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23)

多年以前Egalmoth意外发现了这个阴暗潮湿的滴水的岩洞,于是发挥自己诺多精灵的天赋动手改造了一番,他首先建造机关把洞穴改造成一个隐秘坚固的藏身之处。又修筑了引水装置解决了洞中滴水以及万一需要长期躲藏的饮水问题,最后又弄出一个神奇的通风系统让干爽山风浩浩涌入 。数年之后这座山洞便成了干燥舒适的一个所在。最奇妙的是,这座山洞流进来的风中充满了浓郁的绿树山花的清新香味儿 ,竟是山中其他任何地方也没有的 。那天晚上Egalmoth就住在这里,耳边缠绕的是阵阵松涛,此时此刻Egalmoth不再是老板,不再是兄长,不再是丈夫,甚至不再是父亲,他只是他自己,那个还没有沾染上命运尘埃的他自己。

Egalmoth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宁静,他做了个长长的梦,在梦里他回到无忧无虑的少年时光:乘着泰勒瑞精灵采集珍珠的白船扬帆出海,飘飘荡荡一直航行到双圣树的光辉都无法触及的远海。这片海域静寂无风,船舷之外是如镜般的海水,星星在头顶沉默的闪着微光,就像是无依无靠悬浮在虚空之中。Egalmoth在甲板上躺下,凝视着繁星光芒和轨迹的变化,脑海中情不自禁地涌现出记述了精灵一族在Cuiviénen湖畔苏醒的伟大诗篇。那些沐浴于星光下的奇异景色,婉转动听的夜莺鸣啼,诺多长者口中惊心动魄的故事都让Egalmoth心驰神往。年轻的心早已厌倦了金银交辉的安逸环境,他渴望着能够去大海彼岸的星空下游历,看一眼埃尔达精灵的故乡,沿着西迁的道路再来一次冒险……就这么想着想着,他的头脑越来越昏沉,渐渐陷入了伊尔牟的罗网。

或许是太过安宁舒适,Egalmoth从沉睡中醒来竟然懵懵懂懂,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他失神地盯着山洞粗糙的岩石呆了片刻,不禁哑然失笑。有如此幽静恬适的栖身之地,放下一切做个农夫也未尝不是一件幸事,心念所及Egalmoth索性打消了去附近诺多精灵的城镇看看自己产业的打算,专心致志地享受起单身汉的乐趣。

从边境线到明霓国斯大概有两日的路程,为了能多和妹妹团聚几日Fondir只用了一天就奔回去了。当他兴冲冲地向妹妹邀功表示已经和Egalmoth冰释前嫌,没想到被Ríndes用一阵狂风暴雨般的责问给压到了:“他没有去Finrod的领地?那他这几天住在哪?有没有吃的东西?天气变了怎么办?要是有哥布林怎么办?你干嘛不带他去你们的要塞?你说了会好好关照他的!”

Fondir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要不是为了照顾你那个诺多我前几天就和你们一块回来了,何苦跑得满头大汗,臭丫头也不知道心疼一下他这个操碎了心的哥哥。“好了,好了,好了。”Fondir没好气地说道,“山里有商队的休息营地,就凭他的身手你还怕他挨饿?那家伙昨天一天就猎到了一头熊,两头鹿,还抓了四条鱼。”

“真的?”Ríndes将信将疑。

“他硬缠着我去帮他扛猎物,晚上我们俩吃了一顿烤肉,他呀不知道玩得有多开心。”

“哎呀,我的Egal最厉害了。”

呵呵,真是被你们两口子打败了。Fondir撇撇嘴,不过他很快发现Ríndes把家里收拾了一番,常年驻守要塞Fondir很少回来,这回妹妹和外甥女的回归让这座生气全无的老宅又回归了父母生前的温馨,心里还是暖暖的。

“你呀,要是有Egal那么十分之一会照顾自己我也不用牵肠挂肚了。”

是不是嫁人以后都会变唠叨呢?本来Fondir想说你会对我牵肠挂肚才怪,又害怕Ríndes和自己没完没了,他赶紧问:“娃娃呢?”

Ríndes一边折哥哥的衣服一边说:“和别的小孩出去玩了。”

“这么快就交到新朋友了?”

“Heavenly Arch家族最大的优点就是讨人喜欢。”

“可不是挺讨人喜欢的,从Beleg开始卫队里上上下下其实对他的印象都不坏。”

“Beleg?”Ríndes的眼里突然冒出了仰慕的光芒,“他还是你这一区的队长?”

“现在人家是多瑞雅思北部防御总管Beleg将军阁下了!”

