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39)

都说嫩掐蔬果知时令,这句话放在Ríndes的厨房里再合适不过了。Heavenly Arch家的女主人出生在中洲大陆,再加上医者的身份,她了解这片土地上植物的生长规律和功效,也熟知它们的味道。随着四季更迭,她习惯带着女仆徜徉于山间,亲手采集新鲜的花草鲜果,为家人准备美味佳肴。秋天正是蔬果丰盛之际,本来Ríndes憋着口气不想亲自动手,但一匹快马送来消息说Egalmoth他们很快就要回来了。

“好呀,总算还记得这里有个家。”Ríndes虽然嘟嘟囔囔抱怨着还是迅速行动起来,一筐一筐鲜嫩多汁的新鲜水果被抬进厨房,五颜六色,仿佛塞进了一道彩虹,好不热闹。

一只陶罐在炭火上冒着白色水汽,Ríndes正在用木勺耐心搅拌着果酱,她用一块蓝色印花头巾包住头发,脸庞因为灶火的热气而泛红。管家急匆匆地跑进来向她禀报:“夫人,王宫传来消息,Aredhel公主请您去喝茶。”

这……Ríndes环顾了一下乱糟糟的厨房对管家说:“回复公主的使者,我有事不能去了。”管家立即去了,Ríndes继续做她的菜。

忙碌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不知不觉她已经把做好的葡萄果酱倒进水晶罐子里放凉,女仆正在削苹果,乘着这当儿Ríndes打算熬些糖浆为女儿做点花糖。突然门卫一阵风似的吹进来,那神情活像魔苟斯打到家门口了似的大声嚷着:“夫人,夫人,公主来了。”

Ríndes吓了一跳,抬起头来责备道:“大惊小怪的干什么?”话还没说完管家就引着公主闯进来了。“听说你在做果酱和果干我就来了。”Ríndes觉得有些好笑,过惯了养尊处优的宫廷生活,白公主对充满烟火气息的平民生活似乎十分向往,自从两人熟识以来经常心血来潮把Ríndes召至王宫教她做些点心,然后兴致勃勃地派人送给住在希斯隆的父亲和兄长。Ríndes想他们一定对公主的手艺大加赞赏吧,因此公主对烹调正在兴头上。不过今天是白公主首次造访Ríndes的家,弄得有点措手不及,丢下木勺她赶紧迎上去行礼:“殿下,请到客厅用茶,在这里接待您太失礼了。”

“你教我们做蜜饯吧,Idril去挑鲜果了,一会就回过来,她也想学呢,我还有礼物要送给你。”白公主一口气把话说完,笑盈盈地一摆手,一名仆人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捧到Rindes面前。打开盒子,里面是手工十分朴素的糖果,Ríndes尝上一块味道也普普通通。看她摸不着头脑的样子Aredel有些促狭地笑道:“你不问问这糖是哪来的?”

“呃,请公主赐教 。”

“矮人制作的糖果,这还多亏了Anneri,她把糖果送给Maedhros让他很高兴,于是他要和大哥分享。”

哎?Ríndes更加奇怪了,王子之间还会送这种东西吗?

“他们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无话不谈。你知道Maedhros对于大哥来说很重要。只要他能觉得高兴大哥就会开心。Anneri真是个可爱的好孩子。”

Ríndes心情复杂,虽然弑亲者对她来说只是遥远的传说,并不存在强烈的憎恨,Anneri能够取悦王储和公主值得骄傲,但和行事傲慢偏激的费诺里安交往在这位母亲眼里无疑像去招惹蛰伏的野兽。长期以来她就为Egalmoth与之周旋而忧心忡忡,现在连Anneri也卷了进去……

Aredhel读懂了Ríndes不太自然的表情,她可以理解辛达女性的想法,于是宽慰她:“Maedhros待人宽厚,品德高尚,一直是王室子弟的表率。”

“我不是这个意思,殿下,Anneri被宠坏了,我担心她在王子面前失了礼数。”

