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18)

刀割般的冷风冷雨终于停了,落日从低低的云层缝隙里射出红光,玫瑰色的薄雾围绕着远处最高的峰峦形成一圈红晕。夜色已近,内佛瑞斯特的精灵们点燃点点银灯将整座城市照耀得如同星海一般。

一灯独燃 ,锃亮的银灯台缠着镀金葡萄藤 ,企立在水晶雕刻的雄鹿上。灯焰摇曳着,仿佛有隐秘生命在水晶灯罩下一呼一吸。在Anneri幼小生命最初的记忆里,这盏灯明亮的光芒总是将母亲的脸映衬得分外艳丽 。母亲端起那盏灯,将它放在窗前。只有当她完成这个动作Anneri才觉得这一天真正结束了。

“Nana,你为什么每天都要把灯放在哪里?”小丫头依偎在母亲怀里让她给自己梳理头发,她现在已经洗过澡,香喷喷地像朵玫瑰花。

“这样你Atar就找得到回家的路啦。”

“Atar为什么老不在家?”

“他有生意要谈。”

“我不喜欢他做生意……”Anneri沮丧地低下头。

Ríndes怕弄疼女儿,放开了她的头发:“想Atar了?”她轻声问。

Anneri满脸不高兴,“他们都不和我玩,说我是小贩的女儿。”说着竟然眼圈都红了。

“Anne。”Ríndes叹息着抱紧了女儿,“是在王宫花园里发生的事吗?”

小女孩眼泪汪汪地点点头。

“你觉得我们家的生活和那些贵族比怎样?”

“我们家好,我的玩具他们都没有。”

“你要明白一点,我们的出身并不如他们高贵,然而你却能和他们一起待在公主的花园里,拥有比那些孩子更好的东西,这些都是你父亲在外受尽辛苦得来的。任何一位有头脑的精灵都会明白与勇气和能力相比徒有虚名的贵族头衔算不了什么,这也是为什么殿下重视你父亲而非他们。”

“可是他们欺负我……”Anneri依然万分委屈。

“这就是你要学习的第一课了,生命当中会有很多不如意的事情,我们必须克服它们。”

“那我该怎么办?”

“不要和他们争执,你可以请求阅读王宫里的书籍,你很喜欢读书不是吗?”

Anneri撇撇嘴,不说话了。

不管她愿不愿意,和其他有身份的孩子一起在王宫接受贵族教育都是避无可避的事情。Anneri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她长着一张顽皮的脸蛋,聪明,听话,很会察言观色,这些可爱的特质却成了某些头脑狭隘的贵族眼中无法容忍的东西。特别是负责照看孩子们的女官首领拉柯妮,她是一个有王室亲缘的贵妇,丈夫在跨越冰海时死了,她一天几次在Anneri面前表示要不是Idril公主的命令,她才不屑于照顾一个平民的女儿。Anneri害怕她,更害怕她那个总是领头欺负人的儿子,于是她小心翼翼地待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翻看一本维拉故事集。

“抓到你了!!!”随着一声怪叫,Anneri突然被人从背后用力推倒了,几个男孩用力压在她的身上,然后听到咔嚓一声,她只觉得头发突然松了。男孩子们放开不断挣扎的Anneri,看着她从地上爬起来,茫然地伸手去摸母亲精心梳理过的头发,结果,她只摸到参差不齐的短茬。她那深褐色的发辫正被拉柯妮的儿子拿在手里用一把银剪刀乱绞。那几男孩子一边把绞下来的碎发往她身上扔,一边大笑着说:“丑八怪,丑八怪!”

Anneri显然被吓呆了,她颤巍巍地站起来看着他们,源自她父亲血液里的好斗和霸道在这一刻爆发,她呼啦一下就猛扑上去,朝着拉柯妮的儿子又抓又打。那个男孩比Anneri年长,也比她强壮得多,但此时完全被她压制住了,她把他推倒在地,骑在他身上拼命挠他的脸,撕扯他的头发。原本还在欺负Anneri的男孩子们惊叫着四散逃开了。

“Glamordir!”拉柯妮奔过来粗暴地拉开Anneri,她儿子躺在地上嚎啕大哭,脸上被抓出几十道血印,Anner两只小手里满是扯下来的头发。“你这个没有教养的东西!”拉柯妮咬牙切齿,下颔突出成方形 ,阔颧骨的脸愈发宽大 。她抬手就准备打Anneri,没想到小姑娘灵巧地避开了,她一把抓住拉柯妮的手狠狠咬了一口,“我讨厌你!”孩子尖声叫喊 ,像林中野猫般凶悍发光 。“我讨厌你们!我Atar饶不了你!”

