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45)

“噢~~~”Enerdhil和Duilin相视一笑,默契而夸张地噢了好大一声。因为担心Anneri不接受即将变成姐姐这件事,所以在冬至日这天Egalmoth煞有介事地开了个家庭会议。看到他们俩在听到Ríndes怀孕的消息后做如此反应,Egalmoth不满地白了他们一眼,然后紧张地期待着女儿的回应。没想到Anneri高兴地跳了起来,使劲拍着手说:“太好啦!我早就想要弟弟妹妹了!叔叔你们也要努力!我要有了一大群弟弟妹妹Pengolodh就惨了!!!”Egalmoth抄起汤匙不由分说就在Anneri脑门儿上敲了一下,“喂!跟你讲这些是要叫你做好他们的大姐姐,不是叫你拉帮结派打群架!!!”

“可是你小时候也打架!你不打架就不认识Duilin叔叔了!”Anneri捂着脑袋毫不服气地反驳道。

噗~~~Duilin含在嘴里的一口茶顿时喷了出来,“Enerdhil!!!你又乱编排我俩!”

“我什么时候瞎编了,那时候你俩天天在街口……哎哟……”话音未落Enerdhil脑袋上也结结实实挨了一汤匙。Egalmoth瞪着他说:“你把Anneri教坏了!”

又打我……Enerdhil撇撇嘴,敢怒不敢言。Egalmoth也不再理他,而是用汤匙敲敲茶杯,用清脆的声音提醒大家注意,他站起来向全家宣布:“总之呢我们家进入了一个关键的新阶段,人人都要负起责任,分担家务,照顾孕妇,迎接我们的新宝宝!”

Duilin直截了当提出抗议:“为什么我也要分担你的家务?”

“噢,分享我家晚饭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意见!”

我……%#*吃人家嘴短,Duilin也就无话可说。

“你们一个个的让我省点心就谢天谢地了。”懒得听他们聒噪,Ríndes这个眼下全家的宝贝作出最后总结。

精灵不畏寒冷,不过大家都不反对在天寒地冻里养精蓄锐。随着第一场冬雪的降临,整个贝尔兰都安静下来,农夫歇田,商旅归家,工匠减劳,所有大事都要等春回大地再做打算。Heavenly Arch家的商社也变得门庭冷清,大部分精灵都回家享受起难得的团圆时光。作为老板,Egalmoth同样待在家里无所事事。当初孕育Anneri的时候Egalmoth迫于生计未能留在身边照顾妻子,对此他一直心怀愧疚,这次Ríndes再度怀孕他决计要做出补偿。于是彩虹老板精心挑选了两名优秀的女仆贴身伺候怀孕的老婆,不曾想没过几天Ríndes嫌实在累赘就把她们都打发走了,Egalmoth无可奈何,只得自己天天寸步不离跟着她。

“一如在上,我说你时时刻刻盯着我干嘛?”被跟得浑身不自在的Ríndes终于忍无可忍冲他发了脾气。

“照顾你呀!”Egalmoth一脸委屈。

“我又不是第一次怀孕,不用那么紧张,你自己去找点事情做做。”

“做什么啊?Enerdhil只顾着做珠宝,Anne也不粘我了,我除了跟着你还能做什么?”

“那Duilin呢?你去找他玩呀。”

“他?”Egalmoth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参加王宫里的赛诗会去了。”

Ríndes说:“咦,你怎么不去?”

Egalmoth把头摇得乱晃,“你饶了我吧,上次Turgon朗诵诗歌足足念了一个钟头,我哈欠打得连腮帮子都酸痛了。”

“殿下会恨你的。”

“他已经恨上了,从那以后再也没给我发过诗歌会的邀请函。”

“你总有一天会把人都得罪光的。”Ríndes笑着说,她也实在拿他没办法:“难不成我来教你绣花?”

“好呀!”Egalmoth一声答应就蹦到她面前,拉过一把椅子像小学生那样规规矩矩坐下,双手放在膝盖上。Ríndes满怀爱意地望了他一眼,他身上那种天真的孩子气总是让她着迷,“呐,这个是针,这个是线,这是布,这是花样子……你坐在这好好绣。”

“哦。”Egalmoth问也不问,埋头就穿针引线绣了起来。Ríndes也不再管他,自顾去做自己的事情。仆人们将Anneri婴孩时期的衣物找出来一件件平摊开来,Ríndes从里面挑选可以给未出生宝宝穿用的。大大小小的衣服让Ríndes不禁感慨十几年的岁月像吸一口气那样就过去了,这些巴掌大的衣服都是Ríndes一针一线缝制的,母亲的爱意却赶不上孩子的成长,好多衣服Anneri还没来得及穿上一会就再也穿不下了。

“Anneri有那么多衣服?”Egalmoth不知道什么时候凑过来。

“是啊,你看还没来得及穿就小了。不过也好,小的这个就不用做了。”

“哎呀,你提醒我了,明天我要去整理一下Anneri的玩具,看看哪些还可以玩。”

“你干嘛今天不做呢?”

