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32)

初夏时节,内佛瑞斯特沐浴在夕阳透过清新的空气射出光辉,一只只天鹅在平静的湖泊里悠闲地游动。一支白色的马队在沼泽池塘之间的石板铺成的大路上不徐不疾地走马前行。旁晚回家的农夫和猎人看到马车上熠熠生辉的Heavenly Arch家的七彩的徽章纷纷闪到路边,朝着马队骑士们热情地挥手打着招呼。

“Egalmoth,Egalmoth大人又攻下了哥布林的据点了吗?”许多小孩子跟着马车奔跑,仰着脸大声问商社的精灵。

“第十四个!”车上的精灵笑着回答,他们从腰间皮袋里拿出些金币抛向那些孩子们,引得他们欢笑着去捡。

马车的到来同样也在凡雅玛引起了骚动,人们在弯弯曲曲的路边驻足,议论纷纷,交口称赞Heavenly Arch家的精灵们的功绩。负责运送财物的精灵挺直胸膛,脸上带着矜持又骄傲的微笑,目不斜视地往王宫方向去了。

“呵,又是Egalmoth的战利品。”几个贵族打扮的男子也混在人群中,望向马车的双眼满是嫉妒和愤恨。

“那个暴发户的名字竟然也能在民众口中传颂。”其中一个咬牙切齿地说道。

“这是僭越,区区一个平民竟敢在王室的领地上私自招募士兵,现在连我的人都以能为商社工作而感到自豪。”

“我要去向殿下进言,Egalmoth这种劫掠行为与野兽无异……”

“嘘……”一个人警觉地望了望四周,扭头做了个走的动作。于是这他们就混入人群消失了。

不消片刻,这几个贵族老爷就出现在Salgant家的客厅里。巧的是还有好几位地位尊贵的客人也在此议事。听完这些人的来意Salgant沉吟片刻,却没说话。“这件事您必须站出来!埃尔达一族自觉醒以来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如此粗鄙无理之人,然而这种人居然厚颜无耻的招摇过市,整个风气都被带坏了!”面对这些人的义愤填膺,Salgant只是淡淡地笑笑说:“我会在适当的时候向殿下提及此事。”他这不冷不热的态度让这些人大失所望,只好悻悻离开。

凡雅玛城中的各种议论和动态Duilin都及时报告给Turgon。自从Egalmoth将第一批战利品全数奉献给Turgon,他对Egalmoth计划可行性的担忧,以及挚友毫不考虑自己感受的愤懑早已烟消云散。他唯一担心的是老贵族们的诋毁会不会使Turgon对Egalmoth心生不满。Duilin是低级贵族的后代,他本能地对大贵族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对他们的动态却是异常地敏感 。当他把这些沸沸扬扬的议论和动态禀报给Turgon时 ,Turgon却笑着挥挥手 : “让他们说去 。”

Turgon心中有数,自从营建内佛瑞斯特时领教了这些贵族暧昧不清的态度,他就下定决心要建立一个能和自己同心同德的统治体系。Egalmoth是个能做事的精灵,尽管按照诺多的繁文缛节他不太守规矩,但这也是他能迅速崛起的原因。Egalmoth在这个冬天的冒险帮了Turgon大忙,通过抢劫半兽人为修建新城迅速积累资金。Turgon拿出一部分让运送战利品的马车招摇过市,沿街向百姓们分发。因此每次Heavenly Arch的精灵们带着战利品回来,人人都欢呼着Egalmoth的名字。几周之前,之前Salgant跟随Turgon去视察分发财物的现场,在震耳欲聋的“殿下万岁!”的欢呼声中,Turgon意味深长地对Salgant说了一句话:“他效忠我,我信任他,不是很好吗?”没过多久Enerdhil接到远在蓝山的兄长指示,在一个深夜秘密拜访了Salgant。自此,Salgant对Egalmoth的事情再没提出过异议。这只肥胖的老狐狸就有这点好,见风使舵快极了。

和煦的夏日沉沉欲逝 ,暮色渐浓了 ,Heavenly Arch家的大宅将影子投于水面 ,它是宝库和居所之所在 。房屋的窗户透出灯光 ;一个仆人举着松脂火炬走出来 ,点燃台阶底部由大鱼擎起的巨大灯台 。平原上响着牧归的哞叫 ;山岭都将背阴的东面对着凡雅玛,在那灰茫茫之中 ,遥远村庄的营火点点闪烁 。Anneri坐在自家的房顶上,俯瞰着城市,海岸,靠岸落锚的小小航船。楼下的大厅里飘荡着悠扬婉转的琴声,一位著名的歌者正在用昆雅语唱一首古老的歌。母亲又在招待那些贵妇人了,Anneri朝楼下哼了一声,抬头望着满天繁星。

“嘣~~”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打在Anneri的小脑瓜上,她“哎呀”一声摸着脑袋转过脸去,看见Duilin从阁楼的小窗探出身来,笑嘻嘻地望着她。只见他手一抬,一粒小石子又嘣地打在小姑娘脑门上。

“Duilin叔叔!!!”被惹恼了的小姑娘嚷了起来。

“真笨,都被打了一次还不会躲。”Duilin大大咧咧地爬上屋顶,坐在Anneri身边。“干嘛不高兴?”

