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34)

这已经是方圆几十里之内少有的舒适住宅,底层是宽敞的半地下贮藏室,天花板是穹形拱顶,便于防火。上面是居住用的大厅,从户外的楼梯上去,其高度易守难攻。Egalmoth在十年前买下这座房屋,将它改造成商社的驿站。经过两周的努力,Heavenly Arch 家的精灵们抵达这里进行休整。驿站留守的精灵刚一开门Anneri第一个就跑了进去,这一趟跟着Atar去冒险小家伙着实吃了不少苦头。她必须和成年精灵一样风餐露宿,能睡在帐篷里就已经很好了,大多数时候他们必须连夜赶路,在露天席地而睡;没有可口的食物,只有干巴巴的旅行干粮;更糟糕的是她可能好几天都没法洗澡,即便可以清洁身体也只能用冷冰冰的河水。Anneri觉得委屈极了,她很想回家,可又舍不得离开Atar,也就只好咬牙坚持下去了。

“别乱跑!”Egalmoth叫住她,“跟我过来!”他领着女儿和弟弟来到楼上一间独立的卧室,这是每个驿站都会为他专门准备的,好让他不用在大厅里和别人挤在一起。“我们就住这!”

Anneri四处打量了一番这间临时加了一张床的房间,嫌弃地皱皱鼻子说:“叔叔也要和我们睡在一起呀?”

“嘿!有你Atar就嫌弃起我来啦?”Enerdhil一把将她拖过来,作势就装作要揍她的屁股。Anneri尖叫着躲开了。

“浴室已经准备好了,真受不了!”Egalmoth招呼他们去洗澡。

“你们去吧,先让我睡一觉!”Enerdhil直接瘫在床上不动了。

泡在温暖的水里父女俩心情都变好了,Anneri吵着要帮Atar洗头发,结果把一整瓶浴油全倒在他头上,浓重的香气呛得Egalmoth打了几个喷嚏。“别捣乱!”Egalmoth终于吼了她一声。看见Atar生气了Anneri吐吐舌头不敢再胡闹,窗外突然传来粗重的叫卖声,口音很奇怪,听不太清楚说的是什么。Anneri问道:“Ataryo,外面在卖什么呢?”

“那是矮人妇女做的糖果。”

“矮人?这里有矮人吗?”

“有啊,这个镇子已经在辛姆林范围内了,有很多矮人会到这里呢。”

“我们一会出去逛逛好吗?”

“好啊,矮人做的东西也很好吃哦。”

“哇哦,我都饿了。”

Egalmoth轻柔地往女儿身上淋水,“那我们快点洗完早点出去。”

这座城镇规模不大,却处于往来多尔露明和蓝山的大道的要冲位置,城里到处都是建筑、人群和动物,简直就要涨破城墙溢到城壕里去。木头住宅鳞次栉比,挤得没有丝毫空间。每一小块土地都派上了用场。原来相邻的两座住宅建造时中间留出的窄巷里,又有人盖起了半截宽度的房子,由于大门几乎占满了正面这片墙,就没有窗子了。在那些空地小得连最窄的住宅都没法建时,就搭起个摊位出售酒、面包或水果;至于连摊位都摆放不下的地方,就会有个马厩或水桶。城里还十分喧闹。匠人工场里的嘈杂声,小贩的叫卖声,人们互相问好、讨价还价和争吵的声音,动物嘶鸣吠叫和打斗的声音不绝于耳。

作为一个娇嫩的小姐Anneri一直住在什么都不缺的深宅大院,她从没亲自到集市上体验过世间百态,因此对任何事情都觉得兴奋不已。她拽着父亲的手跑来跑去,专门去找那些长着大胡子的矮人。“Atar!快来呀,你看这个!”一群小孩子的吵嚷声吸引了Anneri的注意,他们围着一个粗壮的矮人在挑选着什么东西。Egalmoth不好意思和孩子们挤,于是递给她几枚钱币:“我在这等你,喜欢什么自己去买吧。”Anneri接过钱转身就跑,没过多久人群里就响起了她和矮人认真理论价格的声音。

“都会谈价钱了。”Egalmoth觉得好笑。很快Anneri高举着两支五彩缤纷的巨大棒子跑回到他身边。“给你!”小丫头递给父亲一根。这是由水果,果仁和麦芽糖做成甜品,Egalmoth来来往往好多次早就想吃了,只是不好意思去买。他试着咬了一口,甜腻的感觉直冲脑髓,正是他喜欢的口味。“好吃吗?”他笑着问女儿,Anneri很大力地点点头报以同样天真的傻笑。“走!”Egalmoth向她伸出手,小姑娘抓住它蹦蹦跳跳往前走,Egalmoth并没有注意到自己也情不自禁地雀跃起来。