Egalmoth理直气壮扬起手中的布说:“我绣花呢。”

哈,你高兴就好,Ríndes一边收拾衣服一边偷眼看Egalmoth笨手笨脚和针线作战。作为一个完全不会针线活的大老爷们,Egalmoth把花样放在桌上,布放在腿上,看一眼图案再绣上几针,时不时还得停下来解开缠做一团的丝线,但是得益于诺多的天赋以及做珠宝匠的能力,即便过程如此狼狈不堪他还是像模像样的绣出一朵花来。

“亲爱的,把你的作品让我看看。”听到妻子这么说Egalmoth想也没想就抬起手中的布片,没想到匪夷所思的一幕发生了:Egalmoth先生竟然把布和裤子缝到一块去了。Ríndes爆发出一阵大笑,笑得趴在桌上直不起腰。“我的老天,你怎么做到的?难道都没有戳到你的腿?”

“没有,没有,我不知道……”Egalmoth面红耳赤,手忙脚乱地找剪刀去剪那些丝线,却被Ríndes一把按住了,“不许拆,你去把裤子换了吧,留着给这个小的看看他父亲为了迎接他的到来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那可不行!传出去会被笑死的!”Egalmoth跳起来拔腿就跑,“喂!你们统统不准说这件事,要不然我就解雇你们!”仆人们忙不迭的点头答应,一个个憋笑憋得满脸通红。

等Egalmoth换好衣服回到起居室却发现Idril和Anneri也在里面,Ríndes正张罗着让仆人上茶点。两个小姑娘都穿着练习剑术地紧身衣服,只是木剑不知道扔哪去了。“哎,这个时候你们不是该在上课,怎么跑到这儿来啦?”Egalmoth奇道。

“还说呢。”Idril撅着嘴说,“我们有在上课啊,Ecthelion和Glorfindel就来了,他们说老师教的是花拳绣腿不实用,一起把老师赶走了……”

Anneri在一旁抢着说:“紧接着他们开始教我们,结果每个招式他们的看法都不一样……”

“然后呢?”Ríndes问。

“然后他们就打起来了嘛。”金发小公主赌气似的用两只手托着下巴。

Egalmoth夫妻俩面面相觑……

“这个,多难得的观摩机会,不是谁都有幸看到他们俩切磋剑术。”

“什么呀!”Anneri嚷起来,“他们打的可难看了,就像上次你和Duilin叔叔打架那样。”

“咳咳。”Egalmoth赶紧用咳嗽声把尴尬掩饰过去。“既然上不了剑术课,不如我们一起做点什么?”

“做什么呢?”Anneri跑过来搂着Atar的胳膊问。

“做什么呢?”Egalmoth上上下下打量着自己的家,突然一拍手说:“走!跟我来!”两个小姑娘蹦跳着就跟着去了。

Egalmoth并没有走出起居室,而是把她们带到落地窗边的酒柜那里,自己拿出水晶杯摆上一排,从容不迫地往里面倒酒,然后用手指轻摩擦杯子边缘调试它们的音调。

“哎,就是水杯音乐嘛,我还以为有什么好玩的呢。”Anneri看到这就泄气了,她爬上高脚椅,不耐烦地晃着腿。

金发的Idril却很感兴趣,“Egal你也会音乐吗?”

“会呀,别小看水杯音乐,学问可大呢,一会我来教您,您不是要去看望陛下吗?到时候可以表演给他看。”

“好呀!”Idril深爱着祖父,因为年纪尚幼无法分担太多责任,只好尽她所能去取悦于他,能让他在沉重的压力下感到轻松愉快而满足。

也就片刻光景Egalmoth这边音阶就算调好了,“咳咳,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始咯!”

