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43)

铺满了鹅卵石的石板路上,一列骑兵浩浩荡荡而来。内佛瑞斯特百姓纷纷拥来,挤在路边,争先恐后地想要一睹至高王以及诺多诸位王子的风采。队列里的几十匹神骏依次昂首走过,年轻的内佛瑞斯特战士身着威武的铠甲,精神抖擞地护卫在四周。平民百姓何曾见过这番气派,他们一边高呼至高王万岁,一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贵族们华美的服饰,艳羡不已。

Anneri 一直梦想能骑着马,威风凛凛地走在这样的队列中。可惜她的梦想只实现了一半:此刻她就在这队列中,不过却是站在欢迎的人群里。在她身前的精灵们个个身份尊贵,Idril姐姐——哦,不,应该是Idril公主殿下!Anneri提醒自己,此番作为公主的侍女谒见至高王千万不能有失体统,使Atar和Nana蒙羞。这时Idril踮起脚尖四处张望,兴奋之情丝毫不亚于Anneri。

“Anne,快看这里!”Idril指着前方让Anneri看,小侍女从她身后探出头去,贪婪地注视着外面的一切,想要把队列中的各个细节都铭记于心。此时Anneri注意到一位王子,他身着金丝蓝衣,如同太阳般光辉灿烂的金发在微风中飘动,他的脸庞轮廓英挺,嘴唇弧线柔和,鼻梁高而纤秀,漫天由百姓抛洒的花雨中当他微笑着望向这边时,仿佛初夏清晨的阳光洒向大地。Anneri从未见过如此俊美,如此气度非凡的男子,不由得看呆了。Idril一个劲地朝他挥着手,开心地对Anneri说:“那是Ingoldo叔叔!哎?你怎么啦?”

蜜色头发的小姑娘目不转睛地盯着王子,喃喃地说道:“姐姐,他太好看了。”

“有吗?”Idril觉得好笑。

“啊,原来小Anne喜欢这样的男孩子。”白公主一笑,Anneri就觉得全身血液都涌到头顶,脸烫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羞赧地低着头,真想躲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去。Aredhel弯下腰笑着把她拥在怀里,“别害羞,喜欢俊美的男性是件美好的事情。”说完她亲吻小姑娘的额头,这让Anneri又高兴了。

Finrod和他的弟弟们来到王宫前的广场,他从毛色乌黑发亮的大马上跳下来,故意板着脸走到Turgon面前,他俩相互瞪着对峙了没有几秒钟就憋不住了,一起放声大笑起来。“Turukáno!”Finrod张开双臂和Turgon紧紧拥抱。

“我真等不及要见你了!”Turgon使劲拍着Finrod的后背。“快点过来!”

Aredhel歪着头笑话他们:“你们俩还要玩不许动吗?”

“哪有?”Finrod笑着亲吻她的面颊,“Nerwen有礼物给你。”

“哈,她又不来看我。”

“她呀沐浴在爱情中,忙着呢!”又是一阵欢乐的笑声,王室的堂兄妹们开始前前后后打着招呼,很快Idril也走上前去和叔叔们一一问好。

一声悠扬的号角声打断了王室成员的寒暄,远处广阔的山塬上,一道银色的细线正在迎面逼近,精灵的锐目早已看清至高王的旗帜。原本轻松谈笑的人们严肃了面容,王室远亲、领军将领、各路贵族按照身份高低站好,准备迎接至高王。

至高王的仪仗队停住脚步,他们的坐骑俊秀异常,毛色雪白,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人群之中爆发出:“吾王万岁!”的欢呼声。Egalmoth夫妇和至高王之间只隔着Glorfindel和Salgant一家,他们现在虽然是内佛瑞斯特王室的好友,却依旧身份卑微,他们必须找对自己的位置不得逾越。很快Egalmoth的心狂跳起来,因为他们的女儿此时正随着Idril公主谒见至高王和王储。哦,那孩子做得有多好,公主亲热地向祖父和伯父介绍她的小女官,Anneri落落大方地向他们屈膝行礼,亲吻他们的斗篷,用纯正提里安口音的昆雅语吟诵得体的颂歌。Ríndes的呼吸变得粗重,她的胳膊在丈夫臂弯里微微颤抖。她生了一个多么完美的女儿,她把她抚育得多好。Egalmoth暗地里握紧妻子的手,通过他掌心的温度将对她的爱与感激传递过去。此时Fingon弯下腰平视着Anneri的双眼,温和地问道:“你就是那位小糖果?”

