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9)

盛夏多瑞亚斯密林仿佛一块温润的翡翠,浓浓绿荫掩挡了骄阳,却仍有细碎的阳光透过缝隙渗透于其中。满面笑颜的花朵,脸上透着淡微的红晕,衬得这满目绿色,分外明亮耀眼。依着树的小湖,沉静典雅,偶尔微风拂过,伴着圈圈涟漪,翩翩起舞。风停之时,湖面澄澈如镜,倒映着郁郁葱葱的树木。恍惚间,竟觉得湖也被染上了绿色。距离这里不过几步之遥则是另外一番景象了,魔苟斯邪恶的手下在旷野中游荡,伺机劫杀伊露维塔的子女。因此即使有环带的保护,英武的辛达战士依旧时时刻刻守卫着边境。

一支马队悄无声息地进入了辛达卫兵的视线范围。在这偏僻之地鲜有旅人经过,卫兵们个个都警觉起来。马队越来越近,可以分辨出这只是一群由五名精灵组成的小团体,每名精灵都携带着武器。尽管这一代有半兽人的据点,但这些精灵看起来并没有意识到危险,他们漫步于林间小道,东张西望,边走边互相交谈,有人还时不时在羊皮卷上记录着什么。辛达战士已经从为首那名精灵所散发出的光芒判断出他是一名诺多。

辛达战士们顿时没了与之打交道的兴趣,他们隐身于密林之中小声议论着这些精灵的来路和目的,胡乱开着玩笑,轻松自在地等着他们离开。然而很快他们就感受到了异样,他们的卫队长Fondir正把牙齿咬得咯咯直响,他紧盯着那个诺多,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他认识这张脸,就是这个该死的大傻瓜勾引了他的妹妹。Fondir十分后悔上次回去时没把这小子往死里打,以至于等他再次回家却发现妹妹已经彻底被拐跑了。Fondir站在人去楼空的旧宅里欲哭无泪,发誓再见到这个棕色头发的混蛋一定要好好教训他。如今这张愚蠢的诺多面孔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于是Fondir行动了,他飞快拉开猎弓朝诺多精灵所骑的马匹射出一箭。随着箭矢划破空气的呼啸声,马上的精灵迅速作出了回应:勒马,摘弓,抽箭,射击……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般,一支利箭在空中划出一道优雅的弧线,两支箭头在空中相碰迸发出明亮的火花,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Fondir的箭矢被生生劈成两半,然后诺多精灵射出的箭毫不客气地狠狠钉入Fondir藏身的大树树干。

这一箭仿佛击响的战鼓,辛达精灵纷纷亮出武器跃出隐蔽处,双方隔着环带对峙上了。棕发诺多放任坐骑信步游走,微笑着对辛达卫兵说:“打搅了。”
Fondir刚想冲出去揍他,脑后响起了一个声音:“Fondir!”他回头望去,原来是这个区域的长官Beleg,于是只好强压怒火低头行礼。Beleg绕过Fondir上前说道:“抱歉,我的属下莽撞了,我是Beleg,这里的守备队长。”
诺多精灵跳下马,清浅地对Beleg行礼致意道:“我是内佛瑞斯特的Egalmoth,阁下可能误会了,今天发生的事不过是家庭成员之间的小分歧,您说对吧,兄长?”
兄长?Beleg吃了一惊,疑惑地望着Fondir。
“谁是你的兄长?你把Ríndes弄哪去了?”Fondir现在就像一只炸了毛的猫,气急败坏地就想往前冲,被众人拉住了。
Egalmoth还是一副温温文文的笑容,“我们在内佛瑞斯特生活得很幸福。”
“我绝不允许我的妹妹和你们诺多搅在一起!你快把她送回来,否则我会亲自去抓她!”
Egalmoth不以为然地笑着说:“我们的婚姻受到伊露维塔的祝福,他甚至赐予我们一个可爱的女孩。”说着他摊开双手做了个欢迎的手势:“亲爱的兄长,祝贺您当舅舅了。”
“你!你们!”Fondir傻眼了,他万万没想到事情发展得如此之快,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因而又气又急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甩手一走了之,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位同僚。

“咳,”Beleg只好清清嗓子把这尴尬的场面掩饰过去。Egalmoth会意,有些落寞地垂下眼帘。“那么,告辞了。”他说。
“犹如阁下这般身负重宝在这一带游历并不明智。”Beleg提醒道。
Egalmoth再次露出温和的笑容,“我总是愿意相信亲族能释出足够的善意。”说完微微颔首准备离开,“阁下!”刚转过身,Egalmoth又站住了,从贴身的衣袋里摸出一个精致的黄金小盒子递给Beleg,“烦请您转交给我的兄长,我想他需要这个。”
Beleg点头答应了,Egalmoth说:“多谢。”

即便到了深夜Fondir的情绪也没有好些,他独自坐在一颗高大的山毛榉树顶生闷气,盛夏的空气都被他的坏脾气给冻僵了。卫队里的精灵来来去去,都没有愿意靠近他半步的。Beleg抱着手已经看了一会儿了,对这位能干手下目前的境遇真有点哭笑不得,Egalmoth托他转交的盒子捏了半天Beleg还没想好怎么向Fondir开口。“哎……别人的家务事……” 既然想不出办法Beleg干脆不想了,他直截了当跃上树枝将盒子往Fondir手里一塞,就说了声:“给你的。”转身就走。
“这是什么啊?”
“自己看。”此时Beleg的声音已经在树下了。
Fondir带着一肚子疑惑打开盒子,原来是个精致的小相框,他的妹妹在里面温柔地笑着,下方用灿烂的宝石装饰着一行字:“致爱妻Ríndes。”这句话确实让他这个大舅子动容。相框另外一面是个有着琥珀般清澈眼眸的小姑娘,天真烂漫的模样使得Fondir心都化了。他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睛就湿润了,下一秒又觉得极度不爽,“该死,该死!”他心里骂道,“多好的小孩子为什么和她妈妈一点也不像?眼睛为什么不是灰色?头发为什么是深褐色的?神情为什么那么像那个诺多?”转念一想人家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就泄气了。翻来覆去竟没在相框上找到外甥女的名字,只好厚着脸皮去问Beleg。

“我怎么知道?”Beleg觉得好笑,接着又劝他:“你去内佛瑞斯特看看呗。”
Fondir一翻白眼说:“不去!”
“哎,你呀!那你就等着他再来吧。”
“他来干什么?”
Beleg说:“他费那么大劲又不是专门来找你的,看着吧,来的日子还多着呢。”

Egalmoth之歌(9)”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