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lmoth之歌(2)

清晨的林间大道,雾气还没有完全散去,金色的阳光在淡蓝色的空气中投下一片氤氲。精灵敏锐的洞察力已经感觉到远处马蹄的震动,从轻盈矫健的步伐来看那应该是出自阿门洲的神骏。正行走于大道之上的Egalmoth停住了脚步,闪到一旁,让开道路。
一群军容雄壮整肃的骑士疾驰而来,从纹章上看,那是Turgon殿下及其手下的将军们。他们像风一样掠过林间,等接近Egalmoth的时候放慢了速度。王子端坐于马背上,居高临下的打量着风尘仆仆的精灵。
“早安,我的殿下。”深褐色头发的精灵上前,毕恭毕敬的深鞠一躬,纯正的提里安口音使王子露出了高贵的微笑。
“你从何而来?”
“蓝山,途经萨吉里安。”
Turgon点点头道:“等待召唤,我有话问你!”
“是!殿下!”
骑士队伍重新出发, 其中一名骑士从Egalmoth旁边经过时用弓敲了一下他的肩。
“Duilin!”他微笑着看着他的背影轻声说。

Egalmoth的家位于烟波浩渺的米斯林湖畔,当年他随同胞抵达中州大地时和弟弟Enerdhil在此用石头建造了一座小屋。不久,Egalmoth便外出谋生,Enerdhil则留在这里开了一间小作坊。Egalmoth踏入家门,Enerdhil正在埋头做着饰品,一张充当工作台的木桌往中间一放,再加上两张床铺,屋里基本上就连转身的空间都没有了。尽管这个小家又简陋又乱,但Egalmoth还是觉得很满足。
“呀!你回来了!”Enerdhil放下手中的活计,忙着帮哥哥接过行李。“还顺利吗?”
“没成!”Egalmoth回答,不过眉宇间却不见失望。“但是我有了新主意。”
“哦?什么?”
“去开矿!”
“啊!??”Enerdhil大吃一惊,“宝石矿?”
“当然不是,铁矿和铜矿。暂时大家还不需要宝石,我可以搞点别的。”Egalmoth说着从包裹里掏出几块上乘的翡翠递给弟弟。“怎么样?”他问。
“真棒啊,让我想想可以做点什么。”
Egalmoth顺手把翡翠拿了回来,轻描淡写的说:“不是给你的,我要做东西。”
Enerdhil立马就把工作台让出来了,“你怎么突然想通了?”
“没什么?就是突然有灵感了。”
Enerdhil贼兮兮的凑上前问:“你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
“没!”Egalmoth毫不犹豫的否认了,不过他抬起眼睛,似乎还沉浸在美好的遐想中。
“哎呀呀,Egal,你快说!”
Egalmoth抬手拍了弟弟脑袋一下,欲盖弥彰的说:“去,给我弄点吃的。”
真讨厌,Enerdhil知道单凭他一个人是问不出有价值的信息了,不如以退为进,等着和Duilin一起再问,于是他窃笑着退了出去。
整个白天Egalmoth都献给了那块翡翠,尽管20余年未曾触碰过工具,但干起活来一样得心应手。等到夜幕降临Egalmoth停止了手里的工作,一串晶莹剔透铃铛似的翡翠花朵挑在指尖,在夜风中轻轻碰撞,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他一只手托着下巴,怔怔地望着窗外的繁星发呆。Enerdhil看了他好久,忍不住问:“她是谁?”
“一个辛达姑娘。”Egalmoth像是喃喃自语,随即他摇摇头,又闭口不言了。
Egalmoth性格别扭,这点Enerdhil从来就清楚,他始终认为有些事说出来会比较好,但Egalmoth就是不愿意。呆坐了一会,Egalmoth突然站起来了,他飞快把几样必须的工具收成一个小包,拔腿就往外走。
“哎,你不是刚回来?”
“我有事!”声音已经在门外了。
Duilin正埋着头兴冲冲往Egalmoth家里赶,冷不防和他撞了个满怀。“哎哟。”他揉了揉被撞疼的脸,一把抓住他的朋友:“干嘛啊?”
“我出去一下!”
“殿下不是叫你等着召唤?”
“没空!”Egalmoth头也不抬一个劲的往前走。
Duilin气死了,跳着脚冲他嚷嚷:“Egalmoth你给我站住,我怎么跟王子交代?”Enerdhil从后面抱住他,“别嚷,别嚷,我哥最近出了件大事!”
“什么事?”
“他恋爱了!”
Duilin的嘴巴顿时变成了大大的O,他像见了魔苟斯那样瞪着Enerdhil,“等会……啊……???!!!”
“啊什么啊?跟我来!”说着他把Duilin拽进屋。Enerdhil绘声绘色的给Duilin模仿了一遍Egalmoth傻笑着发呆的样子,吓得Duilin起了身鸡皮疙瘩。
“那么王子那边怎么办?”
Enerdhil一摊手说道:“为了我哥的幸福,只好你勇敢点去把殿下打发了……”
“你俩就是魔苟斯派来整我的。”

