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12)

Anneri从小床上偷偷坐起来,神情活泼地打量着四周。她住在一个精致的“糖果盒”里,四面墙上装饰着金碧辉煌的浮雕,描绘着维林诺和多瑞雅斯景色。若是暮色已尽,一道银蓝色的月光会从高窗投进来,把天花板上点缀的珍珠照射得如同灿烂的星空。 Anneri早在一年前就不和母亲同睡了,保姆Elenisil照看她在这间小屋里睡觉。不过此时正值中午,紧挨着婴儿床的那张梨木雕床空荡荡的,Elenisil不知道去哪了。她悄悄跳下床,溜了出去。

花园古树参天,浓荫蔽地,丛丛棕榈,叶子张得大大的,使这地方显得格外幽静自在。盛夏的溽热将一切都凝固了,就连平日里打打闹闹的两只猎犬都趴在树荫下打着盹。Anneri带着兴奋穿过花园,她知道在围墙那有一道仆人进出的小门,勇敢的小丫头早就想去探索一番。刷成白色的门虚掩着,Anneri轻轻一推就开了,到现在为止她运气不错,没有遇到一个人。

Heavenly Arch家的房子坐落在俯瞰城镇的岩石上,甬道以鹅卵石镶嵌画铺地 ,砌出花卉和天鹅的图案。Anneri一会摸摸别人家大门口摆放的雕像,一会闻闻路边盛开的花朵,一只很大的蝴蝶落在一丛月季花上。Anneri的眼睛发出欣喜的亮光,她伸出小手,想要抓住它。蝴蝶轻巧地飞上天空,围着Anneri飞舞,小女孩迈开小脚追开了去,不一会就被落下了,蝴蝶又折返回来在她发梢轻轻停留,就在她又想抓住它时,蝴蝶又优雅地飞走了。小丫头蹦蹦跳跳玩耍着冷不防一下子撞上了一名高大精灵的腿,她抬头望去,火辣辣的阳光刺得她睁不开眼睛,不过她还是分辨出来眼前精灵比街边院墙还要高出一些,是常常在家外面走的大个子叔叔。

“呀!”Anneri发出一声惊喜的尖叫,紧紧抱住他的腿。大个子精灵蹲下身子,小姑娘看清楚了他那庄严而英俊的面孔,她吓得松开手,小脸因为气恼和羞涩变得通红,大滴大滴的泪水就从她琥珀般的眼睛里涌来出来。

“你好啊,小家伙。你怎么独自在这里?是迷路了吗?”他温和地问道。

“Nana……”Anneri扯开嗓子就哭,搞得大个子精灵有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你们认识这孩子吗?”他问身后一大群随从。

一名精灵战士顶着一头如同融化了的阳光般的金发从他身后冒出来,“哎呀,这不是Anneri?”

“哇~~~”Anneri看见熟悉的Glorfindel叔叔像被鼓励了似的,张开双手朝他扑去,哭得更伤心了。Glorfindel笨手笨脚地抱起她,向这片土地的君主解释道:“殿下,她是Egalmoth的女儿。哎哟!”话音未落Anneri就抓着他的一缕金发使劲拽了一把。

Turgon哈哈大笑起来:“正如我经常说的,一名战士还是把头发绑好比较明智。”

“我会遵从您的教诲,但是我得先战胜这位小女士。”Glorfindel拽着自己的头发和Anneri争夺起来,急得抓耳挠腮。

Turgon笑了一阵,终于大发慈悲帮助他的金发表弟。王子伸出右手,一只翅膀闪烁着五彩光辉的蝴蝶翩然落在他修长的食指上。“小Anne,你瞧。”

Anneri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不觉松开手朝蝴蝶抓去,蝴蝶飞走了,小姑娘嘴一撇眼圈又红了。“不是这样,来。”王子温柔地抱过女孩,握着她的小手,伸向空中。“想着它们,慢慢呼唤它们,来吧,来到我们身边……”Anneri在他怀里变得安静了,认真地伸着小手,望着蝴蝶再次在她身边翩翩起舞,终于笑了。突然她双手环抱着Turgon殿下的脖子,在他脸上使劲亲了一口。

“哈哈,你喜欢我对不对?带我们去你家好不好?”

“好!”Anneri响亮地答应着。

Turgon吩咐手下:“Glorfindel和我去,其他人不用跟着了。”

金发诺多从他的脸上看到一丝得意,不禁在心里做了个鬼脸:切,爱现。

还没走到山岩顶部Glorfindel就听见Egalmoth家那座大宅里鸡飞狗跳炸开了锅。老远就听见Anneri的老爹在那嚷嚷:“我雇佣你就只有一个要求,把我女儿看好了,她跑到哪去你都不知道!!!”仆人们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呼喊着Anneri的名字。小姑娘喜欢热闹,拍着手对Turgon喊:“Atar,Atar……”

“啊,那是你Atar,瞧你把他吓得。”Turgon笑着捏了捏她的小鼻子Glorfindel带着幸灾乐祸的笑意往前紧走几步,对守门的精灵说:“快去告诉你家老板,殿下带Anneri回来了。”

