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42)

千百年来维林诺的轻歌曼舞造就了诺多精灵精致的生活方式,这些曾沐浴在双圣树光辉下的精灵们爱玩、会玩,创造出的娱乐项目层出不穷。牌桌棋局成了诺多精灵社交消遣,甚至是商谈要事的绝佳场合。Egalmoth作为商社老板平日里免不了和各式各样的人物进行交际,但他本人极度讨厌把这些招待事宜弄到家里去,于是索性在城里新开了一家风雅豪华的酒馆。

酒馆坐落的小街东西走向,一头是王宫,另外一头是贵族富商的宅邸,南北各有两条小巷通往繁华的街市,虽然说是小街一条,却是城中的中枢要道,毫无闭塞之感。更为引人注目的是,这条小街没有民户和店铺,只有各个行会的会馆建在这里。这里行人衣饰华贵,馆所富丽堂皇,这里没有尘世的粗俗喧嚣,处处透出富贵宁静。在小街中段有一座白色石头建造的房屋,便是Heavenly Arch家所开的酒馆。酒馆刚一筹备Egalmoth便下了血本,精美的器皿陈设,诱人的珍馐美味,名贵的各族佳酿,还有美艳绝伦的侍女,每一样都是难得一见的精品。酒馆刚一开张就成了樊雅玛城的热闹去处,熙熙攘攘的精灵们挤满了酒馆,他们或高谈阔论、或下棋打牌、或饮酒作乐,当真是锦绣华丽、满室生辉。

蜜糖般的秋日逝去,樊雅玛的精灵们的生活也都慢慢停滞下来。新城建造工作告一段落之后Penlod也回到城里,准备好好休息一阵子,为来年养精蓄锐。处理完建筑行会的几件琐事,Penlod哼着歌走出会馆正准备去找点乐子。此时正是夕阳将落时分,内佛瑞斯特的山峰林海一片金黄,遥遥可见一片金碧辉煌的屋顶巍然矗立,满山绿树中露出断断续续的白色石墙。Penlod满意地望着这些大半出自他手的建筑,颇有点儿孙满堂的的成就感。突然一只手有力地拍在他的肩膀上,“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Rog那浑厚的声音宛如一声炸雷在小巷里回荡。

“哎呀,是你呀,我正想去Egalmoth的新酒馆看看。”

说着他俩结伴走进了不远处的酒馆,两人刚一走进门厅,环立的侍女们眼中大放光彩,立即有两名侍女飘到客人身前,轻柔地解下他们的斗篷,软声问:“二位大人晚上好,请问饮酒还是喝茶?”

“饮酒吧。”Rog对这些俏丽的侍女并不在意。侍女引他们到临窗的一处红木镶金的位置坐定。Penlod环顾四周,打量一番这间宽敞明亮而又华贵高雅的大厅,座位疏密有致地错落着,非但不显拥挤,反而使每个座位都显得是好位置,除非慷慨激昂的说话,否则临座间绝不相互影响,油然想到此人在为工程筹备物资的工程中安排得井然有序,不禁暗自赞叹Egalmoth的运筹才华。只不过他意识到酒馆里人影寥落,全然没有应有的那种人声鼎沸的热闹光景。于是他拉住一名侍女问到:“这是怎么回事?客人呢?”

侍女嫣然一笑解释道:“因为殿下要来,所以很多客人都谢绝了。”

“殿下?”Penlod大惊道:“我都不知道殿下还愿意走出宫殿。”

Rog那被锻造炉火熏得黝黑的面孔露出戏谑的坏笑:“太久没回来落伍了吧,现在Egalmoth可了不得了,勾引得殿下天天来逛酒馆。”

这时候几名侍女翩然而至,将用玉盘盛着的甜点、水果满满放了一桌。又一名侍女双手高捧一只通体雕刻的考究酒壶,只见她用一支发亮的铜钥匙塞进壶盖上的一个小孔,只听一声清脆的铜振,酒壶开启,刹那间便酒香四溢。侍女端起酒壶向他们面前的琉璃杯内斟满琥珀般金黄的酒浆,然后盈盈施礼,“先生早早交代要招待好他的好朋友,请慢用。”

Rog看着这一桌佳肴美酒都是他和Penlod的最爱,忍不住笑道:“Egalmoth这家伙真是……”

“我有时候觉得很不公平,他对我们喜欢什么都很清楚,我们却没那么了解他。”

“你还不知道他?Egalmoth就喜欢他的老婆孩子。”两人同时放声大笑。

Penlod急不可耐地问老友:“Egalmoth和殿下到底怎么回事?”

一想到这事Rog就忍不住地笑,他告诉Penlod:“Anneri成了女官你应该知道吧?”