“哇!”

Fondir就觉得牙都快酸掉了,他毫不客气地指出:“在Egalmoth面前你要这样他肯定会提着弓去找Beleg决斗!”

这话倒提醒了Ríndes,她兴致勃勃地问兄长:“你说Egal和Beleg比谁厉害?”

真是一个好问题,上次挑衅Fondir实际上败得体无完肤,能做到这点的精灵并不多,Beleg绝对算一个。但是像他们这个水准的弓箭手没有实战比过就不好说了。Beleg曾经在Egalmoth射入树干的那支箭前看了许久,虽然没有作出任何评价不过Fondir认为应该引起了Beleg的好胜心,只可惜在那之后Egalmoth和Beleg又碰上过好几次,双方却没有进一步动作。“哎,我不知道。”他无不遗憾地对妹妹说,“不过要论膀大腰圆这两位可是不相上下。”

Ríndes忍不住大笑起来,“你知道Egalmoth在阿门洲的名字叫什么吗?”

“什么?”

“Akaldamor。”

“什么意思?”

“阔背。”

噗,Fondir刚喝了一口的花茶立马喷了出来……

就在Ríndes边笑边照顾呛咳不已的Fondir时,阔背先生正环抱双手靠在一颗橡木上,山下的峡谷之中一大队半兽人试图袭击一个精灵混居的小镇。一队身着黄绿二色软甲的辛达士兵悄然离开要塞,跨越环带保护的范围,在深秋山林的掩护下准备围剿这些邪恶的生物。长期以来在诺多军中对多瑞雅思军队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轻视,认为他们在环带的保护下军备废弛。因为彼此的隔阂以及敌视,越往北走这种看法在诺多将军中越发根深蒂固。

Egalmoth却不这么看,据他多年观察:辛达战士军纪严明,进退神速,士兵勇武,攻守兼备,不愧为卫国千年的劲旅。自始自终Egalmoth对自己的处境也有着清醒的认识,贸易总管的头衔意味着他将总览整个内佛瑞斯特商业贸易,尽管在荣耀之战后魔苟斯暂时潜伏起来,但四通八达的商路之上依旧危机四伏。他必须将自己主管的商队打造成一支精锐的武装力量。内佛瑞斯特的弓箭手早已被Duilin训练成战功显赫的部队,可惜厚重的方阵并不适合小规模商队灵活机动的特点。即便适合,因着Egalmoth的骄傲他也不会全盘接收别人的带兵方略,哪怕那个人是他的生死至交。Egalmoth要让自己指挥的军团打上独一无二的印记。然而Egalmoth并非军旅出身只能靠后天摸索,因此他必须抓紧一切能够学习的机会恶补。Beleg对重步兵和弓箭手的混编运用就很对他的胃口。幸运的是这位辛达族的优秀将领并不排斥Egalmoth,无论训练也好,作战也好,让Egalmoth观摩了个够。

这场战斗规模很小,小到根本用不着Beleg纡尊降贵走出要塞,不过他还是来了。Egalmoth看到他一身悠闲的猎装,手里拿着长弓,立即就明白了他的意图。Egalmoth听说过Beleg的威名,早就想切磋一番,他握着自己那张白色长弓微笑着看着辛达弓箭手。

“活动活动怎样。”Beleg笑着说。

“怎么玩?”Egalmoth问。

Beleg的随从给他们递上两支特制的箭矢,以及分别装着黑白两色羽翎长箭的箭囊。Egalmoth懂了,这是一种很基础的玩法,弓箭手先尽量远地将这特制的箭射出去,在它落地爆出彩烟之前迅速向目标射击,以中靶着多为胜。如果中靶数量一样则计算速射出去的箭矢数量,若数量也一致最后判断第一支箭落地距离。

眼看谷底精灵战士已经和半兽人接战,Beleg说:“目标你定。”

“我左眼,你右眼。”Egalmoth依旧平静地笑着。

“哈哈,好!”