“我没有不高兴。”Anneri无精打采地说。

“你Atar不在没事你躲在这干什么?”Duilin说着索性在倾斜的屋顶上躺下,一只胳膊枕在脑袋下面。Anneri挪到他身边,趴在他的胸口,用手指绕着他黑色的头发。Duilin轻轻拍着她的背,口中哼着一支曲子。自小Anneri就习惯于听着Duilin叔叔的哼唱入睡,Atar总是不在家,Duilin很好的填补了父亲的空缺。他给她讲故事,唱歌哄她睡觉,陪她玩小游戏,听她说小秘密。有的时候Anneri都分不清自己爱Atar还是爱Duilin叔叔多一些?

“想Atar了?”Duilin问。

“不!”Anneri声音闷闷的。

“别骗我。”

“我不喜欢家里这样。”

“很吵?”

“嗯……”

“以后你要习惯。”

“我不要习惯!”Anneri呼啦一下抬起头来气鼓鼓地嚷道。

Duilin赶紧拍拍她,叫她不要激动。没想到小丫头竟然撇着嘴抽抽嗒嗒哭了起来:“他总是不回家,写信也只是指挥别人做事,Nana也变得和他一样。”Duilin无言以对,他想找点什么话来安慰伤心的小女孩,可转念一想Egalmoth的确该骂,于是他沉默地搂着Anneri,抚摸着她的背。Anneri接着说:“我不要他了,我要你做我Atar!”

这还了得?Duilin心中一惊,不出言劝解是不行了,他们父女若是产生矛盾,这是Duilin绝对不想看见的。“你这样说Atar会伤心的。”

“不会,他才不会!他一点也不爱我!”

“Anne!”Duilin严肃了语气,“你是比他性命还重要的人,他怎么可能不爱你?”

“可他为什么不回家?还把下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招来家里?Nana都没空陪我。”

“你要知道大人的世界并没有那么容易。”

“Amaniel的Atar也是大人,可是他天天都在家里陪她。”

“那你希望Atar也做园丁?可是修剪树枝他也不会呀。再说了他不出去做事谁给Amaniel的父亲发薪水呢?那么多人要等着他养活呢。”

“Brelhir家和那么多贵族家都不用出去。”

“哈,他们是不用出去啊,他们忙着把女儿硬塞给我呢。”Duilin没好气的说。

“哎?”Anneri有些好奇地抬起头,“叔叔你为什么不结婚?”

Duilin使劲揉揉她的脑袋,笑着说:“小东西,不许问!”

“你告诉我嘛,蜀黍~~~~”Anneri抱着他的脖子一阵摇晃。

“我……我就是没遇到喜欢的姑娘。”

“就这样?”Anneri失望地放开他,不说话了。Duilin有些好笑:“还能怎样?那么来说说你,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

“不告诉你!”Anneri羞红了脸。

“哎,讲嘛,我都告诉你了。”

Anneri想了想,扭捏着说:“和我Atar一样的……”

切~~~Duilin有种上了当的感觉,这家子的闲事自己就不该搭理。不过这事给了他一个绝好的机会,晚些时候他回到家,立即给Egalmoth写了封信。他把Anneri的委屈和伤心一字不漏的写了下来,(不过隐去了Anneri要他当Atar一节,否则Egalmoth一定要和他拼命。)然后义正辞严地大大数落了Egalmoth一顿,羽毛笔沙沙在羊皮纸上写着,Duilin简直停不下来,直到把舞会上没打成那一架的怨气,几个月来Egalmoth信件里对自己只字不提的委屈统统发泄出来才放下笔,只觉得自己这封信辞藻华丽,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写得真是好极了!他心满意足地把信封好,就等着明早叫信使送出去。他躺在床上,幻想着Egalmoth读到信时的的自责和心酸,弄不好这个没出息的还会躲着掉两滴眼泪呢?一想到这,弓兵主将就笑得停不下来,翻来覆去胡思乱想整整一夜,竟然都没睡好。

Egalmoth之歌(32)”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