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19)

如果不是十分亲密,真的很难说清Egalmoth的性格究竟如何?得益于自幼在珠宝店应付形形色色精灵的经历,Egalmoth练就了一身波澜不惊的本事,他用安静温暖的笑容筑起一层坚不可摧的硬壳,给人一种好脾气的映像。三个星期之前读完那封写着Anneri被羞辱殴打过程的信件,他竟然能做到表面上却毫无反应。

然而这并不表示Egalmoth不会生气:既然无法保证给我家人和孩子最基本的尊重和保护那么我将不再为你效力!这就是他当时最直接的想法。盛怒之下Egalmoth想要立即赶回内佛瑞斯特找Turgon理论,还好最后一刻忍住了,他觉得远还没到要翻脸的地步,但是发生如此严重的事件作为父亲Egalmoth必须表明自己的立场,因此他剪下头发为女儿的新弓制成弓弦,命人寄给Turgon,他要看看这位王子的反应再做决定。

Egalmoth默不作声地领头行进在多索尼安高原的一片松林中,自从他剪了头发商队里所有精灵都绕着他走,发生了不得了的大事,而且老板心绪不佳这一点任谁都看得出来。Egalmoth一直在思考要是从Turgon那里得不到满意的回应下一步该怎么办?重心转移到别的地方不是难事,难的是要不要再做Turgon的子民?据他掌握的消息Turgon目前要做的事得到了维拉的指示,那么继续追随就有可能得到救赎,他自己的生死倒无所谓,可作为丈夫和父亲不能不为Ríndes和Anneri的未来着想。根据Egalmoth多年的观察:Turgon的英勇和睿智在诸王子中首屈一指,应该不会让自己失望。

一位骨骼健壮面容清秀的年轻精灵伏在一匹黑色骏马背上疾驰而来,临近商队他放慢速度,让马儿呼吸。“先生,我带来了夫人的书信。”骑士冲着Egalmoth低头致意,从怀里拿出一圈羊皮纸书信。

“辛苦了Tanrin。”Egalmoth露出笑容,他喜欢这个小伙子,是他最机灵最忠实的手下。“家里还好吗?”

小伙子带着年轻人特有的骄傲笑着说:“都挺好,Anneri小姐让我给您这个。”一朵金黄色的小花静静躺在银盒当中,它被摘下来有些时日,因此有些蔫了。Egalmoth望了Tanrin一眼,小伙子赶紧说:“小姐在我出发后跑了很久才追上我,花儿在她手里捏得有点久,我已经用了法术好好保存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她还伤心吗?”

“没有了,Duilin阁下整天带她去卫队射箭,将军们都热衷于教她几招,兴致很好的时候殿下也会加入。现在Anneri小姐过得很充实很快乐。”

“头发呢?长长了吗?”

“Anneri小姐根本不想要长头发了,她觉得很神气,说要留着短发的样子给您看看。”

Egalmoth无不担忧地说:“她母亲怎么就由着她胡闹?会被男孩子欺负的。”

“这个……咳……”Tanrin面露难色,像是鼓足了很大勇气才说:“先生,恕我直言,现在哪个男孩子还敢招惹她呀……”

⋯⋯好像很有道理。Egalmoth也就不再纠结这件事了。

Egalmoth选择走的这条路极为艰辛,为了打破卡兰希尔对矮人矿场贸易的垄断他不惜铤而走险穿越铁山山脉和诺多精灵领地之间的危险区域。这一次东行Egalmoth深感不安,总觉得冥冥之中有什么在蠢蠢欲动。天气糟得要命,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烧焦的气味,纵然是精灵的锐目也无法穿透笼罩在松林上空的迷雾。厚重的黑云压在天边,偶尔有几道银色闪电划破浓重的黑暗,常年奔流的溪水突然干涸,周遭一片死寂。就连马儿也似乎感受到了不详气息躁动不安。

