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6)

新兴的大陆布满荆棘,但Egalmoth有着坚韧不拔的决心,作为最早一批向东探索的诺多精灵,勇气给予了这个珠宝匠的儿子最大的回报。凭借精明的头脑和过人的天赋Egalmoth把自己的小店经营的有声有色。刚起家的时候他仅有一袋从维林诺带来的珍珠和少量Enerdhil制作的首饰。旅途中他幸运的从矮人那里换得第一笔资金,然后他回到希斯隆从诺多精灵手中收购珠宝和手工艺品贩卖给对奥力技艺推崇备至的矮人。很快他将经营方向转移至必不可少的矿石,他向工匠们销售矿石,和矮人交流手工技艺。经过几十年的努力,Egalmoth把持了和矮人的交易。

新的机会意味着格局的重新洗牌,一大批老牌贵族在时光的长河中失势,他们留下的空间就需要有人来填补。庆祝丰收的节日,梵雅玛的王宫照例要举行盛大的舞会。和以往不同的是今年的宾客名单上Egalmoth作为城中最大商社的主人赫然在列。

现在的Egalmoth早已不是当年兜售小物件的小贩。随着财富以惊人的速度积累,Egalmoth的名声也越来越大,不过在芬国昐保守气息浓厚的领地上,这位彩虹商社的老板仍然是个难登大雅之堂的暴发户。所以,这次破天荒的邀请让Egalmoth嗅到了一种微妙的气息。
他在节日头一天才回到梵雅玛,而卫队在黎明时分和魔苟斯邪恶的手下打了一场规模不小的攻防战,所以等Duilin匆匆从军营回来把请柬给他已经很晚了。
Egalmoth穿着一身深蓝色长袍,领口和袖子上有银线的刺绣,他就这么站在Duilin身边,和晚到的宾客们(多半是军官)一起随着司礼官高声呼名鱼贯而入。
在一串lord sir lady之后,司礼官拿一种鄙夷的眼光扫了一眼Egalmoth,朗声道:“弓兵主官Duilin阁下……以及Egalmoth。”奇怪的语调引来一阵明显带着嘲笑的窃窃私语。
Duilin不满的瞪了一眼司礼官,Egalmoth则泰然自若的和他一起走进大厅。
此时特刚王子的致辞已经完了,王子正和他的妹妹跳开场舞。Duilin和Egalmoth沿着人群的外围走到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
“我是不是该挽着你的手臂啊,主官大人?”Egalmoth打趣道。
“我可以让司礼官给你加上Duilin夫人的头衔再来一次。”Duilin笑着回答。
“啊,我还以为那么久不和我呆在一起,你毒舌的功夫减退了呢?”Egalmoth顺手从侍从的盘子里端了两杯酒,递给Duilin一杯。
Duilin笑眯眯的说:“他们总说我毒舌,我也在自我检讨,Egal,你说我真的毒舌吗?”
“一点也不……”话说到这,精灵敏锐的耳朵里传来女性放荡的笑声:“哈,我都能从他身上闻到集市的臭味。”然后又是一阵尖利的狂笑。
他们把目光转过去,一群花枝招展的贵族夫人们正对着他指指点点,领头的一个Egalmoth很熟悉。于是他盯着那位夫人,她的丈夫慌忙拽了她一把,在目光交汇的时候Egalmoth温和的笑着朝她举了举杯。
那位贵妇人脸刷的通红,窘迫的把头扭过去,走到人群中去。
Duilin喝了口酒,淡淡的说:“她一定忘记了怎么三番五次求你去收购她的珠宝了。”
“我想她一定还记得Ríndes一开口砍掉了四分之三的价格。”
“哈,你老婆也够黑的。”
“要不怎么是我老婆呢?”说着他两碰了碰杯。
他们俩的私人聊天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源源不断打招呼的贵族打断了,作为刚被任命的弓兵主官,Duilin正是炙手可热的时候。被冷落的Egalmoth倒是饶有兴致的打量起周遭的环境。
这是Egalmoth第一次来王宫,不知道为什么竟会让他联想起提里安的剧院。奢侈的地毯,高高的天花板,一大块一大块亮晶晶的大理石,用各种夸张的颜色和浓烈的脂粉装扮起来女性—这一切都给人一种虚幻和刻意追求排场的感觉。
“Egalmoth先生。能否赏光一起喝一杯?”陷入思绪太深,他竟然没发现身边多了一群空有头衔的绅士。
“荣幸之至。”Egalmoth大度的回答。这些精灵大多有求于他,他们频频向这片领土上最富有的精灵举杯,用矫揉造作的语调说着恭维的话,时不时还得吹嘘一番自己在提里安的荣光,或者竭尽可能的和真正的实权人物扯上关系,并且声称能为彩虹老板牵线搭桥。
Egalmoth带着无懈可击的笑容看着他们表演,并在关键之处采用适当的表情予以配合,他仿佛看见一群骨瘦如柴的骡子在集市上卖力的表演,好让买主觉得自己膘肥体壮。

