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28)

冬日的大雪淹没了贝尔兰,硕大的雪花从天空密匝匝涌下 ,弥漫了山水 ,湮灭了原野 。不消半日鸟兽归巢 ,行人绝道 ,天地间一片混沌飞扬的白色 ,整个世界都被无边的风雪吞没了 。精灵不惧严寒,身体轻盈矫健,风雪交加并不会对他们造成多大影响,不过谁都不反对因着隆冬将至而好好休息一阵子。

萧瑟的季节本是哥布林乘机劫掠的大好时光,今年它们被消灭殆尽,负责守卫内佛瑞斯特的Ecthelion也就空闲下来。闲归闲,可是该履行的职责还是要履行,所以这位俊美的名将还是兢兢业业守在彩虹裂隙要塞的军营里。既然军队无事可做,Ecthelion索性重拾自己的爱好,谱写起新的乐曲。或许是许久不曾动笔,抑或是壁炉生得太旺,碳气过重,Ecthelion总觉得状态不佳,勉强试着吹奏了几段以后他郁闷地把羽毛笔扔在桌上,站起身推开雕花窗户让冰冷清新的空气吹了进来。

“没了仗打,伟大的Ecthelion将军连笛子都没心情吹了?”Egalmoth的声音将Ecthelion从无精打采的状态中惊醒过来。

“哎?你怎么来了?”看到老朋友一身旅人的装束,外套上还落着一层薄雪,Ecthelion奇怪极了。“和你老婆吵架啦?”

“你们这些光棍,就见不得人好。”Egalmoth随随便便把外套脱下来,一屁股坐到一张椅子上,以现在他们俩的关系Ecthelion要是到他家也会这么做的。“我本来想跟着Penlod去新城瞧瞧,然后走到外围被Galdor给挡回来了。”

“不让你进去?”Ecthelion奇道。

Egalmoth两手一摊说:“他说不让闲杂人等通过,你听听,什么话?闲杂人等,噢,我是闲杂人等啊!?”

Ecthelion发出一阵山涧中清泉般的笑声,“终于有人能治你了。”

“哎,我就纳闷了,外围清扫这件事干嘛不让你去?”

“就算我在那也不放你过去。”Ecthelion双手交叉垫在脑后,翘着两条椅子腿摇来摇去。“你一定没得到殿下的许可自己跑去的吧。”

Egalmoth伸脚去踢他的椅子腿,踢了两下没踢动,悻悻然地说:“Galdor也不想想以后他们的衣食住行都要靠我供应。”

“我看人家也是一番好意,你怎么不想想马上就是冬至日庆典了,你不在家帮忙大冷天跑出去凑什么热闹。”

这个才是重点!Ecthelion一针见血地戳到了Egalmoth的痛处。自以为掩饰得很好的诺多商人彻底泄气了,他抱着双手没好气地说:“我能帮什么忙啊?我一句话不说由着她们去闹腾,Ríndes唠唠叨叨说我好不容易在家却什么都不管。我说我管吧,出一个主意被否定一个,还要埋怨我净捣乱,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要我怎样?”

“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你就离家出走了?”

“我才不是离家出走!!!在正式开工前有好多事要评估,事关重大必须我亲自去做。”

Ecthelion不搭话,继续用不信任的眼光盯着他,那神情好像在说:“吹,你接着吹……”

Egalmoth呼啦一下站起来,“不和你说了,我回家了。”

“哎呀,哎呀,你别恼羞成怒嘛!”Ecthelion也跟着站起来一把拉住他。

“我什么时候羞了???”

“好好好,没有,没有,坐下,坐下!那么晚了你还去哪啊?”Ecthelion不得不花点时间把炸毛的老友安抚好。“你这个傻瓜蛋,不会喝酒,也不会玩游戏!”

“我牌打得超级好!”

Ecthelion的样子有点不知所措,忽然大笑起来:“我不是Galdor,这里你爱待多久就待多久,爱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Egalmoth气鼓鼓地坐下来。不过他也没打算躲多久,第二天就准备回去了。

天寒地冻大雪纷飞的夜晚,身处除了光棍别的什么都没有的军营,可以进行娱乐活动实在不多,好在露明山脉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山中温泉源源不绝,这正合了Ecthelion的心意。这位步兵主官私生活简单,唯独对泡温泉这件事情有独钟,要塞刚一建好他就自告奋勇长期驻守此处,抢先为自己盖了个私人浴室。通常情况下这里只有Ecthelion独自享受,偶尔用来招待几位密友。

