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40)

“商贩、铁匠、马夫、农民、裁缝,木匠……”Turgon每念一个词语就拈起一枚珍珠棋子,然后将它们一粒一粒放到棋盘上。“小人物的谋生之道。”他注视着排列整齐的棋子笑着摇摇头。内佛瑞斯特的君主有理由感慨,在这个相对平静的年度里,他即将接见的商人带领着一群乌合之众奉献了当年最精彩的表演。他们沿着由自己血汗开辟的商路进发,深入半兽人盘踞的巢穴,攻击它们、摧毁它们,夺取长久以来被掠夺的财富。这些财富源源流入内佛瑞斯特的库房,最终将成为那座等待救赎的城市。Turgon的收获不止于此,在这一过程中Egalmoth所展现的素质和能力绝非一名商人,他那过人的胆略,把握时机的眼光,以及作战时的狠辣老练完全不输给任何一名将领。尽管已经提前和堂兄弟们打过招呼,实际上在这一列行动中Turgon能够给予他的帮助微乎其微,Egalmoth几乎是凭借一己之力摆平了大大小小的贵族、领主以及族长,为了克服障碍消除争端,他可以做任何交易,答应任何条件,编造任何借口。他四处招募人手、寻找资源保证手下装备好,吃得好,住得好,每次攻下一个据点就给他们足够的报酬,对他们在臭气熏天洞穴里的小偷小摸只当没看见。就这样,Egalmoth使得这帮拼凑起来的杂兵——诺多、辛达,两族通婚的混血儿,他统统不在乎——高高兴兴地跟着他从黎明血战到黄昏,他们紧紧跟着他东奔西走,因为只要按他说的做过不了多久他总能让他们腰包鼓起来。

“Egalmoth很会培养别人对他的依赖,然后他会变得无可替代,最终就能为所欲为。”这是Salgant对他的评价,话虽然不好听却也不无道理。Turgon觉得从某种程度上也有些依赖他了,这种感觉有些微妙。

内侍长轻步走进来禀报:“Egalmoth先生来了。”Turgon微微点头示意让他进来。很快Egalmoth就出现在屋子的中央。

“日安,我的殿下。”Egalmoth毕恭毕敬地行礼,只是他鞠躬的样子有点奇怪。等他站直身子,Turgon当即忍不住笑出声来。和Duilin打架留下了严重的后果,此时Egalmoth脸上还带着数片青肿,大概腰背也受了伤。“你和Duilin来真的?”带着极大不确定和疑惑,Turgon表情古怪地打量着Egalmoth。

“啊?您知道啊?”Egalmoth没想到Turgon的消息来得那么快。

“你们又不是在虚空里打架我当然会知道。”Turgon竟然走过来一把搀扶住Egalmoth的胳膊对他说:“坐下坐下,你这个样子好惨。”

Egalmoth吓得把身子一缩,可惜现在他的身体僵硬得像根木棍,没能躲开。“殿下,不敢当。”

“扶危济困是王室的责任,别忘了你现在是个伤员。”Turgon口气里尽是调侃的意味。Egalmoth窘迫地坐下来,Turgon毫不在意地继续说:“以后你们再有纠纷不用跑那么远,直接来找我好啦,我给你们做裁判。”

喂~你这样看热闹可不好。要是换做别人Egalmoth一定脱口而出了,只不过眼下他生生忍住了没敢说。

“陛下有书信给您。”Egalmoth双手递去盖有至高王印章的信件。Turgon慢条斯理地看起父亲的信,一名仆人走上前来为他们倒茶,当他往茶杯里放花露时Egalmoth微微皱眉,因为那看起来应该是玫瑰蜜露,但颜色有些不同,闻起来也有些怪怪的。他捧起茶杯,望着那杯可疑的饮料稍微迟疑了一下,出于礼貌还是抿了一口,然后就放下了。

“味道怎样?”Turgon眼睛并未离开书信。

“很别致,我的殿下。”

“唔,别致?不做点别的评价?”

Egalmoth用一只手揉揉青肿的额角笑道:“恕我直言,殿下,评价我妻子的教学水平所产生的后果可能比评价公主的厨艺更为严重。”

Turgon大笑道:“你就是凭着这股机灵劲儿取悦了陛下?”

