摇头。

转过街角,他们的府邸就在眼前。Duilin说:“去把我那瓶葡萄酒喝了。”

Egalmoth回答:“我还有事,一会吃饭的时候你拿过来吧。”然后他们就分手了。

走进家门,一股微妙的气氛扑面而来,似乎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丢了官的消息传那么快啊?Egalmoth哭笑不得。

“你回来啦?”Ríndes迎上来帮他脱了外套,她那欢迎他的目光里充满爱意和欢乐。看见她这样,他心里马上好过多了;他一辈子都有这样的感觉。

“听到消息了?”

“听到啦。”Ríndes招呼仆人伺候他把长袍换了。“这不挺好吗?我真不愿意你卷进王室那些破事里面去。”

“你不想我更有权势?”

“想啊,不过我更希望你轻松一点。”Ríndes随便闲谈的时候,声调高亢,和一般神气的诺多女性毫无区别。她的声音很好听,她这些轻轻吐出来的字句,往往给她所说的话加重了语气,并给人以富有智慧的感觉。她递给他一杯热乎乎的香草茶,他一屁股坐在他那张棕色的扶手椅上,两只脚搁在绒脚垫上,慢慢喝着茶,心里盘算着接下来该做的事情。

Ríndes对他丈夫的沉默寡言早已习以为常,她一眼就看出Egalmoth心绪不佳,而且心事重重,于是安静地退了出去。听到门外Ríndes吩咐仆人不要随便打扰的话语Egalmoth倍感心酸。他没法告诉她真实情况,而且未来他会更加忙碌和紧张。结婚多年,为了他的野心绝大部分时间都把她孤零零地撇在家里担惊受怕,而且这种情况还得持续下去。

哎,还能怎么办呢?还是尽快把活干好,才能有时间做个好丈夫啊。想到这里他把还有点烫的茶水一口气喝完,打算上阁楼写计划书去。

这间一不小心就会撞到头的阁楼是Egalmoth的私人空间,原因嘛说起来有点可怜。楼下那间可以俯瞰大海的可爱书房理论上是属于他的,可是Ríndes喜欢用那个房间招待客人,每次他想搞点什么自己的事时就会发现里面挤满了七嘴八舌的贵妇人。很快Egalmoth就放弃了,他用几个柜子,一张小桌子,以及一张小床将阁楼塞满,有时候和老婆吵完架他自己也睡在这。总的来说他对这个小天地挺满意的,刚到中洲的时候他住的地方比这还小呢。

推开门,Egalmoth发现阁楼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是他的小小室友Anneri。小孩子调皮总是像小仓鼠那样把小小违禁品藏来藏去,没过多久她就发现没有哪比Atar的阁楼更好的地方了,一方面这里太高Nana懒得上来,另一方面Atar从来不许仆人进来打扫,因为这屋里的东西要是别人动了他永远找不到。“你们俩也不好好收拾一下阁楼,连下脚的地方都没了。”Nana总是这样碎碎念,可惜这父女俩谁都懒得动手。

此时Anneri正四脚朝天地躺在小床上玩她的小玩意,看见Atar突然进来立马跳起来双手藏在背后。

“你又干什么坏事啦?”Egalmoth随随便便问了一句。

“没有,没有。”Anneri讨好地咧开嘴,露出缺了的门牙。

自从走出王宫Egalmoth第一次笑了,“小东西。”他使劲揉揉女儿的脑袋,“你玩你的,我做事。”

他在桌子前坐下,把桌子上的东西使劲往边上推了推,清理出一片空间,埋头写了起来,写着写着他心中竟然生出一种奇异的快意,他心中累积的见识,经验以及组织能力汹涌澎湃地迸发出来。一气呵成地写出了一份如何利用他的商社网络调配建城物资的详细报告。吹干墨迹,又通读一遍仍有意犹未尽之感,于是他去伸手去拿贝尔兰地图,打算绘制一张示意图。结果一找才发现地图在楼下没拿上来。

Egalmoth揉了揉脖子,好久没写那么多字了,还真有点累。一只清凉的小手突然放到他的脖颈上轻轻揉捏,“Atar,舒服吗?”Anneri不知什么时候爬到了椅子上歪着头看着他。

“我的Anne也会心疼Atar了。”他转头亲了亲女儿的脸,一拍她的小屁股说:“下去帮我把地图拿上来,再倒杯茶。”

“好!”Anneri蹦蹦跳跳去了。过一会小丫头蹑手蹑脚地回来了,她背过身去用背推开门,腰带上别着大地图,一只手端着一只杯子,她走得很小心,杯里的液体一滴都没撒出来。

“哈,很能干呀。”Egalmoth想要去接杯子,Anneri手一缩不给他。“Nana说你累了,一杯是牛奶,一杯是花茶,要你先挑,剩下的我喝。”

“我喝茶!”

Anneri将杯子给了他,自己双手捧着牛奶坐到小床上。“Atar在写什么呢?”

“一些无聊的东西。”

“我不信!”

“为什么?”Egalmoth觉得奇怪?

“你很高兴的样子。”

“我很高兴吗?”

“嗯。”Anneri大力地点点头,认真地说:“我和你说话你都不理我。”

“咳。”Egalmoth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过来!”他拍了拍自己的腿。小姑娘立即钻进父亲怀里,他们一起看着摊开的那张地图。

“这里是我们家。”Anneri准确地指出内佛瑞斯特的位置。

“对,这是我们家。”Egalmoth指向东北方一条山脉,“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Anneri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蓝山,这里是你的商队到达的最远地方。”

“哇哦~~~”小姑娘感叹道,她转过脸看着父亲,眼里闪着惊喜的光芒。“Atar你说商队是我的?”

“对,总有一天你会代替我执掌这一切。”Egalmoth亲吻着女儿的额头说。

“那以后你做什么呢?”

“以后啊,”Egalmoth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说,“我就该好好休息了。”

“你好好休息,我来照顾你!”

Egalmoth发出一声轻笑,说:“好!”

阁楼门突然被推开了,Duilin一只手扶着门框,一只手拿着一个酒瓶,笑嘻嘻地看着父女俩。“你们躲在这干什么呢?”

“难得躲个清闲又被你搅了。”Egalmoth这么说着语气里却没有恼怒的意思。Duilin大大咧咧地往小床上一躺,一只手撑着脑袋笑着说:“你家我别的不羡慕,就羡慕这个阁楼。”

“有什么好羡慕的,你家任何地方都是你一个人的。Anne去告诉他们我饿了。”

打发走了Anneri,Duilin坐了起来严肃了面容。他太了解Egalmoth,一定是有重要的事要和他说。果然Egalmoth递给他一叠写好的文书。“我不懂你们官员的行文方式,你帮我看看。”

Duilin读者Egalmoth用华丽的滕格瓦文字写成的计划,越看越觉得惊讶,许久,他合上文书对好友说道:“你把这事组织得像一场战役。”

Egalmoth喝了口茶,淡淡地说:“这只是草案,还有许多细节要考虑,实际执行起来还不知道会有多少麻烦。你帮我看看有没有不符合礼仪的地方。”

“有了这份计划哪还要什么礼仪,殿下务实果敢,不会在意这些。”

Egalmoth点点头说:“这就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