以Egalmoth今时今日的财富和地位,街市上出售的很多东西他都看不上了,不过Anneri倒是兴致勃勃地光顾每一个商贩,叨念着要给Nana或者这样那样的人买礼物。Egalmoth由着已经长大小丫头挑选那些新奇的小玩意儿,掰着手指头计算价钱,眼中满是傻老爸的骄傲。从街头走到街尾他的双手已经拿不下各种各样的东西了,Anneri又为商社的小哥哥们买了一大堆零食,好心的老板娘送了他们一只大篮子。

远处突然响起悠长的号角声,那是辛姆林之主特有的仪仗,街道上的行人纷纷向两边闪开,一队神骏的战马驮着英武的骑士急驰而来,为首的一位骑士火焰般的红发在晚霞的映衬下更加夺目。Egalmoth牵着女儿闪进一座房屋的阴影下,等着他们过去。出乎意料的是马队在离他们不远处就放慢速度,最后在他们面前堪堪停下。Egalmoth此时胳膊上挎着篮子,嘴里吃着糖,身边还领着一个几乎和他一模一样的小复制品,就这副模样和红发诺多王子来了个四目相对。

“殿下!”他反应飞快,一把按住Anneri的头,自己也赶紧躬身行礼。暗自抱怨:该死,这都能被他看见。

“你还真是每次都能让我惊讶!”Maedhros的声音宛如从云端飘下来,他身形伟岸,体态优美,如鹰隼般敏锐,他站在那里,代表的就是权威。人们对他既尊敬又畏惧,辛姆林这一对抗黑暗大敌的最前线因他而繁盛。

“见笑了,我的殿下,我带小女出来走走。”Egalmoth带着恭顺的笑容说。

“我还以为你要来加强辛姆林的防务。”

“有殿下赫赫军威,我不敢僭越。”Egalmoth回答得十分坦然。

红发王子将目光转向Anneri,小姑娘有些好奇地盯着Maedhros的断臂。诺多王子下意识地缩了一下手臂,这一举动真的让Egalmoth感到紧张,他赶紧把她拉到身后,急切地道歉:“请见谅,乡下丫头不懂规矩,是我的过错!”

“无妨。”Maedhros淡然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Anneri……”

“神的礼物。”Egalmoth一定是位疼爱她的好父亲吧,想到这Maedhros严肃的面孔也变得温和了。

Anneri突然怯怯地问:“您是那位大英雄吗?”

“什么?”所有人都吃了一惊,Anneri却不再羞涩继续说:“Atar说您是面对面同魔苟斯战斗大英雄,我以后要和您一样勇敢。”

童言无忌,Maedhros微微一怔,随即笑出了声,他背负着沉重的负担,思绪所扰愁怀难解,突然一笑却是出奇地俊美。他取下腰间短剑递给Anneri:“那么就说好了,等你长大了要勇敢地用它战斗。”

“殿下,这太贵重了,我们不敢领受。”

“这是我和这位小勇士的事,孩子的梦想应得到鼓励。”红发王子语气中是不容反对的威严。Egalmoth只得接了,连声道谢。Anneri望望Atar又看看Maedhros,从篮子里抓起一把糖果垫着脚尖努力递过去。

“给我的?”Maedhros有些迟疑,但他从小姑娘坚定的眼神里得到答案,于是示意亲随去拿了一枚糖果。“不嘛!”Anneri依旧固执地保持着姿势,想要他全部收下。亲兵骑士从王子眼神中读到了接受的意思,索性把Anneri抱起来举到王子面前,让她将糖果放入他的掌中。心愿达成的小女孩冲着他笑,像黄水仙一样艳丽,可惜这株黄水仙缺了一片花瓣,因为她掉了两颗乳牙,而新牙还没有长出来,留下了一个缝隙。Maedhros不禁想起弟弟们换牙时的滑稽样子,“换牙的时候不可以多吃糖,会把你的牙粘掉的。”

“真的吗?”Anneri惊慌地捂住嘴巴。Maedhros 忍不住捏了捏她圆鼓鼓的小脸蛋,哈哈大笑起来。

“大英雄那话是谁教你的?”等Maedhros走了Egalmoth问女儿。

Anneri摇摇小辫子毫不在意地说:“公主阿姨啊。”

“Anne真不愧是我女儿呀。”

“为什么呢?”

“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Atar……”Anneri跺着脚抗议道。Egalmoth提着篮子双手背在身后笑着就往回走。“回去看看有没有鲜鱼,我烧给你吃。”

听到Atar要做饭小姑娘也就不纠缠那个问题了,她迈开两条细腿赶上去,拉着Atar的大手高高兴兴回去了。

Egalmoth之歌(34)”的一个响应

  1. 小姑娘厉害了……每次大梅出场都特别苏乀(ˉεˉ乀)乀(ˉεˉ乀)乀(ˉεˉ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