“陛下仁慈地宽恕了我,很抱歉,我没有读过多少书,因此误……”

“不必在意,独辟蹊径一直是你的优点。”

“Salgant一定恨死我了。”

“你把分红给他什么都忘记了。”

Egalmoth低头笑笑,“行商之人胆小如鼠,得罪人总是不好。”

“这可不像你啊。”Turgon意味深长地望了他一眼。“你那卓越的勇气值得嘉奖,但我该给予你什么呢?你似乎除了陪伴家庭的时间外已拥有了一切。”说到这他停了停。“不过同样作为父亲,我仍然想送你一件礼物:Anneri将成为Idril的女官。”

Egalmoth大吃一惊,这件事是莫大的恩宠,但他实在舍不得把年幼的女儿送进宫廷。“Anneri总是被娇惯,我担心她无法侍奉好公主。”

高大的诺多王子拍拍他的肩膀,“只不过让Anneri和Idril在作伴,只要Anneri愿意随时都能回家。她们都没有兄弟姐妹,会成为好朋友的。而且,你如果有什么话可以让那孩子来告诉我。”

Egalmoth站起来,右手抚胸,郑重其事地说:“殿下,请求您每年给我一段时间亲自教导这孩子。”

Turgon注视着他的双眼,Egalmoth可以感受到他在阅读自己的的思绪,因此坦然以对。片刻之后Turgon轻轻摇了摇头。“你如此要求是否对她太严苛?”

“她需要学会自立,我的殿下。”第一次,Turgon看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Egalmoth,在他强势外表下隐藏着一颗焦虑不安的心。“你不该如此悲观。”Turgon说。

“Anneri将来要继承我的一切,她必须做好准备。”

“好吧,这事你自己安排。”

得到Turgon的首肯Egalmoth总算放松了下来,两人一时无话,诺多商人觉得自己应该走了,但Turgon似乎没有这个意思,因此他只好微垂着头再次坐下,向Turgon报告:“我已经命令手下将要道上的半兽人巢穴改造成驿站,明年春天可以完工,下一步……”

“Egal……”Turgon用一个亲密的称呼打断了他。“这些话留到中枢会议上再说。这里是我的私人空间,我们可以随意聊聊。”

“是的,我的殿下。”顺着王子的目光,Egalmoth迅速去往两只银杯里倒上葡萄酒。

“你瞧,我们在双树还在闪耀时就认识了,但彼此的关系还不如姑娘们那样熟悉。来说说你自己吧,你是怎么娶到那么令人羡慕的妻子的?”Turgon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

“我在一个小山村和她相遇,那天我被大雨淋了一夜,狼狈不堪,她让我进屋避雨,又专门为我做饭。那段时间我就像在冰海狂风中迷路的航船,东跌西撞没有方向,她就好像虚空中的秘火指引我走出黑暗。我还记得那天旁晚她在壁炉前给我沏茶,跳跃的火光照亮了她的容颜,我发誓此生从未见过如此美好的珍宝。”说到这Egalmoth竟然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那样傻乎乎地笑了。

内佛瑞斯特的主人也被他的情绪所感染,美好的回忆总是容易引起共鸣,“你比我幸运,初遇埃兰薇的时候我把一切都搞砸了。”

“哎?发生了什么?”Egalmoth的八卦之心也被勾起来了

“我和Finrod去澳阔泷迪拜访欧威王,埃兰薇正在和泰勒瑞的公主们在海边散步,我看得太入迷不小心闯进了天鹅的领地……哎……”

没想到Egalmoth竟然使劲咬住食指,忍笑忍得满脸通红。这并非Egalmoth平时那种沉静稳重的作风。Turgon有些尴尬地说:“哎,我是惨了,要笑你就笑吧。”

“咳,咳。”Egalmoth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恕我直言殿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应该也在场。”

“???什么???”Turgon大惊道。

“那时候我家最重要的一项生意就是用黄金装饰泰勒瑞的白船,当时我正在港口工作。咳,抱歉,我目睹了您被天鹅围攻的不幸场面。”

“和你一起的还有谁?”Turgon气急败坏地声音都变了。

“都是泰勒瑞精灵了,这事我没和别人说过,您今天不说我都忘记了。”

“真的?”

“真的!我以我的全部财产发誓!”听到Egalmoth如此发誓Turgon也就只好信了。

Egalmoth喝了一口葡萄酒,感慨道:“奥阔泷迪的海滩真好,那时候我经常和泰勒瑞姑娘们出海采珍珠,在星光下听她们唱歌。”

“真没想到后面会发生那么多事。”Turgon说着摇摇头,又问道:“是什么驱使着你走那么远的路?我们在内佛瑞斯特安居乐业,你本可以和你弟弟一样成为伟大的珠宝匠。”

“我不想被悲伤和内疚囚禁,我父亲用自己换了我这条命,虽不怎么样,我想好好运用它。”Egalmoth凄然地说,“更何况我有家庭,还有那么多跟随我的人。我有责任保护他们。”

“我们走过相同的路,现在又有了相同的目标,值得干一杯。”

两个人碰了碰杯,Turgon突然问他:“会下棋吗?”

早就听说Turgon酷爱下棋,Egalmoth很乐意领教一下,于是点头答应了。Turgon的棋艺果然名不虚传,风格就如同他的性格一样刚劲勇猛,Egalmoth则用厚重谨慎的防守应对。这盘棋相互缠斗了很久,最后以Turgon险胜而告终,双方都很满意这个结果,Egalmoth充分证明了自己除了是名杰出的手下之外还是个优秀的玩伴。等他告辞离开时,两人已如多年亲密无间的老友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