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36)

Egalmoth拐走了弟弟和女儿,凡雅玛的家里就只剩下孤零零的女主人,刚开始她还为第一次离开自己身边的Anneri牵肠挂肚,没过多久她就发现这种担心简直就是多余,Anneri差人送回一封又一封信,兴致勃勃地告诉母亲一路上看到的一切,Egalmoth把她照顾得很好,他们正打算去拜访蓝山的矮人。Ríndes真是有些后悔了,见他们玩得那么开心早知道自己也跟着一起去了。

卸下心中的焦虑Ríndes开始欢乐的重拾起个人爱好来。她是一名医者,是的,在嫁给Egalmoth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她热爱在旷野里奔跑,亲手采摘那些奇异的植物,实验它们的药性,在自己的小花园里培育它们。Ríndes从卧室里最古老的那只箱子里翻出尘封已久的药草书,这是她出嫁时带来的为数不多的东西。只不过家庭生活占据了她的全部,从一开始打扫房屋,制作点心,缝制衣物,照顾孩子,帮助丈夫打理生意,一直到现在去剧院看戏,参加各种各样贵妇人们的社交活动,宴会,舞会,以及随时等待王宫的召唤……竟然抽不出一点点时间来做些自己喜欢的事。Ríndes对这种一成不变的只需要在家编织或是小口抿茶的贵夫人生活厌烦透了,她开始有些能够理解诺多为什么要历经艰辛离开维林诺,毕竟再清澈的水若不流动也会变得腐坏。现在倒好,所有人都跑了,于是Ríndes也收拾行李到猎场别墅去住一段时间打算要好好度过一个假期。

狩猎河谷不阔不深不险不峻 ,有山有水有林有兽 ,河谷山原密林覆盖起伏舒展 ,是良好的狩猎地带 。河谷离内佛瑞斯特和多尔露明均不远不近 ,便有酷爱狩猎的精灵贵族在河谷中盖起了狩猎别墅,在此中消夏游猎 。久而久之 ,仿效者日多 ,河谷中便星星点点布满了贵族别墅,喜爱品评的诺多精灵便将是否在这里拥有一座府邸作为财富和地位的标志。Egalmoth也盖了一座装饰豪华的石头住宅,只可惜建成之后却因为夫妻俩总是很忙所以很少光顾。不得不说他们雇佣了第一流的仆人,他们把没有主人的居室维护得舒适体面,这让Ríndes非常满意。

天空碧澄如洗,不远处是一条宽广汹涌的大河,河面上鸟鹭飞鸣,河对岸群山浓绿, Ríndes流连于山林之间,赤脚走在盛夏青翠的草地上真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一阵微风吹来,空气中似乎都有甜丝丝的味道,Ríndes手中握着一束灿烂盛开的野花走着走着不禁愉快地唱起歌来。她有一副极纯净的歌喉,婉转的昆雅歌曲在山谷中悠悠回荡。突然,密林深处传来一阵清亮女声的应和,Ríndes 不禁驻足倾听 ,那歌声仿佛从天外飞来 ,在空谷中缥缈回旋 ,令人回肠荡气。输赢微动,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十几个身着王室卫队铠甲的骑士从树林中现身。Ríndes只觉得眼前一花,仿佛一片白云飘过,Aredhel公主端坐于一匹纤尘不染的白马之上笑盈盈地望着她。“Egalmoth说得没错,就算是枯木听到你的歌声也会盛开鲜花。”

Ríndes脸一下子就红了,她朝着公主屈膝问候:“日安,公主殿下,您过奖了,那不过是丈夫对妻子夸大其词的恭维而已。”

“Egalmoth说话从不夸大其词。”公主将目光投向远处的山峦:“不带随从散步似乎不符合你的身份。”

“在我看来自由和舒适似乎比所谓身份更加重要。”Ríndes坦率地回答。

这番话似乎触动了公主的内心,她淡然一笑,催动坐骑就要离去。Ríndes微微欠身邀请道:“寒舍就在山下,不知公主可否赏光喝杯茶?”

眼看正是喝下午茶的时间,在炙热的阳光下骑马狩猎却毫无收获,Aredhel也有些困乏了,听到邀请就向Ríndes伸出一只细腻白皙的手。Ríndes一愣,不知道是不是该握住它。

”上来啊,难不成你打算跟着马队跑?”

见公主如此爽朗亲切Ríndes也就不再踯躅,拉着她的手轻轻一跃就落到公主身后,白马发出一声响亮的嘶鸣,撒开四蹄往山下奔去。

彩虹家的别墅并不远,骑士们的战马还没有跑得尽兴就已经到了。仆人们围拢上来帮着骑士们牵马、收拾武器、招待他们喝茶吃点心。“这边请,公主殿下。”Ríndes则引领着贵客走进起居室,忙着低声吩咐女仆安排茶点。

精灵都爱泡茶喝茶,上到王室贵族,下到平民百姓,约上三五好友,斟上一杯芳香四溢的花茶,再摆上几样水果点心便成了精灵们最爱的社交方式。下午茶最能反应各家的气质:有些人家飘逸,有些人家潇洒随性,Aredhel 举行的茶会处处透露着王室的庄重与威严,而Heavenly Arch家则是出了名的浮夸精致。不过今日远在猎场又事出突然,想要达到家中的奢华已是不可能了,好在Ríndes本身就极擅长泡茶,看似不起眼的花朵树叶也能被她泡得甘之如饴回味悠长。女管家捧上一只由宝石装饰的银壶,Ríndes从里面舀出粘稠如琥珀般的金黄膏脂,分别倒入两只玛瑙杯,精心烹煮并且冰镇过的花茶冲入杯内,一股难以言喻的甜香顿时四溢开来。

