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10)

“Nana,Nana……”有着琥珀般眼眸的小姑娘奶声奶气地喊着,喊了几声仰起小脸望着她的Duilin叔叔直笑。
“说得好!小乖乖。”Duilin使劲亲了亲小丫头。
内佛瑞斯特的两位步兵主官在一旁悠闲地喝着蜂蜜酒,看小女孩好玩,Ecthelion就把她接过来坐到自己怀里。“Anneri,知不知道我是谁呀?”
“Atar!”小姑娘响亮地喊了出来,引得大家都笑了。
“别,别,别,你atar要和我拼命的。”Ecthelion脸都红了。Anneri本来还在等着Ecthelion喝彩,看他这样的反应就不满意了,嘴一撇就放开嗓门哭起来。
“哎呀,你不会哄孩子就不要逗她!”Glorfindel赶紧过来拍着Anneri的背说:“好孩子,别理他,你说的很好,你是最聪明的小孩子。”Anneri顺势拽着他的金发不撒手。
“哎哟,疼,疼……”Glorfindel龇牙咧嘴的叫道。
Ecthelion都笑软了,“你会逗孩子,你真会逗,哈哈哈哈哈。”
“哎哟,乖,放开,放开。Ecthelion你少说风凉话。”
Ecthelion说:“你把头低下来不就不疼了。”
Glorfindel只好蹲在Ecthelion边上,轻手轻脚地试图掰开Anneri的小手,Anneri以为Glorfindel在和她抢着玩,越发使劲拽着他的头发晃来晃去。Duilin和Ecthelion笑得都趴在桌上了。
“别笑了,你们快来帮忙啊!”Glorfindel都带着哭腔了。
Duilin一边笑一边来抱Anneri,小丫头不高兴了抽抽嗒嗒又开始哭。Ecthelion一把把Glorfindel按住:“别动,让Anne揪着。”
“Ecthelion,你!”Glorfindel位置不利,挣也挣不开,只好哇哇大叫。Ecthelion一边笑,一边死死按住他,Duilin也不抱Anneri了,只顾着笑。
闹了一会Enerdhil找来了,看到Glorfindel狼狈不堪地蹲在地上,吃惊地说:“你们……这是干嘛?”
Ecthelion满不在乎地说:“Glorfindel在教我怎么哄孩子呢。”气的金发诺多直喘粗气。
“别把我的小侄女惯坏了。”Enerdhil熟练地取下一枚蓝宝石戒指,拿到Anneri面前,“宝宝,你看这个。”
Anneri眨巴着大眼睛看了一会,松了手来抓戒指,Glorfindel乘机逃开了。Enerdhil对Duilin说:“你也真是,带她过来也不说一声,让我找了半天。”
“我和保姆说过了。”Duilin话还没说完Anneri就不要玩戒指了,随手往地上一扔戒指在花砖上弹跳了几下滚进了池塘。
Ecthelion打趣道:“Anneri真不愧是你家的孩子。”
Duilin不以为然地说:“一个戒指算什么,你没看到Egalmoth给她做的那些玩具,黄金钻石也不知道被随手砸了多少。”
“材料倒都寻常,就是手工太麻烦了,一开始我们俩还兴冲冲地做个没完,现在也招架不住了。”Enerdhil抱起侄女对他们讲:“我嫂子叫我请你们去吃晚饭。”

人人都说Egalmoth娶了个好太太,Ríndes是个美丽的女子,能干的主妇,他们搬了好几次家,Ríndes总是亲手把家布置得舒舒服服的,有精致的饮品可口的食物,房间总是打扫得很干净,床铺总是叠得很整齐,花瓶里总是插着鲜花。当Egalmoth的权势越来越大,自信心膨胀或是因为不够老练而得罪他人时,Ríndes和顺温柔的性格能帮他平衡不少矛盾。

尽管已经和Egalmoth夫妇混得很熟了,Glorfindel和Ecthelion还是很少上门做客,因为他们随侍王子总是很忙。作为内佛瑞斯特最富有的家庭,这座房子的装饰颇有点王室气派,在等着开饭的这段时间里他们坐在花园回廊上喝酒聊天,训练有素的仆人脚步很轻地走来走去用一只银酒壶为他们倒酒。Ríndes在厨房里忙碌:汤是热的,鸭子很嫩,蔬菜正开着锅,Duilin自告奋勇去帮忙烤香喷喷的鹿肉……

“我不知道Duilin还会做饭。”Glorfindel摇晃着水晶杯说。
“不做饭怎么办呢?Egalmoth不在,我家这位嫂子就不怎么下厨。现在我俩得变着花样讨好才有饭吃。”
“哈,你们莫非没请厨师?”
Enerdhil伸出一根食指摇了摇:“有请啊,不过都没Ríndes做的好吃,而且Egalmoth说既然是在家吃饭,那当然得自己动手咯。”
Ecthelion开始笑:“你们就瞎折腾吧。”
“你们不知道平时在家Egalmoth都嗲里嗲气的。”
啪,Enerdhil的脑袋被结结实实敲了一下,Ríndes在背后笑着说:“当心我告诉你哥哥揍你。”
“哎哟。”Enerdhil捂着脑袋说:“看吧,她就护着他。”
啪,他的脑袋上又被汤匙敲了一下,Ríndes说:“还不过来帮忙。”
Ecthelion和Glorfindel都赶紧站起来,被Ríndes笑着推了回去。看着Duilin和Enerdhil被女主人指挥得团团转,强烈的家庭气氛也让两位客人也欢快起来。饭桌上他们怀念起故土来,说得尽兴这几位诺多精灵已然自动换成了字正腔圆的昆雅。Ríndes一开始还能听懂,后来他们越说越快,其中又夹杂了太多方言,渐渐的她就有点跟不上了。不过她也并不介意,一直以来她都认为这种来自大海彼岸的语言很美。她坐在一旁静静聆听,想象着双圣树照耀下Egalmoth所度过的那些无忧无虑的时光。直到她低声吩咐仆人去拿甜品,Glorfindel才赶紧说:“哎呀,一直说昆雅,把Ríndes忘记了。”
“没关系,他们都是混着说,我基本能听懂。”
Duilin神神秘秘的告诉Glorfindel:“没事,她都能用昆雅和Egalmoth吵架了,Egalmoth说一句,她就有十句等着。”
“你们一天不取笑我们两句就不算完!”
Ecthelion端起酒杯说:“必须敬亲爱的Ríndes,征服了Egalmoth的伟大女性。”
大家在笑声里干了一杯。

这顿美好的晚餐讲Ríndes心中的惆怅冲淡了,Egalmoth离开家的时候Anneri还是抱在怀里的小肉球,如今小丫头都会说话了,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