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29)

内佛瑞斯特气候温和,连绵群峰阻挡了从希斯隆吹来的寒冷北风。骇人的连天暴雪到了这里变成了纷纷扬扬的鹅毛飞舞 ,举目远望莽莽苍苍的青山绿水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影影绰绰地显了出来 。连日来大雪封山,却挡不住庆祝冬至日的喜庆气氛。凡雅玛在Turgon的统治下呈现一片繁荣富庶的景象,不算宽的街道被身着节日盛装的精灵们挤得水泄不通,各色酒馆饭铺装饰一新,高谈阔论与喝彩之声溢满街市 。精灵们纷纷走进林立的店铺采买喜庆之物或酒食甜饼,衣物首饰琳瑯满目的商品。冬日的天色早早就暗淡下来,街市上灯火辉煌,到处是载歌载舞庆祝的精灵,节日的气氛浓烈地快把这座城市融化了。

通往王宫的大道上时不时会传来一阵骚动,一队队鲜衣怒马的扈从像一流细水那样服侍着他们身份高贵的主人前去参加王室举办的宴会。Heavenly Arch家的队伍也出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Ríndes有些厌恶地了耸了耸鼻子。空气中此时弥漫着各式香水,熏香,脂粉混合而成的奇怪味道。Egalmoth轻轻一笑,往妻子身边凑了凑,紧贴在她身后。Ríndes靠在他的怀里,深吸了一口气,“好闻吗?”他声音很低。

“不许笑我。”Ríndes有些撒娇地嗔怪道。这是属于夫妻间的小秘密,从他们相遇的第一天起她就迷恋他身上的气味,那时候她还很好奇为什么这家伙旅行那么久了还是那么好闻呢?Egalmoth坏心眼地朝她耳后吹了口气,痒酥酥地让她往他怀里一缩,“讨厌。”Ríndes暗地里使劲捏了一把他的手,Egalmoth高兴地笑了起来。

今日王宫的宴会和以往举行的任何一次宴会都没有任何区别,Egalmoth夫妇和其他贵族宾客一起走上台阶,在关着的大门前面站着说话。在清冷的空气里,呼气已凝成了水汽。突然,宫殿的门打开了,客人们都进入一间屋顶很高的长厅,在圆形吊灯的炫目强光下眯起眼。大厅尽头延伸得很远,铺着朱红色地毯的白大理石台阶像瀑布一样。进入大厅后,暖空气包围着他们,穿着华丽制服的仆人帮助客人们脱下斗篷和外套,挂在镶有镜子的墙边,在一些黑桌子上,整齐地摆着十几套梳子和刷子。“这倒想得挺周到。”Ríndes对丈夫说,这是她第一次来参加王宫的宴会,他们站在一起梳理头发。

“以后你要习惯这种场面。”Egalmoth说。

身材高大,眼睛明亮的漂亮年轻侍从从边门走出来,开始带着客人上楼。他们散漫地走过一间又一间房间,这些房间看起来还是维林诺时代的样子,有一间屋子比别的更大,装饰得更华丽:大理石的柱子,拱形的金顶,红缎遮着的墙,这一群大约八十名精灵就停在这里。屋子里待八十个人一点儿也不显挤。仆从为客人们送上一盘盘小点心和玫瑰形状水晶杯装的葡萄酒,Ríndes拿了一块小点心尝尝味道,觉得太甜了。没有什么特殊典礼,也没有人停止讲话,他们夫妇或真心实意或逢场作戏地和各色人等寒暄聊天。突然间Ríndes注意到门口有谁来了,她看到有人侧眼看他,有人转过身来或转过脸来,人群中稍有移动,眼光都集中在一点上。下一秒她就忍不住笑出声来,原来是Duilin到了,最近贵族家庭中令人费解的兴起一股试图和弓兵主官联姻的风潮,几乎是一夜之间Duilin就出现在所有未婚贵族女子的择偶名单上。

此时的Duilin看起来特别瘦小,还有点无助,经过大厅一路和带着花枝招展女孩的元老说话,他朝着姑娘们鞠躬、寒暄、亲吻她们纤细的玉手,称赞她们的美貌。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像舞台的灯光一样跟着他转动。Egalmoth依旧端着酒杯满面春风地和别人聊着天,好像根本没看见老友的窘境。Ríndes暗地里碰了碰他,Egalmoth只好说了句:“失陪。”和妻子走到一边,虽然表面如常但Ríndes感觉到他憋笑憋得胳膊都在微微颤抖。