”山间野味,粗陋得很,请您尝尝。”女主人向公主奉上茶杯。

Aredhel闭目轻嗅,茶香并不浓烈却沁人心脾,捧到唇边微抿一口,入喉甘甜柔润,像清泉般抚慰着疲劳燥热的四肢百骸,让人不由精神一振。“这味道……很特别……不过很好喝。”Aredhel慢慢喝着,露出满意的神情,这让Ríndes稍稍放心。她对这位高贵的诺多女性并不陌生,但单独相处还是头一次,气氛变得有些尴尬,只好没话找话说:“Egal喜欢甜润的口味,我试着做的。”

“人人都说你把Egalmoth惯坏了,听说在家他的饮食都是你亲手做的。”

“他在外奔波辛苦,实际上能享受的东西不多。”

Aredhel不说话,只是捧着杯子默默打量着Ríndes,在提里安时期几乎所有贵族小姐都认识Egalmoth这个嘴巴很甜,讨人喜欢的卖珠宝的小子。在姑娘们叽叽喳喳的闲谈中也曾议论过他会喜欢什么样的女孩,似乎大家都认为他会娶一个办事精明,性格泼辣的姑娘。没想到最终他真正的妻子是一位性格娴静的医者。此时她穿着一条简单的淡蓝色长裙,除了婚戒就只在手腕上佩戴了一条铃兰花式样的翡翠手链,如天鹅般优雅的颈上挂着一枚玫瑰花吊坠,从材质上看似乎是木头雕刻而成,但雕刻技艺精湛,奇异地闪耀着柔和的光芒,似乎有蓬勃的生命力在纹理间流动。

与此同时,Ríndes也在悄悄观察着公主,Aredhel有一种一见面就受人仰慕的天赋。她总是显得那么雍容华贵,可以毫不费力地给人以好感;她五官精致,嘴唇丰满性感,一头又浓又密的黑色秀发,她的眼睛深陷,眼珠出奇的清澈湛蓝,目光专注、晶莹而犀利,她看人的时候,简直让你感到她能一直看透你的内心,你只好避开她的注视,生怕她窥到你的秘密。Ríndes有些紧张地转过目光,去摇响铃单叫女仆把刚刚烤好的点心端上来,幸好这些东西都是她早上无事时亲手做的,味道方面想必也能让客人满意。

“你的吊坠是Egalmoth做的?”Aredhel的兴趣显然不在那些制作精美的点心上。

“这……”Ríndes想要奉上饼干的手停住了,她下意识摸了摸吊坠,耳尖又一次变得粉红。“这就是枯木开出的那朵花。”

哦……Aredhel了然,她觉得这对夫妻还真浪漫。“那么说你刚才唱的那支歌也是他教你的?”

“不,是Duilin,您知道Egalmoth唱起歌来……”Ríndes作出害怕的样子摇摇头,惹得Aredhel大笑起来。

“看样子他那可怕的歌声并未影响你对他的爱。”

“确实如此,我的公主,Egal有足够的有点使我着迷。”

“我很高兴他能找到幸福。”

Ríndes为她斟满茶杯,装作不经意地问:“您认识Egalmoth很久了?”

“想知道他的过去?”Aredhel坦率地说。

Ríndes沉默片刻,终于鼓足勇气启齿道:“在他之前我从来没遇到过这么与众不同的灵魂,破碎的心,强烈的好奇以及无比的勇气⋯⋯后来我们有了一个美好的家,有了Anneri,但是我觉得并不了解他,不了解他那无法填满的悲伤后面究竟发生了什么……”说到这,她的声音竟然有些哽咽。

“Rín……”Aredhel打断她的话,“我能叫你Rín吗?”

“哦,当然,如您所愿。”

“我觉得你只是想他了。我并不了解你丈夫的过去,不过Rín……我在漂浮的冰面上遇到他时你知道是什么样的吗?他跪在那,双手被冻在冰上,快要冻僵了。我触摸他,感受到他那即将被内牟召唤的灵魂:冰冷,脆弱,几乎是死的……无望的生命是灰暗的,在遇到你之前他心碎,迷茫。然后我看见你挽着他的胳膊出现,他整个人都变得温暖、明亮,你能温暖他,安慰他,你给了他希望。”

Ríndes用颤抖得很厉害的声音说:“我多么害怕会成为他的负担,他曾经畏惧那个诅咒畏惧到连Anneri都不敢要。”

“爱他人和被人爱是生命中最宝贵的财富,相信我,你只会是他的动力而非负担。”Aredhel握住她的手,“你知道我有多羡慕你,能亲手为爱的人烹制菜肴,而我还没有遇到那个人。”

“您一定会遇到的,不过在这之前我想Turgon殿下应该很乐意吃您做的菜,小的时候每次发明新做法我总是让我哥哥第一个吃。”

Aredhel双眼发出欣喜的光,“太好了,你来教我吧,我父亲和哥哥一定会很高兴。”

于是她们像相识多年的姐妹那样拉着手到厨房里去了。

Egalmoth之歌(36)”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