Penlod使劲点点头。

“Egalmoth很不放心女儿,有事没事借故往王宫跑,搅得Anneri没法好好训练,然后被女官长批评了,小丫头于是狠狠冲Egalmoth发了通脾气,把他骂走了。后来殿下看Egalmoth可怜就开始传授他如何与叛逆期的孩子相处。不知道为什么这事惹恼了Idril公主,姑娘们占领了花园到图书馆那一大片区域,她们贴出告示:‘闲人免进!’这个闲人名单上就两个名字,头一个是殿下,第二个是Egalmoth。所以现在两位伤透了心的老父亲只好抱团舔伤口了。”Rog说得手舞足蹈绘声绘色,Penlod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我真想看看他们被姑娘们赶出去的样子!”Penlod说。

“你没看见他们的表情……”话还没说完Rog的表情就僵住了,他瞪大眼睛半张着嘴呆在那。

“我们的表情怎么啦?”Egalmoth幽幽的语调从背后一响起,吓得Penlod跳了起来!他扭头望去,Egalmoth身后还有一个个头和他差不多的身影——Turgon?!

“殿……殿……下……什么时候?”背后说人坏话的两个家伙满脸通红,勉强挤出个难看的笑容。

Egalmoth笑眯眯地说:“这店是我的,我当然随时都会在啊。”

“这城是我的,我当然也随时都在。”Turgon也挂着温和的笑容。

“殿,殿下,我们很抱歉!”

“请我们喝酒就当没这事。”Turgon作出判决。

“哎,是!是!”Rog和Penlod忙不迭地点头。

Egalmoth一脸坏笑地搓搓手说:“那我就不客气了!”这话说得两位行会会长暗自为自己钱袋感到肉痛,以后还是不要在背后嘲笑别人的好。

Turgon自己也没有想到,在赏无可赏的情况下所作出的让Anneri当任女官的决定竟然能帮他和Egalmoth之间建立起真正的友谊。这位睿智的王子认为激励下属最好的方式就是和他们打成一片,但是如何开始需要费些精力。同样为半路加入,Egalmoth和Galdor截然不同。Galdor是个纯粹的战士,生性直爽,只要对他推心置腹他就能和你肝胆相照。而Egalmoth作为商人心思太多太复杂,一时间Turgon倒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和他相处。好在他们俩都有同一个身份——父亲。Egalmoth和Anneri相处时那傻里傻气的模样让Turgon想笑,他很想用自己养育女儿的丰富经验来帮助Egalmoth,没想到最后连他本人都被无情排挤了。哭笑不得的Egalmoth对Turgon说:“殿下,我们要坚持住,她们不来找我们,我们也不要理她们!”两人一拍即合,一起跑到外面喝酒。

几杯酒下肚后Egalmoth完全卸下了笼罩全身的铠甲。他述说了对“北方预言”的恐惧,担忧自己无法保护好Ríndes母女;无法完全清剿的半兽人族群时时刻刻都在威胁商路的安全;商社的小伙子们在作战中的伤亡也使他痛心;还有他自己多次死里逃生等等……使Egalmoth感到惊奇的是自己竟然在精神上如此信任Turgon,一直以来Egalmoth都在这条崛起之路上孤独前行,没有指引,没有慰藉。如今他是在以面对兄长的态度谈论起这些让他感到烦恼的问题。

Turgon喝着蜂蜜酒,耐心地倾听他的讲述,劝慰他要对诺多精灵的命运保持乐观并且允诺今后会在士兵补充和训练方面给予他最大支持。Turgon很高兴Egalmoth能向他吐露心声,作为一城之主他十分享受被人依赖的感觉。经过这次开诚布公的谈话后,他们几乎每天晚上都混在一起,在Egalmoth的酒馆里慢悠悠地消磨时光。

突如其来的友谊在樊雅玛引起震动,最为震惊的还是Idril和Anneri,她们总算意识到Atar他们有了自己的夜生活,再也不要管她俩了。

“Atar!”Idril拉着Anneri的手堵在通往宫廷大门的走廊上,撅着嘴巴就是不让他们过去。“带我们一起去!”

“去去去,小孩子怎么能去酒馆?”Turgon摆摆手要赶她们走。

Anneri扑上去紧紧抱着Egalmoth的腰,使劲扭着小小的身体,撒娇道:“Atar,我好想你呀,带我一起去好不好?”

Egalmoth故意板起脸说:“那不行!你现在是女官了,要有规矩!”说完他掰开女儿的手侧着身子要走过去。Anneri像小奶狗一样又发出一声尖叫,拽着他的胳膊不松开。

“Atar你们不要去嘛~~~你们都好久没有陪我们了。”金发的小公主也如法炮制拉着父亲的手摇晃。

“你们俩不是整天都很忙,不许我们打扰吗?”Turgon故意吃惊地问。

俩个小姑娘急忙一迭声地否认:“没有,没有,我们最爱你们了,超过世上一切。”

“要说拍马屁就数你们俩了。”Turgon挨个刮了刮她们的鼻子,笑问Egalmoth:“现在怎么办?”

Egalmoth耸耸肩说:“就带她们去呗。”

“好耶!”两个小姑娘一声欢呼,雀跃着就往外跑。Turgon却犯难了,“小孩子去那种地方不好吧?”

“有什么关系,到那我把客人赶走就完了。”

“哪有你这样做生意的?”

“本来就是开着给你们玩的,我又不靠那个酒馆赚钱。”

“切,又跟我显摆你有钱是吧?”

Egalmoth头一昂,理直气壮地答道:“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