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33)

松林中氤氲的雾气渐渐散了,雨后初晴的太阳光在林地间洒下一片斑驳的光影。Egalmoth从帐篷里走出来,清新的空气和晴朗的天空都无法驱散他心头的阴云。他心情恶劣地在森林里走来走去。昨天晚上信使送来传达密信的铜管,刚一打开,Egalmoth顿时觉得Duilin的口水劈头盖脸喷了他一脸,这顿洋洋洒洒写了足足五页信纸的臭骂主旨意思就是一个:“我跟你说Egalmoth,你闺女可讲了你整天不回家她都不记得你的样子了,她觉得你不爱她,难过得要命,一想起来就哭,她觉得自己是没有Atar要的小孩!你自己看着办吧!我看你就是个不负责任的爹,整天只知道你那些破事,不顾家,不管孩子,我告诉你小孩子一会就长大了,到时候有自己的生活就不需要你了,你就等着后悔吧!”

嘿,Duilin你这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光棍懂个屁,你永远不知道要养活一个家有多大压力,怕他们生活不好,怕他们受欺负,我付出了多少心血。我老婆都没说我你这个骗吃骗喝的家伙还来骂我,Anneri还小不懂事,你不去教她体谅她爹还来煽风点火,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随即又想到舞会上还存着一架没有打,Egalmoth更加火冒三丈气不打一处来。不过急中生智向来是Egalmoth先生最大的优点,只要稍微给他点压力他那个天才的头脑里总是会冒出天才的主意,灵光一闪他马上跑回帐篷咬着舌尖飞快地写下一封信。Egalmoth啪地扭紧装信的铜管,扯开嗓子就喊了起来:“Namridil!”

一个面色红润的小伙子从外面闪身进了帐篷,利落地问道:“先生,什么事?”

“回凡雅玛一趟,把这个给Anneri.”

“是的,先生!”小伙子马上就走了。

哼!不是说我不是个负责任的爹吗?我就叫你们看看我是怎么当爹的。

这封信一出现在Anneri手里就如同一把烈火,差点把他们家房子点着了。小姑娘挥舞着信纸大声嚷着一定要去找Atar,因为信上写着:“亲爱的,去叫你叔叔带你来找我,我们过一个不一样的孕育日。”

“岂有此理他是不是有毛病?自己出去疯还不够,兵荒马乱还要带着Anneri去?哪有带小孩子去战场的?”Ríndes暴跳如雷,要是Egalmoth在她面前,肯定要大骂他一顿。Anneri却不管那么多,她那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脾气跟Egalmoth一模一样,她无休无止地在母亲面前哭闹,吵得全家不得安宁。Enerdhil实在招架不住,只好回头去劝Ríndes:“我带她去吧,我们到商队附近的城镇等着,不会有事。”

“不行!不准去!就得好好治治Egalmoth的臭毛病!”

哗啦一下子,Anneri把桌子上的茶点全都掀翻了。小丫头已经变成了一只炸毛的刺猬,气得全身都鼓了起来。

“你现在还敢掀桌子了?!”Ríndes又气又急,跳起来使劲打Anneri的屁股,Anneri今天没有马上哭着告饶,涨红了脸咬着牙和母亲硬顶,她越这样nana打得越重。Enerdhil赶紧冲过去将Anneri护在怀里,“别打了,你会打伤她的!”

有了叔叔的庇护Anneri终于哭出声来:“我要去找Atar,他那么辛苦,你们都不担心他在外面过得好不好,我要去看他……”她这样一哭,把妈妈和叔叔的心都哭碎了,他们互相看着,一时间无计可施。

“要不要……叫Duilin来商量一下?”Ríndes还是不放心。

“你就别提Duilin了!”Enerdhil气急败坏的说:“前段时间他写信去骂了Egalmoth一顿,我看今天这事就是那封信惹的。”

“你们诺多都是些什么人啊!!!???”