Anneri有些疑惑地望着他,怯怯地摇摇头。Fingon笑了,他的笑容有一种摄人心魄的魅力,“矮人制作的糖果,不记得了吗?我要向你道谢,我也得到了你珍贵的礼物。”啊~小姑娘恍然大悟,她很想问问被她视作偶像的Maedhros为什么没有来,但她控制住了自己的兴奋,因为Atar告诫过她Idril公主和殿下并不喜欢那位红发王子,不可以在宫廷提及。她想了想说:“您若能喜欢就是我最大的荣幸。”Fingon摸摸她的头就与父亲一起进入王宫。

分列在大道两旁的臣子们纷纷转身,跟至高王后面。走在最前头的是王储Fingon,Turgon和Aredhel以及Idril紧随其后,Finrod,Angrod以及Aegnor也依次加入了队伍,所有人都严格按照地位高低依次前行,只有Anneri除外,因为Idril坚持牵着她的手。没走几步Anneri就找到了站在人群中的父母,她很想和他们打招呼,但她看到母亲将食指放到唇边阻止了她。于是Anneri就冲他们吐了吐舌头。突然她听到身后有谁在轻轻发笑,原来是Finrod发现她在做鬼脸。小丫头吓得轻轻“呀!”了一声,赶紧扭过头去乖乖跟着队伍前进,从Finrod的角度只能看见她那通红的尖耳朵。费纳芬的长子觉得好玩,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轻轻去戳她的耳朵尖,Anneri不敢回头,抬起手把耳朵遮起来。Angnor忍着笑将Finrod还想去逗Anneri的手按了下去……这一切落在Egalmoth眼里,他能感受到周围那些贵族正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的女儿,那种嫉妒和不满恨不得把他们一家吞没。只不过如今的Egalmoth早就对这种敌意毫不在意了。

晨光微熹,樊雅玛的王宫已是人声鼎沸,今天是王室秋季围猎的大日子,侍从、卫队早早就在做着准备。按照惯常礼仪Duilin这个级别的贵族要随着王室成员到圣堂祈祷,Egalmoth夫妇目前没有资格参加,他们只能等祈祷仪式结束后再和大家汇合一起出城围猎。Turgon给了他们一项贴心的安排,让他们一大早去找Anneri共进早餐。

既能逃离王室的繁文缛节,又能和分别许久的女儿相聚,夫妻俩的心情都雀跃起来。绕过喷泉就是城堡回廊的入口,小丫头早早就等在那了。“Nana!Atar!”Anneri飞扑进他们的怀抱。“你们给我带什么好吃的来啦?”

“你呀,就知道吃!”Ríndes假装责备女儿,双手却情不自禁地不住抚摸她。

“快点吧,一会可不能迟了。”Egalmoth催促着她们赶紧干正事。Anneri吐吐舌头,赶紧领他们去自己的房间。她住在宫殿三楼一个安静的小屋里,大概只有家中房间一半大,地面铺设着光环的木板和精美的地毯,除此之外只有几样简单的家具陈设。Ríndes一进去就大皱眉头,“你就住在这里呀,怎么什么都没有?”

“都有啊。”Anneri跳上小床,摇晃着她的腿。

Egalmoth指挥着仆人将小桌子搬到靠床的位置,再把妻子匆匆做好的早餐安排好,挥手让他们出去,关上门。“Anneri是来当女官的,当然不能和家里比。”

“可是这里是王宫啊。”Ríndes还是有些不平。

“小孩子生活简朴点好,不能惯!”Egalmoth这么说着,手里忙着女儿切水果,抹果酱,Anneri在一旁心安理得的等着。Ríndes瞥了父女俩一眼,心想:你瞧瞧你自己,到底是惯还是没惯?许久没吃Nana做的饭,Anneri吃得狼吞虎咽的。Ríndes不断给她杯子里添茶,嘱咐她吃慢点。Egalmoth见女儿一身宝蓝色猎装,外罩精致轻便的皮甲,于是问:“这衣服哪来的?”