“后退!动作快点!”从种种迹象表明都不应该继续前进,Egalmoth马上招呼商队往后撤退,灰白色的雾气好像有千军万马那样在他们身后紧追不舍,竟然一口气将他们逼退到10里格之外的一座山岗上。雪花样的东西纷纷扬扬从空中飘落,落在身上竟然是燃烧过的灰烬。浓雾和乌云遮蔽了天空,魔苟斯所控制的埃瑞德恩格林方向的黑暗深处时不时冒出暗红色的火光。沉寂的恐怖和凶兆笼罩着这片暗影憧憧的峡谷。偶尔会有一阵风扫过峡谷,为沉重的空气带来一丝难以形容的臭味。魔苟斯可以用乌云和烟尘来隐藏其邪恶手下的行踪,他显然忘记了掩盖他们身上的恶臭,其浓烈程度让Egalmoth回忆起刚刚抵达中洲时所打的第一战。紧张和震惊写在每一名精灵脸上,他们都望着老板等待他的指示。

魔苟斯在酝酿着一场攻击,可他的目标会是哪里?就目前来说他们这支小队伍想要跑掉并不太难,但是有一种强烈的责任感驱使着Egalmoth要留下来弄清楚黑暗大敌的计划,于是他开口说:“只带干粮和武器,其他东西统统丢掉,找地方隐蔽。”

人人都同时讲起话来:

“我们不走吗?”

“这都是贵重的货物啊!”

“损失太大了!”

“留在这里干什么?”

“先生,我们走吧!”

“你们给我听着!”Egalmoth打断了他们的吵闹,严厉地环视着手下:“魔苟斯搞出那么大动静绝对不是为了放烟花,现在我们可能是离他最近的精灵,必须要搞清楚他想干什么。”

Tanrin进言道:“现在轻装赶回希斯隆报信应该还来得及。”

Egalmoth坚定地摇头说:“不行,情报不准确会贻误战机,分头行动,你们先去报信,我留在这里侦查。”

所有人都觉得老板是不是疯了?Tanrin和其他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寻思着干脆一棍子把Egalmoth打晕,拖着他直接逃命。

彩虹老板并没有给他们机会,他背好弓箭跃上马背,对他们说:“我去找个瞭望哨,你们回去的人告诉Enerdhil照顾好我的妻子和孩子。”他现在要和命运赌上一局,不强求手下谁都能跟上。

“你还知道自己有老婆孩子啊?”Tanrin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但他和另外十几个小伙子还是朝Egalmoth离开的方向跟了过去。

黎明时分,天色昏暗,山里响起了隆隆声,灰色的天空凄冷异常,时而洒下蒙蒙细雨。东北方向的山峦上积起越来越厚的云层,Egalmoth一行人隐蔽在山顶的乱石中。雨势越来越大,他们如同雕塑般一动不动,暴雨如注,遥远的地平线上传来隐约雷声。电光撕破天空,忽然,一道叉状闪电在咫尺之外掠过,像是径直坠入了峡谷。天色变得格外阴沉,山谷中的道路传来了嘈杂的吵闹声,迷雾中隐隐绰绰浮现出哥布林大军的阴影。

“来了!”身边一个年轻辛达精灵颤着声音说,Egalmoth能明显感受到这孩子的惊慌。他把手放在他背后摩挲着,鼓励他不要害怕。他们已经在这个制高点监视哥布林动向一天一夜,注视着他们从地底洞穴的裂隙中爬出来,这些肮脏邪恶的生物如同黑色粘稠的洪流一般在泥泞的大地上冲刷出死亡的沟壑,最终它们将顺泥泞陡峭的山路而下汇集到多索尼安高原。