“怎么会呢?”Aredhel说到这里好像想起了什么,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你知道Maedhros有多喜欢小女孩吗?他一直想要个亲妹妹,所以等到Ambarussa出生时真是气坏了,于是和Fingon商量偷一些我小时候的裙子给双胞胎穿,打定主意不告诉他们自己是男孩子,干脆就把他俩当作女孩养大算了。”

Ríndes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她瞪大眼睛,样子非常可笑。

白公主继续笑着说:“男孩子们小时候都是傻乎乎的。”

这话说得倒是没错,Ríndes心里的顾虑终于被打消了,而且她觉得男人们即便长大了有的时候也挺傻的,于是说:“我觉得有时候男人们成年了也好不到哪去,就拿Duilin和Egalmoth来说吧,他们的感情就是体现在像小狗一样打打闹闹,要么就在草地上滚来滚去。”Ríndes朝门外草地一指,“您看那里,原本种了一片玫瑰,几年前他俩打着打着一起摔进去了,好不容易才把他们拉出来,扎了一身刺,后来气急败坏叫园丁拔掉了。”

“还有这种事情?”这回轮到白公主吃惊了,随即两个人一同大笑起来。

正说笑着Idril也来了,在她身后是一溜提着装满水果鲜花篮子的仆人。“姑姑你们在笑什么呢?”Idril公主现在已经是即将成年的大姑娘了,光辉灿烂的金发用缎带盘在头顶,装饰着一整圈珍珠,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Ríndes迎上去行礼,被小公主亲热地拉住手,快活地说:“我把东西都带来啦,我们做什么呢?”

Ríndes简单检查了材料,就说:“我们做桔子酱和雕花蜜饯吧。”

既然两位公主要亲自动手,那么仆人自然只能做点清洗之类的辅助工作,从摘果蒂剜果核开始就是Ríndes领着他们做了。Ríndes和Aredhel一人一把小刀,剔除果蒂和果核,再在果子上旋转几下雕刻出花纹。诺多精灵就是诺多精灵,动手能力无人能及,Aredhel只看着Ríndes做了一个就利落的上手了,她刻出的花纹繁复细腻甚至比Ríndes做得更为精致。Ríndes笑笑,索性放着让她处理自己去准备蜜露。Idril坐在一边剥青桔的皮,空气中弥漫着令人垂涎的清香。小公主剥了几个桔瓣往姑姑嘴里塞了一个,自己也吃一个,两个人都被酸得眯起眼睛。

“呀,好酸!”Idril吐了吐舌头。

“真是馋丫头,那么绿怎么吃呀。”Aredhel重重的刮了侄女鼻子一下。Idril笑嘻嘻地直往后躲。

“来喝点水压压。一会煮好了会很好吃的。”Ríndes给她们冲了两杯蔷薇花露,袅袅升起的水汽散发出馥郁的花香。Idril抿了一口,“好喝。”

“这是明霓国斯的秘方,Anneri不爱喝水,但放点这个她就会变成一头小水牛。”Ríndes笑着说。

明霓国斯这个名字像是一粒投进平静湖水的小石子在两位公主内心泛起涟漪,Anneri是个幸运的孩子,从明霓国斯宛如仙境的洞窟到辛姆林巍峨的城堡都留下过她的足迹。她目睹过肮脏的半兽人怎样在精灵闪亮的利剑下颤抖,目睹过奥力的子孙在蓝山地底创造出怎样恢弘壮丽的地下城市。她写给母亲的短信里记述了那么多奇异的见闻,高贵如公主也难免心生羡慕。