Egalmoth一路朝着Ríndes所住的村庄前进,他无法止住自己的脚步,就好像有一块巨大的磁石在吸引着他。东方的天际开始透出几缕明熹微的晨光为这个世界带来了亮色,他终于看到高崖绝壁之下犹如玩具般的小小村落。Egalmoth借着微弱的晨光看到峭壁上有横生的丫杈和突起的山岩,一种孤独的喜悦和冲动驱使着他一个纵身就跃了下去,他紧贴着崖壁,足尖轻点,借力而下,几个起落便已到达绝壁底部。

他飞快的朝她的小屋跑去,转过街角猛然停下了。Ríndes站在那里,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然后她慢慢露出笑容。Egalmoth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心里不断给自己打气:“Egalmoth,你勇敢点!”他定了定神,用近乎耳语的语调说:“你好吗?”
Ríndes咬着嘴唇,努力忍着笑意,温柔的替他拿走挂在头发上的树叶。“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
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我从村后的悬崖跳下来的。”
“那多危险啊……”
“我想你……”
她笑了,清澈湛蓝的眼眸因为喜悦而闪闪发光,她用微凉的手指摸了摸他发烧的脸颊说:“我们回家吧。”

她牵着他的手走进小屋,把他按在凳子上。“等着我。”她说。
Egalmoth还沉浸在飘飘然的幸福中,当Ríndes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套男性的服装时,仿佛一下子让他从云端狠狠摔至地面。这会儿他才意识到刚才自己浑身脏兮兮的,满是尘土,悬崖上的荆棘把衣服挂得破破烂烂。此时的他狼狈不堪,不过还得庆幸裤子没破,要不真得光屁股了。一套男性的衣服更让他惶恐,为什么在一个独居的姑娘家里会有这种东西?难道是……他犹豫着要不要接受这套衣服,Ríndes已经把它们都抖开了。“这是我哥哥的,他在明霓国斯做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从他脸上看到了一丝狡黠而欣慰的笑意。尽管Egalmoth那深褐色的卷发以及琥珀色的眼睛按照精灵的标准不算太漂亮,可Ríndes觉得他那温暖的笑容有着摄人心魄的魅力。他兴冲冲的换上衣服,Ríndes退后一步歪着脑袋上下打量,“上衣太紧了,没想到你那么壮。不过还挺好看的。”
“那当然啦,我穿什么都好看。”Egalmoth笑着说。
Ríndes露出了女孩子的娇嗔,她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话道:“哈,臭美。”
Egalmoth一把抓住她白皙的手,顺势揽住她的腰肢,“我可不可以?”Ríndes缓缓垂下眼睑,她感受到他温润的呼吸慢慢靠近,柔软的双唇敷上她的嘴唇,他们像吮吸糖果那样品尝着对方,温柔的相互回应。过了一会儿才恋恋不舍的分开,Egalmoth拿出那串手链替心爱的姑娘戴上,他说:“我第一眼看见你就想到了幽谷百合,若不是命运的恩赐,我又怎能刚好在铃兰的时光循香来到你的身边。”
“我随风轻扣的铃声终于被你听见,从此只为你一人绽放。”
Egalmoth激动的紧紧拥抱着她,爱情像树脂那样将他们紧紧包裹,最终形成一枚澄澈的琥珀,永不损毁,再不分开。

Egalmoth之歌(2)”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