“公主姐姐小时候的,她说上面的刺绣是王妃亲手绣的。”Anneri说着拉起裙摆让父母看上面漂亮的银色绣纹。

“哎,哎,哎,小心果酱,别把裙子弄脏了!”Ríndes絮絮叨叨地提醒,“那么贵重的衣服你要珍惜。”

“知道了,知道了!Atar你把我的小金马带来了吗?”

“没有。”

“啊~为什么?”

Egalmoth淡淡地说:“你骑那么显眼的马干什么?我和殿下说好了你不用跟着公主,我教你怎么打猎。”

“我不嘛!”

“你想不想做最厉害的猎手?你看看那些贵族,哪个像你爹我身手了得?”

“哼,Ecthelion就比你好!”

“他又没当爹。”

“行啦,行啦,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赶紧吃完准备出发了!”

猎场艳阳高照,和风带暖,正是围猎的好时节。内佛瑞斯特悬崖峭壁间山泽密林苍苍苇草茫茫,其中又不乏起伏舒缓的大片草地,是各种野兽生存的上好水草之地,也是便于驰突狩猎的佳场胜地。这篇领土的主人Turgon一声令下,来自各大领地的精锐战士浩浩荡荡地向猎场进发。一时间漫山遍野,号角震天,旗幡飘扬,场面蔚为壮观。Egalmoth怀抱着Anneri和妻子并排骑行在贵族家眷的行列里,因为Atar没带来最喜欢的小金马,Anneri赌气赖在父亲身边,说什么也不愿意骑特意为她准备的那匹温柔的小母马。Egalmoth对打猎并不太感兴趣,只想把这次围猎当作全家的一次郊游。

一名骑士从队伍最前方疾驰而来,在Ríndes身边勒住马匹,年轻的战士向他们鞠躬说道:“日安,先生,夫人。殿下请先生您过去。”

“跑不掉了。”Ríndes笑话他。

“哎,Anne,乖乖跟着Nana不要乱跑。”Egalmoth作出个苦恼的样子,让女儿骑到母亲的马背上。

“Atar你要加油哦!”

“知道啦!”Egalmoth亲了亲她们策马飞奔而去。

“别这样一会都分不开啊。”等他赶到狩猎队伍中间,Turgon劈头就说。Egalmoth用余光看看窃笑的Duilin和Ecthelion还有Glorfindel,郁闷地想:你们到底损了我多少坏话?

“统统给我打起精神来!今年的围猎我们绝不能输!”Turgon得意洋洋地命令他们。

“是!”几个人齐齐回答。

“哈,看样子上次狩猎给你带来很大打击啊,Turukano。”Egalmoth只觉得一道阳光从眼前掠过,Finrod从侧面丛林里骑马跑了出来,看样子他已经在让战马充分热身了。

“上次我一名弓箭手都没带,这次我有两个。”Turgon一扬头,Duilin和Egalmoth赶快鞠躬致意:“日安,我的殿下。”这时候希斯隆的战士吹响号角,至高王的骑兵隆隆出动了。

“那就期待你们的表现了!”Finrod说完骑马返回自己的军队。

“听到没!小伙子们!动手!”Turgon双脚一夹马腹,座下那匹枣红色骏马一声嘶鸣,率先冲了出去!

诺多王室围猎的传统是较量各个家族卫队的整体实力,一旦号角吹响为了家族荣誉所有猎手都会全力以赴。内佛瑞斯特的策略是一名剑士与一名弓箭手搭配,Glorfindel与Duilin,Egalmoth与Ecthelion分成两组各自率领一队骑兵从两个方向驱赶。隆隆的马蹄声、鼓号声、脚步声、四野驱赶野兽的呼喝声混杂弥漫。Turgon和Aredhel向四野瞭望,几乎是同时他们催动坐骑冲上高坡,坡下绿色的苇草中正有被驱赶出来的麋鹿群奔跑跳跃。战马在向下冲锋之间Aredhel 已经取下硬弓搭上长箭,看看飞驰的骏马渐渐接近鹿群白公主一箭射出,领头的那只麋鹿悲鸣一声,倒在苇草中挣扎。

