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22)

在外人看来Egalmoth是个心思缜密,思虑周全的精灵,但在家人面前他总是一拍脑袋想起一出是一出,凡是他出的主意谁要是不听他就能缠着你掰开揉碎跟你讲道理,搞得大家不胜其烦,只能依了。第三次大战结束后Egalmoth在家老实待了一阵子,没过多久他又按耐不住了,突然宣布要来次全家旅行,也不说目的地是哪里,只叫大家去准备。Enerdhil当时就说王室工坊有事溜了,不过好在Egalmoth的计划里好像并不包括他,所以也没被强拽着去。

Anneri高兴坏了,在她仅有七年的小生命一直在内佛瑞斯特渡过,她向往父亲故事中那些沟壑纵横的高原,覆盖着皑皑白雪的群山,疾驰而过的阿门洲神驹以及驾驭他们的英武骑士。诺多之门以外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新鲜的。她时而和母亲共乘一骑,时而站在马背之上,双手紧紧搂着Atar的脖子,一双大眼睛根本就不够用,目之所及的每一样东西似乎都有几十个问题。

他们信马由缰不紧不慢地一路向东,Anneri吵着要像勇士那样风餐露宿,见天气晴好夫妻俩也就同意了。天中一轮明月,地上一堆篝火,一家三口仰望着满天星斗,夫妻俩拥着Anneri,Egalmoth用昆雅语为她们吟唱Varda用尔佩瑞安的银色露水制成新星,迎接精灵觉醒的故事。Ríndes很喜欢语调深沉委婉的语言,可不知为什么Egalmoth说起来总让她感受到一丝淡淡的忧伤。想要安慰却又无从说起,Ríndes只能无声地靠紧他。娇妻在侧,女儿在怀,Egalmoth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宁与幸福,他所获得的地位与财富与此时此刻相比都不值一提。

太阳还没有升起 ,大河两岸的辽阔山原锦缎般灿烂 。西瑞安大河从苍茫的多松尼安高原南下,一泻千里地冲击出多瑞亚斯的丰饶土地,河水在广袤的山原间铺开 ,浩浩荡荡向南而去 ,鬼斧神工般开辟出种种险峻奇观 。两马交颈嘶鸣 ,一个精灵女孩的小脑袋从芦苇绿色长波中浮了出来。“Atar!起来了,起来了!”Anneri猛地跳到父亲肚子上使劲摇晃他的肩膀。

Egalmoth就觉得腹部好像被马狠狠踢了一脚,痛得他眼前一黑,顿时失去了反应能力。

“Anneri!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许往你Atar身上跳!”

肚子上那块“大石头”被挪走了,清晨甜美的空气又一次进入Egalmoth的躯体,他蜷缩起身体,努力从牙缝里蹦出一句话:“别骂她。”

“哎,你就知道惯!”Ríndes抱怨了一句,就丢下他去收拾行囊。Anneri乖乖地看着Atar坐起身来。

“谁能想到小Anne一眨眼就比小猪还重了。”

“Atar~~~我不是小猪!”Anneri撅着嘴向父亲抗议,逗得Egalmoth哈哈大笑起来。“还说不是小猪。”他揪了揪女儿的小嘴,“和小猪嘴一样高了。”

“Atar~~~”Anneri扑上去抱住Atar的脖子扭来扭去。

“走,去洗脸。”Egalmoth抱着女儿就往河边走。

Ríndes笑着瞟了一眼他们离开的样子,开始在篝火上煮水同时利落地为父女俩分切面包。河边对不对传来他们嬉闹的笑声和互相泼水的哗哗声。铜壶里的茶水已经煮沸他们还没有回来,Ríndes轻柔快捷地将散发着清甜气息的茶水斟入三个银杯。

“快点回来吃东西!”随着她呼唤,芦苇丛里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小姑娘像只敏捷的小狗一样窜了出来扑进母亲怀里。

“哎哟,你们俩是掉河里了吗?”

“Nana,Atar可以掀起那~~么大的水花。”Anneri展开双臂做了个大大的手势,小脸因为兴奋而变得通红。

“哈,傻丫头,都湿透啦。”用手绢为女儿擦了擦脸,Ríndes递给她一个熟透的苹果。“这几天高兴吗?”

