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24)

写在前面的话:我总觉得Turgon一句话不和他爹他哥说就自己带着人跑了,400年音讯全无太奇怪了。所以我倾向于还是打过招呼的。因此在文里安排了一下。总之荣耀归于托老和原著,所有错误和雷人之处是我的锅!

Chapter Text

如果是在烽火连天的岁月,这正是号角长鸣要塞关闭的时分 。坐落在大海之滨的内佛瑞斯特却放出了一队轻装骑士。暮色苍茫,这队精灵穿越隐秘的彩虹裂隙,飞驰平原 ,乘着月色星光 ,向烟波浩渺的米斯林湖畔的多尔露明进发。多尔露明是诺多王储Fingon的领地,虽然至高王王城不在这里,但这片土地肥沃气候宜人,东部又有米斯林山脉的屏蔽,是最可靠的后方根基,Fingon用心经营多年,已将这里打造成一片富庶安逸的乐土。此刻的多尔露明正沉浸在浓浓的喜悦之中,月余之前那场大捷将笼罩在诺多心头的颓丧之气一扫而空,他们重又拾回初离维林诺的豪情。归根到底,流亡的诺多精灵压抑得太久了,他们之中大多数人只不过是带着建功立业的愿望来的,却经历了背叛、诅咒、牺牲、杀戮以及困苦的生活。如此数十年 ,诺多精灵的窝囊委屈已经沉积得快要憋闷死了 ,眼看着所有期望都成泡影,诺多族将及麻木之时,骤然一声惊雷,他们竟然在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战中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魔苟斯残存的哥布林大军在安格邦黑门前被至高王的骑兵消灭殆尽。希望又一次点亮了这群流亡者的天空,魔苟斯被诺多精灵的赫赫军威逼回安格邦深邃的洞穴之中,再也无力与之抗衡。诺多一族安居乐业,大展鸿图的时代已到,甚至有些年轻精灵已经开始嘲笑起维拉的优柔寡断,然而就在这一片轻狂浮躁的氛围之中依旧有人保持着谨慎和清醒,以睿智著称的Turgon就是其中之一。

太阳初升 ,薄雾尚未消散 ,随着阵阵马蹄声由Turgon率领的这一小队骑士抵达了多尔露明的堡垒前,一阵嘹亮的号角声,大门隆隆打开,王储Fingon披着一层朝阳的金色光芒走出城堡前来迎接挚爱的弟妹和小侄女。

“大伯!”随着少女银铃一般清脆的喊声,Idril像一朵洁白的云朵从高大的马背上跃下,扑进伯父的怀里。

“小丫头!”Fingon一把揽着侄女的纤腰,护着她轻柔地落下。“让我好好看看你,又长大了不少。”

Idril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脸颊上落下一吻,撒娇地说道:“大伯,我好想你啊。”

“唔,不错,总算还记得我。”Fingon笑着说,他的目光落在一身白色猎装的妹妹身上,于是打趣道:“Irissë真乖,打战没带你去也没闹脾气。”

Ardhel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我……”结果发现Turgon正斜着眼睛盯着她,只好撇撇嘴说:“被Turukanó摁住了呗。”

Fingon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使劲拍了拍弟弟的肩膀,领着他们走进城堡。

多尔露明的城堡规模不算大,Fingon的宫殿却建得华丽精致,到处是优雅的廊柱 ,以大理石 、孔雀石或斑岩为材 ,镀金柱顶 ,螺旋式柱身 。每一块墙壁都刻着比实物更亮丽的釉彩浮雕 ,描绘着中洲大陆壮美的风光。诺多王储将家宴设在那个不大的喷泉庭园 ,虽然已是深秋,因着精灵园丁的神奇能力百合依旧芬芳醉人 ,鲜艳的鸟儿栖息在挂满繁花的枝头 。喷水池边 ,流水和鸟鸣形成一种柔声细语的合奏 。公主和王子们坐在枕垫上 ,面向庭园 ,身前矮案上放着酒壶和精美的食物。连夜赶路让年幼的Idril感到疲乏,她吃得很少,有些昏昏欲睡。

“哎,你们呀,何必赶那么急。”Fingon十分心疼地责备弟弟妹妹。

Turgon作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说:“哎,我亲爱的兄长,要知道凡雅玛王宫总共就两个女人,没一个听我的。”话音未落就被妹妹赏了一个大白眼。

Fingon大笑着抬手要召唤侍从侍奉侄女去休息。却被Idril拒绝了:“我不,我要等爷爷。”

“爷爷要来还得有一段时间,等他到了我们马上通知你,乖,去睡一会。”

“我不嘛……”

有勇者之称的Fingon对待小孩子却异常温柔。他学着她的样子撅起嘴,委屈巴巴地望着她:“你不听我的话了?”