突然,门口一阵骚动,年轻的姑娘们把难以压抑的兴奋拼命控制在喉间,急不可耐的往那边涌去。Egalmoth差点笑出声来。特刚两个人气最高的手下到了。Ecthelion和格洛芬德尔是Duilin在卫队时就一起厮混的伙伴,Egalmoth过去和他们打过几次猎。到中土之后,Egalmoth渐渐高攀不上了。他们是那样令人羡慕的精灵:最受倚重的将军,俊美的容貌,高尚的品格,赫赫的战功……无论到哪都是视线的焦点。
如今这焦点正朝这边移动过来,大家自动给他们让开一条路,使他们能直接走到Egalmoth身边。“Egal!”格洛芬德尔亲切的伸开双臂。Egalmoth和他拥抱了一下,“好久不见,阁下。”虽然还是彬彬有礼,可是语气热情了许多。
“你再阁下,阁下的叫让我怎么说话?”格洛芬搂着他的肩膀,快活的说:“快说说这些年你都干了些什么?为什么我们只看见你的黄金却见不到你的人?”
“我被绑架了,在金矿里挖了好多年。”
“那一定是一座大金矿。”如山涧中清泉般悦耳的嗓音响起,Ecthelion和格洛芬德尔一样,简简单单的一袭长袍,仅仅按照礼仪戴了头冠。他们的美貌已经足够耀眼,胜过世上任何的珠宝绸缎。
“阁……”Egalmoth刚想讲几句客套话,就对上Ecthelion那雪后初晴的天空般湛蓝的眼睛,那里面包含了些微的责怪,于是马上改口说:“Ec,久违了,我的朋友。”他两也拥抱了一下,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Egalmoth甚至有种被灼烧的感觉。
Ecthelion他们对他还保有情谊让Egalmoth觉得温暖,因此开口邀请:“如果二位有空,可以到我的庄园去,那附近是个不错的猎场……”
“好极了。我们会来的,对吧,Ec。”格洛芬德尔堪比最纯净蓝宝石的眼睛在烛火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Ecthelion带着温润的笑容回答:“确实如此,Egal。我们都很期待和你一起狩猎,就像过去一样。”
他们一起干了一杯,格洛芬和Ec便告辞同其他人打招呼去了。

“不一样了哈。”Duilin挣脱贵族们的包围,回到他身边。
“Ecthelion怎么还没当上步兵主官?”Egalmoth抿了口酒问。
Duilin轻快的回答:“情况没有改观,他身上那点稀薄的贵族血液比起你好不到哪去。当初任命我这个只有四分之一王室血统的弓兵主官已是勉为其难。论战功和资历能和Ecthelion一较高下的只有格洛芬德尔,他的出身是足够高贵,可惜,他明确表示支持Ecthelion出任。所以事情就这么僵住了,特刚干脆不再纠缠这个问题,把步兵分成左右两军让他俩各管一半。”
“我身上一点贵族血统都没有,这简直比Salgant的戏剧还有意思啊。”在好友面前Egalmoth毫不掩饰自己的厌烦,他对目前的形势已经获取到了足够的信息,需要好好消化一下。
Duilin懒洋洋的靠在柱子上,他清楚Egalmoth的想法,他的好友曾经因为出身于平民而被王室卫队拒之门外,就算他有和Duilin不相上下的箭术。Duilin能感受到Egalmoth的不甘,也明白当初他抱着怎样的决心离开阿门洲,只为博得一个建功立业的机会,尽管这个略显轻率的决定使他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至少到现在为止他抓住了机会并且还干得不错。“或许是时候了。”他对好友说。
Egalmoth环抱着双手,若有所思的看着喧嚣的人群说:“再看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