“高兴!我长大了也要跟着商队走。”

Egalmoth一屁股坐下来,他这会儿也是浑身湿漉漉的。“你不能去。”他说。

“唔,你Atar可舍不得你吃苦呢。”

“我不怕。”Anneri大声说着,仰着脸等着父亲的表扬。

Egalmoth摸摸女儿的头,不置可否地说:“赶紧吃完我们就上路了。”

一改前几日的悠闲自在,今日一出发Egalmoth就催使两匹骏马放开四蹄飞驰,他似乎赶着要去付什么人的邀约,淡淡的白云之下,连绵的青山被他们甩在身后。Egalmoth依旧没有透露此行的目的,但他们前进的方向Ríndes却再熟悉不过,平静的心弦也随着长风掠过林海的隐隐涛声激动起来。

渡过一条源头不明的溪流,多瑞雅思的疆域就在眼前,一条大路延伸到密林之中不见了踪影。Egalmoth翻身下马,再往前就是环带的范围,他就不能涉足了。几名辛达精灵从幽深的密林中走出来,Ríndes惊讶地捂住嘴巴,他们都是她住在多瑞雅思的亲属。

Egalmoth说:“和Anneri去吧,我等你们。”

“你是什么时候?”她问他。

“这并不重要,你高兴吗?”

“高兴……”她拭去眼角的泪花,“谢谢你,Egal。我就和他们聚一会,马上就回来。”

Egalmoth微笑着说:“多住几天,我就在附近等你们。”

“Egal……”

他没有再纠缠这个问题,弯下腰对女儿说:“亲爱的,看呀,那是你的舅舅。”Anneri睁大眼睛看了疾步赶来的Fondir一眼,就问父亲:“Atar,你不和我们去吗?”

“我不能进去,去吧,见见Nana的亲戚。”

“你不去我也不去。”

“Anne,我们出门的时候不是说好了不要听话?”

Anneri低着头想了一会说:“Atar,我们一会就回来。

“好。”他拍拍Anneri的小屁股,鼓励她到舅舅那里。Anneri看着陌生的亲人们的笑脸犹豫着慢慢走过去。Ríndes温柔地亲亲Egalmoth的嘴唇也跟着去了。

夕阳下,诺多精灵形单影只地站在那里目送着妻儿消失在多瑞雅思的苍茫林海投下的阴影中,一直以来压在心头的巨石总算落下,他终于能心满意足地离开。

“喂。”

有谁在背后叫住了他,Egalmoth回头看见匆匆赶来的Fondir露出笑容。“什么事,兄长?”

“咳,哎。”Fondir很不自在,“我给你找个住处。”

“不必,你可以到我那喝一杯。”Egalmoth这番话引起了Fondir极大的好奇,他决定跟着去看看这个高深莫测的妹夫在搞什么把戏。Egalmoth放任他的坐骑自由吃草,自己步行领着大舅子向南方的一座小山坡走去。山头背后是阳面 ,一片树林在错综零乱的岩石缝隙中生长出来 ,枝蔓纷披 ,灌木丛生 ,覆盖了这片嶙峋嵯峨的岩石山头 。绕过几块山石 ,来到一个低洼避风的山坳 ,拨开山体的一片灌木 ,一个山洞便显露出来 。“跟我来 。 ”Egalmoth走进山洞,Fondir跟着进入发现山洞里空荡荡一无物事 ,只有暖烘烘的干燥气息和脚下的败草枯叶 ,怎么看都只是一个寻常山洞。

“我可以在要塞外围帮你搭一顶帐篷。”他以为妹夫想要暂时住在这里。Egalmoth没有答话,走到洞底 ,刨开脚下的乱草 ,在一块大石上有节奏地敲击了三下。片刻间 ,只见山洞尽头的大石轧轧分开 ,一个宽阔的洞口顿时显现出来 !

Fondir大为惊讶,他自认为已经对防区了如指掌,却万万没想到在他眼皮底下居然还别有洞天。“怎么回事?”

“商队招待你们的时候我总要做点什么吧?别忘了我是诺多。”Egalmoth点燃壁龛上一盏灯,给洞穴涂上一层橘色的光亮,然后他关闭了洞门。“欢迎来我的驿站。”

这是个不大的洞穴,里面有一张简朴的木床和木制桌椅,主洞周围是四个更小些的石洞,其中两个堆满了金币宝石等财物,另外两个则是放着制作精良的武器和密封的酒瓶。“随便坐。”Egalmoth脱下斗篷随手扔在木床上,自己去开了几瓶酒放在桌上。“Ríndes不许我多喝酒,不过这几天她管不了我了。”

“干嘛带我来这里。”Fondir决心要先把事情搞清楚。

“今天看到Anneri能顺利进入环带我终于可以放心了。”Egalmoth依旧温和地笑着,只是在Fondir看来那笑容充满了凄凉。“这些东西留给她们,我会不断补充。”

Fondir沉默不语,坐了下来,他望着摇曳的灯光思索了一会,问了一个问题:“在天鹅港你有没有杀戮亲族。”

Egalmoth郑重其事地摇摇头。

“或许不会那么糟糕。”Fondir显然相信了他的说法。

“如果你在阿拉曼听到那个寓言就不会这么想了,若我在劫难逃请你照顾他们。”

“我保证会尽我所能保护她们。”

Egalmoth向他端起酒瓶,真诚地说了一句:“多谢。”

Egalmoth之歌(22)”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