“我要靠着你睡!”Idril突然抱住他的胳膊撒娇道。

“Idril,别任性。”Turgon训斥女儿。

“好!拿条毯子过来。”

Idril马上就头枕着大伯的腿躺下了,在仆人为她盖好柔软的毯子下冲父亲皱了皱鼻子。

“你把我女儿惯坏了。”

“怎么会?小时候我和Arakano都喜欢这么靠着他。”Aredhel突然意识到自己失言,提到过早逝去的幼弟使原本其乐融融的席间瞬间沉默了。Fingon低着头轻轻抚摸着Idril的金发神色黯然。

“靠着你有那么舒服吗?我也来试试。”Turgon走到兄长身边坐下来,故意重重地往他肩膀上一压,从Aredhel的角度来看Fingon顿时就不见了。

“Atar!!!我的头发!!!”Idril被父亲压到头发,于是不满地嚷了起来。

“你看吧,弄疼Idril了。”Fingon使劲把他推开了,“你要学她这样睡觉,我一定给你画个大花脸。”

“你还敢说这件事,我可没忘了!!!”Turgon愤愤不平地说。

Idril已经坐了起来,望望姑姑,发现Aredhel也一脸好奇。“什么事呀?”

“这是我和你Atar的秘密。”

“大伯,你最好了,快点说嘛。”

“不说,你Atar会打我。”

“不会不会,我保护你!”

Turgon这下子不高兴了,“我说,好像我才是你Atar!”

金色头发的小公主仰着脸对父亲又皱了皱她的小鼻子,Turgon就被逗笑了。“可是Atar您知道的,我每天都爱大伯100次,爱您101次。”

“那么爱我多少次呢?”高贵地,属于至高无上王者的声音在庭院里响起,Fingolfin陛下驾临此处。“Atar!”他的三位子女立即起身向父亲致意。“爷爷!”Idril几乎不受礼仪的束缚,她飞快地向祖父屈膝行礼,然后像一头欢快的小鹿那样蹦跳着飞奔过去。Fingolfin亲吻孙女光洁美丽的额头,亲热地问:“你还没说每天爱我多少次呢?”

“10000次!”Idril响亮地回答,“爷爷,我带了礼物给您!”

“噢?是什么?”Fingolfin一边示意子女们可以坐下了,一边问。

“一件衬衣,绣了您的名字,姑姑教我做的。”

Fingolfin哈哈大笑说:“好,我明天就穿!Irissë你先带Idril去休息,我们有事要谈。”至高王了解自己的儿子,能让Turgon火急火燎赶到这里绝不会是因为孙女的任性,按照他自己的办事作风自然是先把正事谈完再聚天伦之乐。Aredhel清楚父亲的脾气,带着侄女离开了。

“Atar,Findekáno我们上楼谈吧。”Fingon引领父亲兄弟来到城堡三楼上他卧室旁边的小房间,一般情况下王室内部的绝密谈话都会在这里进行,Fingon亲自为他们倒上酒,开始谈正事。Turgon坐在一张椅子上,心事重重良久无言。Fingolfin笑着问:“你打算叫我们在这里干坐到天黑?”

Turgon灰蓝色的眼睛一瞪:“我是不好说啊。”

“和我们有什么不好说?”Fingon拍拍他的肩膀。

“好吧。”Turgon双手紧握,吞吞吐吐地说道:“你们还记得几年前我和Finrod沿西瑞安河进行过一次旅行?”

Fingolfin有些好笑,“记得,那有如何?”

“有一天晚上我们在微光沼泽附近露营,乌尔牟在梦中给我指示,要我寻找一处隐秘之地躲藏起来,为最终对抗魔苟斯积蓄力量。”

Fingolfin父子交换了一下眼神,都意识到Turgon接下来要说的事情的重要性。“那么……你找到这个地方了吗?”

“乌尔牟指引我找到了,就在……”

“Turu……”Fingolfin阻止了儿子。“按照乌尔牟的旨意去做。”

Turgon点点头,但眼中露出难以化解的担忧和不舍,“可是一旦如此所有的重担都压在你们身上了。”

“这不重要,为了诺多的未来,我们必须各司其职。”简简单单一句话打消了Turgon所有的顾虑,他走到父亲身边跪下,亲吻着他的手背,“Atar,谢谢您。”

“你将来要承受多么沉重的负担啊,无论如何我和你哥哥会全力支持你。”Fingolfin叹息着扶起儿子。“要建造这样一个城市不容易,你需要可靠的手下。”

“这是我要说的另一件事。”Turgon将目光转向Fingon,“Egalmoth,你见过的,如果他需要帮助请你施加援手。”

Fingon很干脆地回答:“这个没有问题。”倒是他们的父亲表示担忧:“这么重要的事委托给一名商人可靠吗?”

“Atar,为了此事他准备了十年,再没人比他更合适了。”

至高王没有再进一步表示反对,只是他依然提出意见:“你若要重用他就应该给他正式任命,以商人身份代表你做事不成体统。”

“他会以自己的名义进行,而且将来我会通过他在多尔露明的商社与你们联系。”

似乎没有什么还需要担心的了,Fingolfin举起酒杯说:“祝你一切顺利,Turukano。”

Egalmoth之歌(24)”的一个响应

  1. 其实我也觉得应该还是打过招呼比较合理,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没有一点征兆或者迹象的,芬熊小熊事先完全不知情也没发现那就太怪异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