两人转身面向峡谷,脸上已是蓄势待发的肃穆。他们同时举弓,两支利箭伴随着凄厉的破空之音划过暮色重重的山谷,紧接着在辛达随从惊讶注视下用极快的速度向战场射击,两名弓箭手动作快得不可思议,纵然是精灵战士的锐目也觉得眼花缭乱,很难看清他们抽箭、搭弓,射击的动作。弓弦发射时的邦邦声如同密集的战鼓一般在山间回荡,和精灵们绞杀在一起的半兽人嚎叫着捂着眼睛倒下。片刻之后山谷对面几乎同时炸起两团红色烟尘,弓弦之声戛然而止。两位弓箭手相互看看,各自的箭囊都已空空如也,举目望去每人射出的四十支箭矢竟箭无虚发,堪堪打了个平手。两人同时放声大笑起来。

“能与您并肩作战荣幸之至。”Egalmoth向有着“强弓”美名的Beleg伸出手。辛达将军有力地握住了它,“阁下果然名不虚传,能有此一战亦是我的荣幸。”

Beleg摘下箭囊扔给随从,又接过一个装得满满当当的大水囊朝Egalmoth一扬,“这里就让他们收拾吧,今天必须好好喝一杯。”

深秋的一弯瘦月下,两名弓箭手悠然地生起一堆篝火。Beleg打开水囊刹那间便酒香四溢,他把水囊递给诺多弓箭手:“介意吗?”

Egalmoth微微一笑,接过来仰头就喝了一大口,顿觉被酒中肃杀凛冽之气激得热血沸腾,诺多精灵惊诧道:“多瑞雅思的酒竟然如此厚重?”

Beleg扬起眉毛,也惊讶道:“你没有喝过我族烈酒?”

不知是烈酒上头还是不好意思,诺多精灵脸色发红,吞吞吐吐地说:“出门在外我妻子不许我喝酒,在家都是喝她酿的淡酒。”

辛达弓箭手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真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时候啊。”

“哎,那是我老婆,我能说什么呢?”Egalmoth晃晃脑袋,又逗得Beleg笑个不停。

诺多精灵利索地收拾好早上猎到的鹿肉架在火上烤了。Beleg坐在一旁沉默地喝着酒,脸上似有感慨之色。

“寂寞?”

“什么?”Egalmoth突然来这么一句让Beleg不知所措。

Egalmoth笑而不语,专心致志地往鹿肉上撒调料。Beleg笑着摇摇头说:“今天我占了便宜,我军箭簇并不好驾驭。”

Egalmoth说:“不会,这些年来我什么样的箭簇都用过,你们的箭很压手,我喜欢。”

“你若喜欢我送你几袋。”

“那我就不客气了。”Egalmoth高兴地朝自己的长弓那边使了个眼色,“试试?”

Beleg有点受宠若惊,“永远不许别人动你的弓!”这是弓箭手守则第一条,假若哪个弓箭手邀请你看他的弓那就是把你放在一个极为亲近的位置了,更何况Egalmoth的弓是由来自阿门洲的罕见木材制成,使得Beleg有些好奇。长弓在手Beleg惊讶于它的轻盈,弓材如丝绸般光滑,木质细腻紧致,精确而一气呵成的制造工艺,握在手里好似一抹流云。Beleg试着拉满,发现硬度和他使用的紫杉弓差不多。

“有机会我介绍Duilin给你认识,我所有的弓都是他造的。”

Beleg把弓放了回去,“我听说他是诺多第一神射手?”

“论敏捷和灵动我也要甘拜下风,和他比一场你不会失望。”

吃着焦香嫩滑的烤鹿肉,从同一个酒囊里分享着辛达烈酒,两位被后世载入史册的伟大弓箭手聊了很久。Beleg和其他辛达精灵一样对诺多出走这件事很感兴趣。很奇异的,Egalmoth在这位新朋友面前竟然能毫无顾虑的讲出他所经历的一切。说到费诺里安立下的可怕誓言以及由此引发的种种事件,Beleg认为它最终还是会撕裂本不牢固的诺多阵营。Egalmoth表示同意,同时他觉得魔苟斯的蛰伏只是暂时的,等他再度发难对整个埃尔达精灵都是灭顶之灾。

“这正是我所担忧的,多瑞雅思不可能置身事外,如果不能和诺多一族真正结盟那么被各个击破只是时间问题。”

“然而我们的同胞却不这样想,双方都那么固执骄傲。”Egalmoth叹息道。

“哎,那么美好的夜晚不要再谈这种丧气话题,我们只要尽力为同胞奋战就好!”Beleg豪迈地举起酒囊大喝了一口。

Beleg和Egalmoth这场精彩绝伦的比试很快被卫队战士绘声绘色地传到了明霓国斯,传到了Fondir耳里。错过了好戏的Fondir气得不行。后来Egalmoth一家回到内佛瑞斯特,他把这事对Duilin一说,这个箭痴跳将起来,恨不得马上去认识Beleg,Egalmoth好不容易才把他按住,叫他不要冲动渎职。看着好友急得抓耳挠腮又无可奈何,Egalmoth笑了好一阵子。

Egalmoth之歌(23)”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