不管怎么说Enerdhil最后还是带着Anneri上路了。贝尔兰地区局势稳定,又随着训练有素的商队旅行,一路上倒也平安无事,一行人紧赶慢赶终于在Anneri孕育日前赶到了Egalmoth的身边。

“Atar!”Anneri几乎是飞进父亲的怀抱。Egalmoth此时刚刚打完一战,身上穿着沾满血污的铠甲,冰冷溜滑的甲叶让小姑娘很难拥抱,可她还是紧紧搂着Atar的脖子挂在他身上。“小家伙,又长高好大一截了。”Egalmoth使劲亲吻女儿。

“你就折腾吧,Ríndes气坏了。”

毫不在意弟弟的抱怨,Egalmoth伸出胳膊一下子搂住Enerdhil,在他脸上也使劲亲了一口,“辛苦了,我亲爱的弟弟。”哎,从小Enerdhil总是对哥哥那有点坏坏的笑容没有抵抗力,他心中的怨气一下子被打消了,轻轻拥抱了Egalmoth,“见到你真好。”随即他立马把他推开了,嫌弃地说:“老天,你真臭。”

Egalmoth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我刚从半兽人堆里爬出来,当然臭了。”

听到有半兽人Anneri也来劲了,吵嚷着要去看热闹。Egalmoth问她:“你不害怕?”

“我不怕!”Anneri骄傲地昂着头,自负的样子又把Egalmoth逗笑了。

“好!回头我叫他们抓一只给你玩!”

“你疯了!Anne还那么小!”Enerdhil刚消散的怒火又燃起来,他一把拽住Egalmoth的胳膊,大声阻止:“会吓坏她的。”

“我才不会!叔叔你是胆小鬼!”Anneri在父亲怀里做了个大鬼脸。

“Anne,不许对叔叔没礼貌!”Egalmoth呵斥女儿。

“Anneri我告诉你那种东西不能玩!”Enerdhil说着就要去抢孩子。

Anneri紧紧抓着Atar的铠甲,两只小腿胡乱踢着反抗,“我不!我不!”

“好了,好了,要勒死我吗?”Egalmoth丢给弟弟一个严厉而意味深长的眼神,“Anneri是要成为战士的孩子,她能迈过去。”做叔叔的知道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沉着脸跟在他们后面。

要回到营地必须蹚着滚烫的还闪烁着火星的草木灰穿过刚刚结束战斗的山坡。这时起风了,被火海席卷过的山谷虽然没了草木 ,可那迎面扑来的热浪与飞扬的火屑草木灰 ,钻眼上脸灼得人生疼 ,Egalmoth赶紧护着Anneri的脸往回跑了一段路,躲到一块大石头后面。浓烟和燃烧着的半兽人尸体碎屑也被吹了过来,幸好他们躲得快,没有沾上这些恶心的东西,不过每个人都吸进去这种恶臭、油腻的烟雾。Anneri呛咳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苦着脸说:“臭死了。”

“咳,咳,你还真受得了。”

“要不怎么办呢?”担心Anneri被烧焦的尸体吓着Egalmoth把她的脸按在肩头上,准备迅速走过去。Anneri却用力撑起身体好奇地打量着硝烟弥漫的山谷:这是什么样的场面啊?山塬在朝阳下是混沌无边的雾红 ,极目望去 ,半兽人伏尸遍野 ,残烟袅袅 。几名精灵士兵搀扶着受伤的同胞蹒跚着离开战场。Anneri脸色发白,她并不觉得过于害怕,但还是震惊于这闻所未闻的场面。

“别怕,Atar在呢。”父亲安慰的话语让Anneri感觉好些了,Egalmoth在她耳边小声说:“这个就是我们所生活世界,你没有被吓哭做得很好,要勇敢地面对它,懂吗?”

“Atar,以后我也要和他们打仗吗?”Anneri问了父亲一个问题。

Egalmoth沉默了一会告诉她:“有可能,但是我希望只要我活着你就不用。Anneri,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将来不用做同样的事情。”

等他们重新回到空气清新的松林,Enerdhil深深呼吸把胸中废气赶了出去,终于缓过气来。“你现在告诉她这些干什么?”

Egalmoth满不在乎地说:“这是做父亲的责任,我怕我没有时间。”话还没说完Egalmoth就觉得背上结结实实挨了弟弟一拳,“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呀!”

Egalmoth之歌(33)”的一个响应

  1. 彩虹嫂正常:我老公真好闻,我老公真能干,我老公棒棒哒!
    彩虹嫂发飙:你们诺多就是xxxx,诺多都是xxxx,fk诺多xxxxx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