门卫瞪大了眼睛望向抱着Anneri的王子,突然向被针扎了一般拔腿就往里面跑,连行礼都忘记了。

Glorfindel和Turgon对视了一眼,就像小时候遇到有趣的事情那样眼睛闪闪发光。没几分钟整座住宅的气氛就变得庄重起来,仆人们集合在一起排成整齐的一列,Egalmoth夫妇急匆匆迎出门来。“殿下!”他们深深行了一礼,Egalmoth说:“请原谅我们的失礼。”他这时已经完全恢复了平日里谨慎稳重的模样,只是发红的脸色还留着刚才暴跳如雷的痕迹。

Turgon随和地说:“没关系,Lady Aenneri已经给予我们非常周到的招待。”

小姑娘伸出双手,扭动着身体向妈妈扑去。

Ríndes低声说了句:“抱歉。”赶紧把女儿接过来,她紧张地喘不过气来,正想说点什么表达对王子的谢意,Anneri却显示出一家之主的风范,她看着Turgon像是在介绍那样奶声奶气地说:“Nana……”,紧接着又转过小脸对母亲说:“殿下……”小家伙说这个词儿的时候竟然是她爸那字正腔圆的昆雅口音,落落大方的样子把大伙都逗笑了。

Ríndes欣喜地向Turgon解释:“遇到您之前她还只会说Atar,nana,还有简单几个词,今天都学会说殿下了。”

“Anneri是个聪明的孩子。”王子平易近人地说道。

“快请进吧,殿下。”

Egalmoth家的起居室并不大,透过落地窗视线可以越过峡谷,眺望阳光照射下的粗犷的群山。蜥蜴在山岩上追逐食物,苍鹰在他们下面的半空中盘旋,厉声叫着,那声音更加衬托出山顶的寂静。因为事出突然,显然主人并没有刻意整理过,窗边两张舒适的扶手椅上分别放着缝了一半的布娃娃和一本昆雅语写的诗集,柔软的地毯上还散落着几样Anneri的小玩具。强烈的家庭氛围让王子并不觉得受到冒犯,相反他觉得很温暖。

Ríndes赶在客人前面飞快地把椅子上的杂物收走了,她是一位能干的主妇,在经历了最初的慌乱之后就开始井井有条地招待起客人。桌子上很快摆上了不亚于王宫御厨制作的精致点心。Egalmoth为贵客斟满上好的蜜酒,Turgon抿了一口,称赞道:“不错,Glorfin你尝尝。”

“这不像出自诺多之手。”Glorfindel下结论说。

“我妻子酿造的,明霓国斯精灵的技艺。”

“难怪。”Turgon笑着摇摇头。

Egalmoth当然清楚他是在指多年前自己为追求Ríndes罔顾君主召见命令的旧事,于是解释道:“请原谅我的懦弱,殿下,在命运的强烈召唤前我无力抵抗。”

“拥有一位好妻子是件幸事。”

Glorfindel摇晃着酒杯问:“为什么我每次来都没尝过Ríndes的手艺?”

“Ecthelion阁下说您喜欢烈酒。”

“哎呀,人们总是对他损我的话深信不疑。”Glorfindel夸张的感叹把Turgon心中的黯然冲淡了。

Egalmoth站起身说:“提到烈酒,我刚得到一瓶诺格罗德的佳酿,不知殿下能否赏光?”

Turgon做了个请的手势,他注视着淡蓝色的酒浆注入水晶杯中,有点好奇地问:“据说矮人十分贪婪,和他们打交道需要大量金钱。”

“确实如此,不过我不需要。”

Turgon了然,他喝完这杯酒就告辞了,临走前他留了个任务:为Idril公主寻找一些有意思的小玩意,Egalmoth欣然答应下来。

Turgon一走,Enerdhil马上就溜回来了,出乎他的意料Egalmoth竟然一点也不兴奋,Anneri躺在父亲怀里,小手比划着,叽叽咕咕说着小娃娃的话。

“殿下来过了?”Enerdhil急切地问。

“来过了。”

“说了什么?”

“女人,美酒,金钱。”

“没说要你效力的事?”

“没说。”

“为什么?”

Egalmoth看着弟弟摇摇头,“哎,你啊。做一件蝴蝶造型的首饰要多长时间?”

“精致一点的话十多天吧。”Enerdhil摸不着头脑,“你问这干什么?”

“一周内做出来,然后献给Idril公主。”

“噢,好。”Enerdhil答应着,他也不问为什么,反正问了也是白费劲。

一周以后,Enerdhil赶在纪念雅梵娜的庆典的前一天将那根繁花与蝴蝶造型的秘银腰带献了上去。回来时,他的头上多了一个王室珠宝匠的头衔。这一切似乎都在Egalmoth的意料之中,Ríndes早早就准备了一个家庭内部的庆祝会。来吃饭的只有Duilin,他和Egalmoth在花园里已经聊了有一阵子了,Anneri头戴一顶鲜花编织的花冠,坐在他膝上表演吸引蝴蝶的小把戏,自从在王子那学会了这招,已经成了她最喜欢的游戏。

“哎,谁能想得到你一生中最重要一位顾客竟然是这孩子引荐的。”Duilin感叹道。

“毕竟是我女儿,将来要代替我执掌家门。”Egalmoth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台子已经搭好,该我上场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