拉柯妮因为极大的震惊木然而立,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过一个孩子敢如此反抗。她拽起Anneri的双肩,将她从花园台阶上推了下去。在激动和愤怒之下Anneri全身僵硬,完全忘记了躲闪,她就这么毫无防备地滚了下去。

一道身影从楼梯底部窜上台阶,从下楼的第一级台阶接住了Anneri,抱了起来。Anneri没有撞到头,还算平安无事,她眼睛睁着,小小的身体不住地发抖,喘息了一阵才看出来抱着她的是Duilin叔叔,终于哇地哭出声来:“他们剪我的头发,还打我……”

小孩子刚打起来就有仆人去叫在卫队值班的Duilin,此时他眼中冒火,他的肋骨因为暴怒而剧烈抽动着。“你……竟敢这么对待我的孩子!”

拉柯妮终于清醒过来意识到尽管一直在隐忍,Anneri背后这些人也是她完全招惹不起的。可是她依旧顽固地嚷道:“像她这种出身……”

“那我够不够资格和你理论?”弓兵主将的怒吼完全压制了她的气焰,“像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势利小人居然也能忝居女官之列?我会向殿下反应这件事,如果他不愿意作出公正的裁决,哪怕是把事情闹到多尔露明至高王那里我也在所不惜!”说完他就怒气冲冲地带着Anneri去找Turgon。

或许拉柯妮应该庆幸当时站在她面前的是向来温和的Duilin而非Anneri的父母,因此她只是被狠狠训斥了一顿,丢掉了女官的职位。Anneri被吓坏了,紧紧抓着Duilin的轻甲哭个不停,即便是母亲或者叔叔想要抱她都被她尖叫着推开了。Ríndes和Enerdhil气得快要爆炸,跳起来就准备打上门去找拉柯妮算账,Duilin好说歹说才拦住他们。

“夫……夫人……拉柯妮夫人登门道歉来了……”管家流着冷汗,小心翼翼地前来禀报。

“好啊,正要找她呢!”Ríndes挽着袖子就要往外冲,现在她已经变成一头被愤怒冲昏头脑的母狮,还好Enerdhil还保留一点理智,赶紧拉住她。

“你去叫她走!永远不许在我们面前出现!”

“不行!我今天非得给她点厉害瞧瞧。”

“哎呀,好了,好了,好了!Anne已经打过她们母子了,就不要再生事了!”

一阵鸡飞狗跳的大乱之后,总算把这对受了欺负的母女给安抚好了。现在摆在三个大人面前的难题是怎么让小朋友接受她成了唯一一个短头发的小孩。Anneri坐在一张高脚椅上等着妈妈帮她把头发修剪得好看些。“他们说我是丑八怪……”她抽泣着说。

两个叔叔一左一右拉着她的手不住地安慰:“怎么会呢?一会我们一起做顶漂亮的小帽子好不好?连公主都没有的漂亮帽子?”

“我不要,我要我的辫子。”

“宝贝,头发会很快长长的。”

“我不,我现在就要。”说着眼泪又大滴大滴地涌出眼眶。

“哎……”Duilin难过得心都空了,突然间他有了主意,于是他拔出匕首划出一道寒光,他那头乌黑发亮的头发就拿在手里了。

Ríndes大吃一惊,“Duilin……”

“你瞧,现在不是你一个人是短头发了。你要知道如果是短发更方便战士们作战哦,我为你做一张弓,从明天开始学习射箭,以后Anne要当最了不起的弓箭手好不好?”

小姑娘一下子扑进他的怀里……

第二天一早,一张白色的反曲弓以及一整套射箭用的装备放在Anneri的床头。一大一小两位短发精灵在卫队靶场英姿飒爽地练习射箭,吸引了不少精灵惊艳的目光。

“这孩子像她父亲。”Aredhel公主站在白色大理石回廊上注视着战士们的演武场,短头发的小女孩射出一支箭,准确地击中箭靶,引起战士们一阵喝彩。“看样子风波过去了。”她微笑着对兄长说。

Turgon却露出苦笑,“还没完呢。这个包裹是Egalmoth随着报告寄来的。”高大的君主身后仆人端着一个银质的盘子,上面盘着几圈绳索样的东西在阳光下闪烁着琥珀般温润的光。

“这是什么?”Aredhel问。

“Egalmoth剪下自己的头发为心肝宝贝做成弓弦,还有一张便签写着:‘致我最勇敢的小女儿Anneri。’”

Aredhel笑着摇摇头说:“他这是在责怪我们呢,去做些补偿吧。”

“应该要完成一位好父亲的心愿。”Turgon向演武场走去,故意摇摇晃晃作出一副小时候逗妹妹开心时的滑稽相,每次看他这么走Aredhel都会笑。只是当他转过雕刻着精美莲花图案的石柱后又恢复了高贵威严的形象。Anneri学着Duilin叔叔的样子向王子行礼,得到了一阵来自一位勇武君主热情洋溢的夸奖,最后Turgon将她父亲制作的弓弦赐予了她,鼓励她继续努力成为优秀的弓箭手。Anneri再也不为头发的事情伤心了,相反她觉得非常骄傲。

Egalmoth之歌(18)”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