“干得好!”Turgon一声喝彩,自己也掷出一支投枪将一头壮硕的公鹿生生钉在草地上。那边Ecthelion和Egalmoth也驱赶着一群马鹿奔了过来,眼看这边王子和公主已经得手,四位出色的战士指挥人马将兽群压到狭小的河谷,然后跃马冲入鹿群尽情猎杀。

解决完眼前猎物,Duilin 瞭望着北面的广阔山原,指着费纳芬家族的旗帜说道:“殿下,Finrod殿下他们从那边围过来了!”

Turgon豪气大发:“好啊,翻过山去和他比比!”

大队人马轰轰隆隆向北面的山头围来。翻过山头,只见苇草茫茫的山坡上奔驰着第三家族的骑兵。Finrod兄弟正飞马追逐一头全身纤尘不染的白鹿。Aredhel对这头美丽的生灵心生怜悯,于是策马追了上去,同时喊道:“Egal,Duilin,别让他们射死它!”

“是!”两位弓箭手紧随其后飞驰而去。眼看Finrod和Angnor已经弯弓搭箭对准了白鹿,Egalmoth和Duilin斜插过去,几乎同时射出一箭,锋利的箭射夹杂着破空的啸声与两位王子射出的箭矢在空中相撞,迸发出灿烂的火星,电光石火之间Angrod的箭矢也已经射出,就在快要击中白鹿臀部的紧要关头,被Duilin射出的第二箭击落在地,白鹿顺势机敏地逃脱了。

“谁啊?”Finrod兄弟大惊,就在他们迟疑之时,Aredhel和Turgon从后面超越了他们。“抓活的!”Aredhel悦耳动听的声音飘荡进众人耳中。Finrod一声长啸,三匹乌黑的良马一齐嘶鸣飞奔,直逼Aredhel的白色战马。

Turgon猛踢马腹,雄骏异常的枣红马长嘶一声,凌空展蹄,挡住了堂兄弟超越妹妹的路线。双方正在胶着,东南方号角吹响,至高王父子也从险峻的高坡上俯冲下来。Fingolfin父子驾驭的是来自维林诺的灵动异常的宝马,跃至平地,靴子轻轻一贴便箭一般蹿出半头堪堪和Aredhel跑了个并驾齐驱。此时,前面突然现出一条小溪,Fingolfin一提马鬃,座下白马一声长嘶,腾空而起,飞过小溪。在白马下落的瞬息之间,Fingolfin也从马上凌空飞跃,天鹅般疾扑白鹿,活活将飞纵的白鹿抓住。Fingolfin双手按住挣扎不止的白鹿哈哈大笑:“你们这些小子还要磨练!”

Fingon和Turgon跳下马背,合力将白鹿控制住,让父亲腾出手来。诺多骑士纷纷聚拢,都对至高王的神勇敬佩无比,“吾王万岁”的欢呼声久久在山间回荡。

Aredhel向父亲献上庆贺的美酒,Fingolfin一手接过,另外一只手替她抚顺被风吹乱的发丝,“活捉的主意一定是你出的吧。”

白公主笑着说:“因为我想让Idril养在花园里。”

Fingolfin又一阵爽朗大笑:“我正有此意。”

三位金发诺多王子呼啦一下将Turgon围在当中,“噢,你说带弓箭手的意思就是给我们捣乱?”Finrod故意瞪着他说。

Turgon从来不喜欢和他们纠缠这些小事,左手拉着Duilin,右手拉着Egalmoth,把他们往堂兄弟面前一推,爽快地说:“后面这两天他俩归你们了!”

喂~~~你怎么说卖就把我们卖了???!!!弓箭手难兄难弟心里气得直跳脚,当着至高王的面又不好意思表露,只能老老实实朝第三家族的王子们鞠躬说:“很荣幸为各位殿下效劳。”那边厢Glorfindel与Ecthelion齐齐地朝他们挥手做着告别的姿势。

Egalmoth之歌(43)”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