“一如在上!”Tanrin脸色发青,在场精灵除了Egalmoth之外谁都没有经历过星光下的战役,更没有见过如此庞大的哥布林军团。

Egalmoth已经可以断定安格罗德和艾格诺尔的领地将会遭受到规模空前的袭击,现在一刻都不能再耽搁,必须马上把消息传递出去。大路已经完全被占领,无法骑马,他们只能隐藏踪迹穿越险恶的林莽,抄近道赶回诺多精灵的领地。他们这一路上几乎看不见来自天空的光亮,地面变得柔软潮湿如火山灰,不闻鸟儿的啼叫和猿猴的喧闹,天地间似乎一片永恒的幽暗。在这潮湿静寂、远在精灵觉醒前就存在的森林里,这些内佛瑞思特精灵被迫在眉睫的战争威胁压得喘不过气来,他们不得不拔剑斩碎灌木和荆棘,辟出的道路转瞬就被新生的植物再次封闭。快速的奔跑使他们无法说话,肺叶间满溢令人窒息的鲜血味道。Egalmoth跑在最前面,到现在为止他一直在凭借直觉行事,他在内心不断向早已遗弃他的曼威祈祷,祈祷他不要迷失方向,能带着队伍走向看不见的诺多哨卡。

走出这片着了魔的土地是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天上没有星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Egalmoth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乱石遍布的河岸边赫然矗立着一座石制堡垒,优雅的形制表明这是精灵的建筑。奔流而下的西瑞安河如同一张弓流过多索尼安高原,而这座俯瞰河流的堡垒就位于弓把手的关键位置,激流在这里变得平缓,形成了唯一一个能够渡河的地方。然而这里早已被半兽人占领,或许袭击得很突然,驻守这里的精灵竟然悄无声息就被消灭了,半兽人狡猾地并未进一步入侵,而是保留了精灵的灯火,隐蔽在堡垒里,好为即将到来的大军渡河作准备。

Egalmoth的热情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他将此视为残酷的命运对自己的嘲弄:他们历尽艰辛才赶到这里,却还是晚了一步。

“该死!该死!”一个年轻小伙子压抑不住内心的愤怒嚷了起来。Tanrin一把捂住他的嘴,低沉的声音吼道:“看在一如的份上闭嘴!Deleal你这一点就着的脾气能不能改改!”

一点就着?一个主意立即在Egalmoth头脑中形成了。“Tanrin你真是个天才!”他由衷的赞叹道。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略微思索了一会儿刚才发生的事,突然都明白了。灼热的阳光将这里的野草、芦苇、灌木烤得焦黄,只要一点火星就能燃烧,这样一来就能引起诺多精灵的警觉。

“你们四个到河边隐蔽起来,我们去放火。等半兽人和我们打起来你们就乘乱渡河去报信。”Egalmoth布置好任务就迅速行动起来,等到报信的精灵摸到过河的位置,一支支燃烧着的利箭腾空而起,如同流星一般划过夜空的黑暗飞向干枯的植被,或许曼威听到了Egalmoth的祈祷,山间突然吹起了强劲的风,整面山坡顿时燃起熊熊大火。半兽人像被激怒的黄蜂那样倾巢而出,顺着火箭的轨迹冲向Egalmoth他们的隐蔽之处。

“不要硬拼,尽量拖延到援军到来!”Egalmoth大声下令。

“拖不到怎么办?”

“不可能!”

“您怎么知道?”

“我愿意和魔苟斯赌一赌……”

Egalmoth有理由进行这场惊天一赌,燃烧的烈焰将仰攻的半兽人照耀得无所遁形,他和手下这些优秀的弓箭手能够很好地利用繁茂的树枝隐蔽自己。随着Egalmoth一声令下,他们在枝头移动跳跃,不断变换位置,用最快速度射击来杀伤敌人。半兽人一排一排在他们面前倒下去,这些愚蠢的生物无法确定攻击他们的精灵究竟有多少,顿时陷入混乱。他们在头目的驱使下推搡着继续漫无目的地朝陡峭的山坡上进攻,在队伍前面滑倒的半兽人被无情的踩在脚下碾为肉泥。惨叫声,咆哮声响彻云霄,但黑色的攻击潮还是节节逼近Egalmoth他们所处的山岗。