Anneri无精打采地斜眼看着Atar,从鼻子里嗯了一声。Idril在背后轻轻推她,让她不要这种态度。这一切落在Egalmoth眼里,他暗地里想:Anneri什么时候能像公主一样懂事就好了。

Egalmoth扬起手,缓缓闭目慢慢松下一口气,手腕转动,修长的手指抚过水晶杯边缘,一阵空灵悦耳的旋律娓娓道来,音乐的声调委婉,声音轻得像风,但能拂动发丝。此时杯中水面泛起几丝涟漪,Idril和Anneri不由得屏住呼吸,但见他手指轻柔回旋,那酒纹便显出枝叶的图案来,突然水面上弹起一颗水珠,竟是一只小小鱼儿的形状。

“哇!!!”两个小姑娘都发出一声惊喜的欢呼。

随着悠扬的乐声,水面一时漾出玫瑰,一只鸟儿滴溜飞转,波纹一散就不见了Egalmoth的手指在杯边快速勾画,曲调变得欢快,几只蝴蝶翩然掠过水面,可须臾间消失得只剩一弯涟漪。Idril忍不住拍手喊道:“Egal你好棒!”Egalmoth得意洋洋地笑着,换做灵巧地敲击,几只活泼可爱的小鹿在杯盏间欢快地跳跃。“Atar!是小鹿哎!”

“我看这几头小鹿不如你们开心快乐。”Egalmoth对她们笑着说,手下却驾轻就熟。水面最后变成一丛丛玫瑰花,他击起的水滴落回水面,就像雨滴打在花瓣之上。他抬起手,这一曲音乐也就结束了。在场的所有人都为Egalmoth这神乎其技的表演而鼓掌,Anneri第一个扑上去缠着他要学这个技能。做父亲的故意摇头晃脑地拒绝:“你不是说水杯音乐没意思吗?我只教给公主殿下。”说着就朝Idril做了个请的手势。

Anneri情急之下突然叫起来:“Atar,你要教我我就告诉你个秘密!”

“切,你能有什么秘密。”这回换Egalmoth不屑一顾了。

“真的嘛!”Anneri跳上桌子,将一只手放在父亲耳边压低声音说了几句话。Egalmoth顿时瞪大眼睛,差点跳起来。“你你你,你说真的?”

“当然啦!公主姐姐也看见了。”

Egalmoth惊骇异常的望向Idril,小公主严肃地点点头。“我的妈呀!”Egalmoth使劲揉揉脸让自己平静下来,“他们现在还在那吗?”

“不知道,不过他们每天都会待很长时间。”Idril说。

“快快快,带我去!”Egalmoth迫不及待就要往外跑,Anneri一下子蹦到Atar背上双手紧紧箍着他的脖子,“Atar!大骗子!!!”

“哎呀,快带我去!我回来再教你们还不行吗?”

“不行!”

“我要骗你们叫……”Egalmoth犹豫了一下,指着Idril说:“叫她Atar揍我!”

两个小姑娘这才同意了,她们一左一右拉着Egalmoth的手一溜烟儿就跑得没影了。

于是内佛瑞斯特的精灵们在大街上就看到了一副不常见到的景象:这座城里最富有的精灵在前头发足狂奔,在他身后是他自己的女儿和这座城的公主。他们一阵风似的跑过拥挤的街道,内佛瑞斯特的精灵们议论纷纷,都在猜测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用不了一会Egalmoth就带着两个孩子冲进王宫花园,Idril领着他悄悄溜进一道回廊,他们隐蔽在灌木丛后面,凋零的枝叶遮挡不住他那高大的身躯,Egalmoth只好蹲在地上窥探,他看见了他们:Duilin和一个姑娘紧紧抱在一起,互相狂吻着。Duilin的手搂着姑娘的身子,让她紧紧靠着自己。他们张着嘴,Egalmoth听见Duilin在呻吟。

Egalmoth使劲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然后他朝姑娘们招招手,一起往走廊一端退去,等他们转过长廊,Egalmoth强忍笑意问她们:“她是谁?”

“你不认识吗?”Idril显然没有想到,“她是Indilme,内廷女官。”

啊,这下Egalmoth想起来了,这姑娘是Salgant的侄女,负责内廷乐队的女官,Egalmoth在庆典上见过她,有着一双动人的眼睛。这姑娘优雅高贵,有着出色的音乐才华,和爱唱歌的Duilin正是天生一对。想到这Egalmoth心满意足地对姑娘们说:“走吧,我们回去了。”

“哎,Atar,就这样走了吗?”Anneri非常不解老爸费那么大劲跑来却什么都不做。

“我只要看到他幸福就很高兴了,今天这事你们千万别说出去。走吧!我们回家玩水杯!”说完他迈着轻快(六亲不认)的步伐高高兴兴回家了。

Egalmoth之歌(45)”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