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11)

“这么说Rog一直没和他谈好?”内佛瑞斯特的主人轻描淡写的问身材高大的建筑师。

敦厚老实的Penlod一脸苦相,现在的局面是Rog得不到足够的矿石,他得不到足够的工具,只好跑来向Turgon诉苦。

诺多王子还是一副神气十足的样子,他从容不迫的卷上Penlod呈上的羊皮卷,扔到一边。“你和Egalmoth关系不错,你就没和他商量一下?”

“我说过,一开口他就一车话等着我呢,从矮人一直数落到费诺里安。”

“如果我们自己找矿呢?”

“行是行,可是工期需要后延,再说最上乘的矿石都在蓝山一带,Egalmoth经营多年,要绕开他并不容易。”

“可是我听说他好像在找新的路。”

“是吗?我从来没听说过呀?”

“很早以前Glorfindel就议论过,你整天和Egalmoth混在一起会不会被卖了也不知道呢?”

大个子诺多一时语塞,他结结巴巴地说:“他,这个,Egalmoth他其实挺直爽的。”

看着手下这位能干的建筑师窘迫的样子Turgon大笑起来,他拍拍Penlod的肩膀说:“多去你好友那里逛逛。”

于是……

最近几天只要坐在自家花园里Ríndes总能看见半个高于围墙的脑袋在外面晃来晃去。

“呀!”刚刚还在坐在妈妈怀里奋力啃着苹果的Anneri突然把苹果丢开了,小姑娘兴奋地指着围墙发出小奶狗一样的尖叫,“Nana!Nana!”

Ríndes露出笑容,“日安,Penlod先生。”

“呃,呵呵,日安夫人,今天真是个好天气。”Penlod讪笑着说,为了打听Egalmoth回来没有,他总是有意无意地到他家附近逛逛,要是不凑巧碰到他们在聚会,就会被热情地拉进去喝下午茶,吃晚饭,最差也会拿到零食和新鲜水果,搞得Penlod怪不好意思的,就好像他是专门来骗吃骗喝一样。“我要去港口看看木材,祝您好心情。”说完他低着头飞也似的溜走了,边走还边想:为什么每次都会被发现呢?

哎哟,Ríndes收起笑容松了口气。这时Enerdhil从外面回来了,看Ríndes这个样子好奇地问:“怎么啦?”

“Penlod又来了。”

Anneri小丫头见到叔叔,伸出小手要叔叔抱,Enerdhil顺手接了过来。“他怎么总来啊?”

“打听你哥呗,这种事派个手下来问问就好了,非得自己跑一趟。”Ríndes上上下下打量着围墙,突然冒出一句:“咱们把围墙加高怎样?”

“加高?为什么?”

“Penlod每天趴墙头看得我心里难受。再说Anneri在这种环境里能长成什么样?”

Enerdhil两手一摊说:“这活你不还得找Penlod来干,不是得罪他么?”

哎,也是啊……Ríndes也就不做声了。

几周之后,管家率领着仆人们笑容可掬地站在高朋满座的家门口迎接傻了眼的Egalmoth。

“怎么回事?家里都开起珠宝店了?”

“大人,欢迎回来,夫人说既然整个城的贵人们都在找您,那么不如招待他们。”

“唔……知道了!”对于老板的反应管家和仆人们都忍不住发出了然于心的笑声,反正在这座大宅里Ríndes夫人永远是对的。Ríndes抱着Anneri在厅堂中央笑盈盈地望着他,“宝贝你看,谁回来了?”Anneri先是躲闪着不好意看这个陌生的男子,过了一会弄明白了竟然嘴一撇就哇地哭了起来。

“噢,我的心肝。”Egalmoth的心都快被女儿哭碎了,他试着去抱她,小丫头一下子抱着他的脖子不松手了。

一手搂着妻子,一手抱着女儿,Egalmoth觉得无比幸福,长期以来的奔波疲累被一扫而空。他热切地亲吻着她们甚至都没有发现原本待在厅内的客人什么时候离开的。

“再不回来小丫头都不认识你了。”

Egalmoth咧开嘴笑道:“怎么会呢?Anneri到什么时候都是最喜欢Atar的,对不?”Anneri使劲够着在他脸上亲了一下。Egalmoth高兴得大笑起来。

Ríndes摸着他的脸深情地说:“累坏了吧,这几天你谁都不许见,好好休息。”

“那可不行,要不然这些家伙也不会挤满我们家了。来吧,亲爱的,我们抓紧时间做点有意义的事。”

“什么……”Ríndes只觉得天地顿时翻了p个个,Egalmoth一下子把她扛了起来就往内室走去。

长久以来Egalmoth在很多方面一直保持着平民百姓的习惯,比如沐浴之类的贴身的事他就从来不许仆人伺候。不过如果老婆愿意照顾他就再好不过了。因此在他家那个大得离谱的浴室里此时仅有两个人。Egalmoth全身泡在温暖的水中,头枕着妻子丝绸般柔滑的肌肤,让她帮自己慢慢清洗头发。

模模糊糊就在他快要睡着的时候,觉得Ríndes在说:“不要睡呀,要是掉进水里怎么办?”

Egalmoth翻了个身,眼睛都没睁开,懒洋洋地说:“你舍不得。”

Ríndes轻笑,故意手一松,Egalmoth应声就滑入水中,不过他不甘示弱顺手揽住她的腰肢。

“呀!”Ríndes惊叫着也跌了下去。在水中Egalmoth乘机拥住她,她那柔软的乳房包围了他 ,他能感到自己的皮肤贴着她的皮肤 ,从头到脚相依偎 。他们相互亲吻,仿佛有一团火将这池清水都沸腾了。他们紧紧拥抱着,直到耗尽胸中氧气这才从水中冒出头来。他们湿淋淋地望着对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傻乎乎地笑了起来。

Ríndes雪白苗条的肩膀露出水面,一卷卷乌发略染着散沫花色散在肩上,优雅至极。Egalmoth亲吻并抚摸她,“我爱你。”他说。

“只有伊露维塔才知道我有多想你。”Ríndes抚弄着他的头发。

Egalmoth的动作停止了,他放开了她,脸上满是愧疚。“我对不起你。”他摇摇头,“但是我还需要赌一次。”

“赌什么?”

“我们的未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