就在母亲她们在谈论着Anneri的时候,小丫头已经扑进了Duilin的怀抱。Heavenly Arch商社的精灵自去年冬天出发,到现在已离开内佛瑞斯特整整十个月,随着离家越来越近每名成员都按耐不住躁动起来,归心似箭。Egalmoth索性随了大家的心愿放弃休息日夜兼程往回赶,没用多长时间他们已经到了内佛瑞斯特第一道要塞。Duilin驻守于此,哨兵向他禀报商队即将到达,于是远远迎了出来。看见Duilin叔叔Anneri急得一下子跳下慢吞吞的马车,撒开腿就飞奔过去。Duilin紧紧抱着她,亲吻她的脸,小姑娘被晒黑了,长高了,也变结实了。她搂着Duilin叔叔,不知道为什么忍不住呜呜咽咽哭了起来。“可怜的宝宝,想我了是不是?”他亲亲她,挑衅似的白了一眼Egalmoth。

嘿,你个肥啾还没完了???Egalmoth跳下马,伸手抱住女儿腋下,很轻松就把她抱了回去。“别哭啦,回到家是开心的事,对不对?”他柔声哄道。

“嗯。”小女孩点点头,瞬间破涕为笑,使劲亲了父亲一口。

“哼!”Egalmoth哼了一声,用鼻孔对着Duilin。

你个臭番薯,我怕你啊?Duilin迎上去瞪着Egalmoth,眼看这火马上就要烧起来了,Enerdhil赶紧挡在中间:“我说你们有完没完?比Anneri还不懂事吗?”

“你别管,我一定要揍他!”Egalmoth让Anneri下来,就开始撸袖子。

“一边去,看我怎么收拾他!”两个家伙吵吵嚷嚷一起动手把珠宝匠推到一边,然后就推搡起来。

“Atar~~~你们不要打啦~~~”Anneri被吓坏了,却被叔叔拉走了,Enerdhil也生气了,他大声对其他人嚷着:“谁都不要管,让他们打,今天不放倒一个就不算完!”话音未落那边厢已经像市井泼皮那样扭打在一起。“看什么看,全都散了,谁敢说出去试试看。”Enerdhil一吼所有人都做鸟兽散般跑了,只剩下叔侄俩在观战。

“怎么办啊……他们在打架……”Anneri急得直跳脚。

“打呗,他们俩那么小气,今天不打以后也会打。”Enerdhil这回也不急了,他从马车上拿出两个绿油油的大苹果,带着Anneri心安理得的吃了起来。苹果吃了一半,Egalmoth和Duilin扭在一起从斜坡上滚下去,扬起一阵尘土。

Anneri嫌弃地皱起鼻子:“他们俩打得真难看。”

“那有什么办法?又不能拿真刀去砍对方,意思意思得了。”

这场所谓的意思意思持续了两个钟头,等到后面Anneri都觉得厌烦了,她双手托腮望着斜坡下面还在晃动的灌木和草丛,不耐烦地说:“他们到底要打到什么时候。”

“等他们累了。”Enerdhil枕着胳膊望着天。

“你们大人真是无聊。”

“哎,只是他俩,我从来不干这种事。”

山坡下的动静消失了,精灵敏锐的听觉捕捉到粗重的喘息和精疲力尽的呻吟。Enerdhil一下子坐起来说:“打完啦。”果然,没过多久他们俩就互相搀扶着爬回大路上,此时俩家伙哪里还有点体面绅士的样子,被汗水打湿的头发一缕一缕贴在头上,满头满脸满身粘着枯草和泥土,Egalmoth脸上有好几块青肿,Duilin的鼻子在流血。他们蹒跚着脚步走回马车,很没形象的靠着车轮一屁股坐下,Duilin用他那脏兮兮的衣袖去擦鼻子,Egalmoth递给他一块手绢。

“混帐东西你下手那么重。”Duilin接过来按住鼻子。

“你还好意思说我,你差点敲开我的脑袋。”Egalmoth摸摸脑门,痛得龇牙咧嘴。他俩互相瞪着瞪着,突然一个没忍住同时大笑起来,Duilin一把将老友拽到怀里,使劲拍了拍他的背:“你平安回来就好。”

“抱歉,让你担心了。”Egalmoth紧紧回抱着他,好吧,这对朋友又和好如初了。

Enerdhil和Anneri面面相觑,都觉得他们是不是都傻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