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14)

“在大海的彼岸有一位维丽名叫薇瑞,她将万事万物都织成故事的网,经线是流转的岁月,牵引着四季的更迭和天色的变换,纬线是众人的命运,在土地上紧密交织,拨动众人的心弦。”Ríndes怀抱着女儿,指着一副记叙着维拉故事的织锦讲着。Anneri眨巴着琥珀色的大眼睛好奇地指着织锦上一座厅堂:“Nana?Nana?”

“这里是曼多斯的神殿,薇瑞的织锦就挂于厅堂之上,我们的命运也记录在里面。”

Anneri突然说:“我想去。”

这句话可把妈妈和叔叔吓得够呛。“小东西,那里可去不得,要不然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们啦?”

“为什么?”小丫头问。

眼看着一句两句说不清楚,Ríndes索性不再和女儿纠缠,拿了一块糖果放到她手里,有糖果吃Anneri也就把疑问抛到脑后了。

“你和她讲这些干什么?要是Egal在这又该瞎嚷嚷了。”Enerdhil埋怨道。

“她以后迟早也得学这些。Egal怎么搞的还不回来。”Ríndes语气里明显带着焦虑,最近从皇宫传来的消息令她担心,有贵族向Turgon告发Egalmoth在招募私兵,偏偏此时Duilin被派到多尔露明办事,家里就留下Enerdhil。Ríndes本想请Ecthelion或是谁去帮忙解释,又怕帮了倒忙,心急如焚却无可奈何。

Enerdhil却把她的焦急当作思念丈夫,宽慰她说:“别担心,哥哥他怎么也不会误了Anne的孕育日。”

这时管家拿着一叠迎接庆典要准备的清单进来给Ríndes过目。

习惯性地Enerdhil马上就说:“Anne我们去看天鹅好不好?”他朝侄女伸出手,小姑娘抓住他的食指蹦蹦跳跳地跟着去了。

哎,Ríndes暗自叹息,凭心而论她是很喜欢这个小叔子的,Enerdhil为人真诚热情,和他那个心思深沉的兄长比起来Enerdhil完全就是一个孩子,除了负责打理珠宝店制作工作别的全都指望不上。

“信使回来没有?”Ríndes一边翻阅清单一面问管家。

“已经回来了,先生说无妨。”

无妨?Ríndes抬起头来望着管家。

“夫人,这确实是先生的口信。”

好吧,Ríndes继续看她的单子但她发现自己很难讲注意力集中到那些数字上来,她的心里反反复复回味着Egalmoth回答的那句话:“无妨!”千里迢迢派人去向他传递被告发的消息,他竟然就只回一个词!她真是讨厌Egalmoth这种只可意会 不可言传的说话方式,对她多说两句又怎么样嘛。

“他还说什么了?”

“先生说还有些事要耽误几天。”

“啪!”Ríndes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把账本重重的拍在桌子上,吓了管家一跳。“你忙去吧。”

听到女主人悻悻的话语,管家一溜烟地避开了,留下Ríndes一个人生闷气。

Egalmoth就像岩石一样顽固,或许Duilin偶尔能让他改变主意,但涉及到原则性问题就绝无可能了,比如:他想要像老母鸡那样用自己的羽翼庇护家人的决心。路途的艰辛,同行的竞争,上层的猜忌,种种压力被他执拗地隔绝在大门外。在她眼里他就像一张绷得太紧的弓,Ríndes心疼他,想要替他分担一些,但Egalmoth就是不愿意,要是Ríndes再多问两句,这头犟驴还会尥蹶子呢。Ríndes越想越委屈,鼻子一酸眼泪竟然已涌了出来。

她站起身,打开靠海那一面的窗户,天空中一片低垂的乌云酝酿着一场雨,海上吹来的潮湿的东风分外凉爽宜人。女管家轻轻的敲门声暗示:“无关紧要的小事。您如果没有空,就不必理睬。”

“嗯?进来。”她的心情依旧低落,倒欢迎这会儿有人来打断。

昏暗的光线下,管家那灰蓝色的眼睛显得格外小心,毕竟和蔼可亲的夫人很少如今日这般情绪失控。“夫人,有一位陌生的精灵求见,他不肯透露他的身份。”

“那就……”犹豫片刻,Ríndes吩咐道:“请他进来吧,不要失礼。”

管家去了,Ríndes无精打采地捧着一杯花茶喝了起来。走廊上传来轻柔的脚步声,一种熟悉的气场涌进房间,她带着疑惑抬起头,杯子立即不受控制地从手里滑落,茶水泼洒在她的长裙之上,晕开好大一片痕迹。“Fondir……你怎么来了?”

Fondir望着妹妹,极力板着脸来掩饰自己的震惊。他知道Egalmoth一直在做买卖,却没有想到规模如此之大。作为一名下级小军官Fondir也曾去过明霓国斯有钱贵族的家里,他们的府邸奢华程度也不过如此。眼前的Ríndes身着名贵的丝袍,长胖了,双眸里闪烁着养尊处优的光芒。

“怎么了?”Ríndes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这里不太像一个乡下丫头该住的地方?”

“咳,不是,你这里不好找。”Fondir硬把尴尬掩饰下去了。

Ríndes像孩童时那样一下子跳到兄长身上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哥哥,你终于想通了,我真怕你不要我啦!”她高兴得流下眼泪。

“娃娃呢?我是来看小娃娃的。”Fondir的表情显示他还在生气。Ríndes可管不了那么多,高高兴兴地拉他坐下,“你们快去去吧Anneri他们叫回来,去准备些茶点,今晚我亲自下厨。你怎么突然想通了?”

Fondir没好气地说:“你嫁了个厚颜无耻的家伙,他看准了我们不会对落难亲族无动于衷,于是每次都紧贴着环带边沿走。路过我的防区他就叫人给那些没出息的送酒送吃的。”

“我还以为你们不会接受诺多的东西。”

“对!可是他从不亲自出面,都是派手下的辛达精灵前来问候我们,逢人便说是替你和我请客,然后还叫人转交给我这个……”他说着掏出一个小

包,哗啦一下子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儿全倒出来。Ríndes一看差点笑出声来,满桌子全是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相框,里面贴着她们母女的画像。

“现在大伙儿都认为他为人不错,反而是我不通情理。”

“哎呀,他可从没说过遇到你了,Egal他就是有办法。”Ríndes现在开心极了,一点也不觉得委屈。

“你整天就说他好。”Fondir翻了个白眼,却再也无法故作气愤,终于露出笑容,抱了抱妹妹。“看你过得幸福我就放心了。”

不一会儿Anneri像一座小塔一样骑在叔叔脖子上回来了。小丫头继承了她父亲的特质,长得高大壮实,一头温润的栗色卷发披散着,戴着一个镶嵌着五颜六色宝石的小花冠。她有些好奇地望着陌生的舅舅。“你是谁?”

“Hi,Anneri,我是你舅舅。”Fondir傻笑着张开双臂,被小丫头明显嫌弃地皱皱鼻子推开了。

“不要!”Anneri冲着舅舅做了个大鬼脸。逗得大家全都笑了。

Fondir激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竟然脱口而出:“你真像你爸当年和我打架时的模样哦。”

Anneri撅着嘴更不高兴了,又挥起小手打了舅舅一巴掌。“你打Atar。”

“看在维拉的份上Fondir你可真不会说话。”Ríndes把女儿抱在怀里。Fondir只好讪笑着坐到一边去。

Egalmoth之歌(14)”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