披上多尔露明最上等工坊出产的浴袍,Egalmoth认真打量着这间大得夸张的浴室,地板由玉石般光洁的白色大理石铺就,墙上是琉璃镶嵌的精美图案,包着银边的卧榻铺着华丽的毛皮垫子,由水晶装饰的桌上摆着精致可口的美酒及食物,仆人手里捧着昂贵的香水、浴油和各种洗浴用品随侍在侧。Ecthelion张开双臂让仆人替他宽衣,然后一下子跃入水中,他整个身体没入氤氲的池水,由这头潜泳到另外一端才冒出头来,满不在乎地甩了甩满头满脸的水。

“下来啊。”他冲Egalmoth喊道。

“你还真会享受。”Egalmoth慢慢走下水池,游到他身边,在不熟悉的人眼中他那小心翼翼的样子似乎有点可笑,但Ecthelion清楚他曾经差点溺死于冰海,因此不会笑他。

“来点音乐怎样?”主人一发话,从外面走来两名精灵乐师,一人手拿长笛,一人怀抱竖琴,向他们行了一礼,走到浴室一角演奏起舒缓的音乐。两名仆人用轻柔的手法为他们清洗头发。

“笑什么?”Ecthelion看Egalmoth拼命忍住笑意,于是问道。

“我今天总算明白Glorfindel那句话什么意思了。”

“哪句?”

“他说你的钱全扔水里了。”

“你别听他胡说。”黑发的诺多将军伸展修长的四肢,尽量放松身体。他递给侍奉商人好友的仆人一只由黄金打造的瓶子,“Fingon殿下赐我的,试试。”

“这么好的香水我还没用过。”仆人将芬芳的香水抹到他们头发上时,Egalmoth感叹道。

“你不是都用老婆特制?我看你的头发就保养得比我好。”

“这倒是。”诺多商人掩饰不住的骄傲,“要说调配药剂辛达比我们诺多强多了。”

“是了,是了,Ríndes的父母是多瑞雅思著名的医者,现在给你调配洗发香水,真屈才。”

“会做这个的辛达姑娘有的是,我让我老婆给你介绍一个。”

“切,饶了我吧,辛达姑娘太厉害了,你看你就被管得服服帖帖的。”

Egalmoth抓起手巾就朝Ecthelion扔过去,被他轻巧地接住了。两个人笑了一阵,仆人请他们翻个身,好为他们背上涂抹浴油。Egalmoth突然注意到小桌上一些熟悉的东西:一套由水晶和蓝宝石装饰成水波纹的随身文具。“嘿,你还留着啊?”他问这话的时候满是惊喜。

Ecthelion滑溜溜地趴在池边,目光迷离地往那边望了一眼:“没记错的话这是你卖给我的第一个东西,我放在这里写乐谱。”

Egalmoth摇头晃脑地嘲笑他:“要是姑娘们知道让她们如痴如醉的乐曲是阁下您以如此尊容谱就,会作何感想?”

“有什么不好吗?”音乐家回答得理直气壮。

“嗯,好极了。”

“整个中洲你亲手制作的东西不超过十件吧?”把玩着一只制作精良的香水瓶,Ecthelion有些感慨。“谁知道当年技惊四座的你再也不做珠宝了。”

“你不也再不演奏那支曲子了?”Egalmoth大大地打了个哈欠,“等我们都获得救赎我会做的,到时候我送你件大的。”

听到有礼物拿Ecthelion也来精神了,“不是举世无双的我可不要!”

“是!肯定是!你那么爱现,我用宝石为你镶嵌一个比你还要大的盾牌,不同的光照角度下呈现出你不同的英姿,有骑马的,有舞剑,有吹笛子的……”话音未落Ecthelion就跳起来使劲踹过去,Egalmoth身体一缩钻进水里飞快地逃走了,他从另外一端钻出来,大声说:“再写上42个帅字,让你扛着去站岗。”

在后来的后来,谁也不记得这场温泉游泳比赛的结果如何,但是Ecthelion真的得到了一个镶满了上千颗钻石的盾牌,他仔仔细细在阳光下、月光下、灯光下、火光下、星光下检查了几十次,确认Egalmoth没有在上面捣鬼才放心大胆地收下了。可是这家伙会就此作罢?Ecthelion实在放心不下,怎么逼问Egalmoth都笑而不答,搞得Ecthelion坐立不安,最后只好咬牙切齿地忍痛往仓库里一放,免得上了这老小子的当。

Egalmoth之歌(28)”的一个响应

Esilendawn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