Egalmoth越来越焦虑,箭快射光了,河对岸依旧悄无声息,再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他朝一个半兽人头目射出一箭,结果了他。目光越过滚下山坡的尸体落在堡垒上,为了不惊动精灵,半兽人们并未破坏这座堡垒,或许冲进去还有一线生机。

“Tanrin!我们冲下去!”Egalmoth拔出佩剑率先冲进半兽人的队伍。他在灵魂深处一直隐藏着一枚火种,那是对军功和作为战士的荣誉的渴望,自从年少时他站在路旁目送Duilin身着闪亮盔甲护卫王室成员狩猎,这枚火种就深深埋藏在他的心底,现在它正在Egalmoth体内熊熊燃烧。他们就像一把烧红的刀子插进黄油那样切开半兽人的队列,剑光闪耀之处半兽人纷纷倒下。可惜它们的数量实在太多了,杀死一个就会有更多的半兽人填补上来。Egalmoth一行被围困在距离堡垒一步之遥的地方再也无法更进一步。

幸好东边天际那一线白色渐渐宽了,远处传来悠扬的号角声,地平线上掀起一阵烟尘,在泛白的天光下诺多精灵战士的铠甲熠熠生辉。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这支大军就已经杀到西瑞安河边,铺天盖地的箭雨压制住对岸的半兽人,掩护Egalmoth他们躲进堡垒。

“成功了!我们成功了。”年轻的精灵发出兴奋的欢呼。

Egalmoth喘着粗气清点了一下人数,维拉保佑,有两个手下受伤不轻,却没有谁战死,终于放下心了。“听我的没错吧。”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得意。

Tanrin却不买他的账,揶揄道:“错不错我不知道,反正我认为夫人她饶不了您。”

“那不可能,我还是一家之主,都是我说了算。”

Tanrin想了想认为还是不揭穿老板明智一些,免得他恼羞成怒。

一队英武的骑士策马进入堡垒,Egalmoth站起来迎接他们。一位诺多将军跳下马,摘下头盔露出棱角分明的面孔,“就是你派人前来报信?”他的声音里带着威严。

“是我,阁下。”Egalmoth向他鞠躬致意。

将军用难以置信的眼光瞥了Egalmoth一眼,说道:“请跟我来,殿下要见你。”说完又吩咐手下:“照顾好这些同胞。”

强大的诺多军队在极短时间内就肃清了入侵此处的半兽人,一位金发王子端坐在由黄金装饰的马背上正和将军们讨论着下一步行动。Egalmoth认出他是菲纳芬家族的次子安格罗德。

“殿下,那位商人来了。”

王子看向Egalmoth,露出微笑:“辛苦了,感谢你们做的一切,我将会给予你们应得的奖励。”

Egalmoth深深地向王子行礼,不卑不亢地说:“您过奖了,我的殿下,如果您想要奖励我那么请您满足我一个心愿。”

听到这个灰头土脸的商人用纯正的昆雅语讲出这句话,安格罗德灰蓝色的眼底掠过一丝惊讶,随即他宽容地说:“你说吧,如果我能做到。”

Egalmoth以战士臣服之礼跪在安格罗德面前,郑重其事地讲出他的心愿:“这一战,请允许我追随您。”

安格罗德更吃惊了,“这就是你的心愿?”

“是!我恳求您!”Egalmoth把身体伏得更低了。

菲纳芬家族的精灵们面面相觑,犹豫片刻之后安格罗德点头答道:“你擅长用什么武器?”

“我是弓兵!”Egalmoth猛然抬起头来,声音因为兴奋而发抖。

“好吧!”安格罗德唤来弓兵主官,“Salgcle,你照顾他。”

弓兵主官表情死板地答道:“是!”他朝Egalmoth一挥手,“跟我走。”

Egalmoth欢天喜地地跟着去了,他想不管以后在Turgon那会怎样,反正现在先让我过过瘾。

Egalmoth之歌(19)”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