“怎么办啊?”Ríndes万分同情地问。

“别去坏他好事,想想好的方面,等他结婚了就不会再来混吃混喝了。”

“等他结婚了会带着全家来骗吃骗喝。”Ríndes故意责备地瞥了Egalmoth一眼,自己飘向了Duilin的方向。她花了点时间才突破“择偶团”的包围,挤到急得两耳通红的弓箭手头儿身边。

“My lord Duilin,请来一下。”她的声音落在Duilin耳里无疑是一声惊雷。

“晚上好,my lady!”他发自内心地向Ríndes扪心致意,然后将目光转向那些姑娘,“抱歉,先失陪了。”说完紧紧挽着救命稻草的胳膊逃走了。

“还算你们有点良心。”Duilin压低声音说。

“我看Ganien家的女儿不错,你可以考虑一下。”

“你别跟着Egalmoth不学好。”Duilin真的急了。

Ríndes一言不发,笑的更加灿烂了。

“我现在和你翻脸他们会不会放过我?”接过Egalmoth递来的酒杯,Duilin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

“不能,Duilin将军就是Duilin将军,我这商人要抱紧你的大腿。”

Duilin张张嘴刚想说点什么,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使他立马定在当场。“My lord Duilin,晚上好。”

转身前还一脸生无可恋的Duilin望向这几位姑娘时已经是温文尔雅彬彬有礼了,又重复了一整套恭维姑娘们的礼仪,Egalmoth终于大发善心地掩护着他躲到一边去了。

“你就应该学Ecthelion别来了。”

“殿下说我在这你们俩能自在点。”

“噢,真谢谢你了。”

闲谈到此结束,王室的侍从长将手杖在木质地板上用力顿了三下,大厅中顿时鸦雀无声,他朗声宣布道:“Turgon殿下,Aredhel公主殿下驾到。”一扇带有精致彩绘的大门打开了,Turgon走了进来,在他身后是他的妹妹Aredhel。当王妃埃兰薇在冰海遇难后Aredhel代替她肩负起养育Idril和打理Turgon家务事的重任,成为凡雅玛实际上的女主人。他们向恭立在两边的宾客们微笑着打招呼,接受他们的致敬,显得和蔼可亲而又庄严。

Egalmoth向Aredhel做了介绍:“尊敬的公主殿下,这是我的妻子Ríndes。”

“晚上好,我的殿下。”Ríndes向她屈膝行礼。

Aredhel扬起眉毛,愉快地说道:“初次见面,我听说过你,Egalmoth的贤内助。”

“您过奖了,公主殿下,感谢您拯救了Egalmoth的性命,赐予我那么好的一个家。”

Aredhel发自内心地微笑着:“一切都是一如的旨意,希望你能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说完她微昂着头继续向前走。

过了一会儿,人群又开始移动。这一次是进入一间白大理石的巨大宴会厅,红色的帷幕,发亮的嵌花地板,绿色圆柱中间放着很多桌子,白蕾丝桌布上面金、银、水晶器皿闪闪发光。两盏金碧辉煌的巨型吊灯从高高的朱红色和金色的天花板上垂下来,吊灯上的无数只蜡烛大放光明。墙上还有装饰华丽的火把闪光耀目。Egalmoth夫妇和Duilin被引领到布置的光辉灿烂的主桌前,Glorfindel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已经在那了。这家伙潇洒惯了,没谁会和他计较那些繁文缛节,这倒是使他免除了绝大部分麻烦,例如Duilin今天遇到的那样。

Egalmoth早已习惯置身于权势显赫的大人物中间,但他的妻子却有点拘束,他暗地里握住她的手。周到的招待,喝不尽的酒,金色盘子里装满了丰富珍馐佳肴——这一切使Ríndes对诺多王室的财富,诺多王室的自信,诺多王室的慷慨,诺多王室的好客感到安心。诺多精灵的宴会习俗与辛达精灵类似,谁都可以通过敲打酒杯的方式引起他人的注意,然后站起身吟诵文采飞扬的祝酒词,如果祝酒词使别人受到赞扬或感到高兴,他们会满屋子转着与别人碰杯。当别的贵妇人前来敬酒时Aredhel要求Ríndes侍奉在侧,并把她介绍给她们。这是Ríndes进入顶层社交圈的第一步,由于有公主的引荐使得她的地位与众不同。对此Egalmoth很满足,甚至有些得意,于是他下定决心要为Turgon玩点野的。

Egalmoth之歌(29)”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