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鲁士的男孩(8)

第八部 斯大林格勒

第一章

外边的天色逐渐变暗,一辆敞篷指挥车开了过来,粗大的轮胎掀起阵阵雪花,Egalmoth坐在车上呼出一团团白汽。里希特霍芬的参谋在和他讲着关于空运物资的状况。Egalmoth真的觉得自己快冻僵了,然而身体上冰冻的感觉真的比不上他心里的十分之一。

11月25日,斯大林格勒的德军被合围。希特勒命令将斯大林格勒变成要塞死守,从东线北段调来曼施坦因元帅,组建顿河集团军群为保卢斯解围,而为包围圈里德军空运补给的任务,就落到第4航空队身上。

还在作为国家英雄被戈培尔拉去四处做演讲的Egalmoth就在这样的状况下被里希特霍芬一道命令提前招回前线救急。将军的意思十分明确,要由他来全权指挥空运事宜。这可真是吃力不讨好的活,于是里希特霍芬专门派了个参谋去给Egalmoth打预防针。

“先生,您还有什么疑问吗?”参谋问。

“有!我们为什么不把这该死的车篷架起来?我快冷死了!”

汽车开进一处村庄,街旁的房屋好像都被一次龙卷风刮去了,只剩下一个一个的矮小地基,连碎砖破瓦都已荡然无存。只见泥泞的道路两旁一排排的墓碑在积雪中露出头来,墓地上到处是人们用随手捡来的瓦砾或碎片截管子、一支手杖、一块椅子的板条或者是用木头或马口铁制成的粗糙的十字架标志,几乎所有的十字架上都顶着一个德军的钢盔。里希特霍芬的司令部就设在路尽头的一间木屋里,屋子里比外面还冷,因为太阳刚刚下山。 

“欢迎你回到我们身边。”里希特霍芬和Egalmoth握了握手,“假期过得怎么样?”

“很不错,将军阁下。”

“你的妻子和孩子好吗?”

“她们都很好。”Egalmoth直截了当的对他说了自己对新任务的看法,“将军,我不认为空运能够成功。”

“这话我已经和戈林以及蔡斯勒说过了,我甚至已经说动了耶舒恩内克反对此计划,但是元首和戈林执意如此。”

“先生,我想我更适合指挥作战。”

“Roon,我们已经没有合适的军官了。”

Egalmoth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摆在他面前的形式异常严峻,运输机队需要穿越苏联红军的地面防空火力网和战斗机拦截才能抵达包围圈中的机场,这就意味着本就拙荆见肘的运力要面临惨重的损失。他不得不怀着沉重的心情赶往塔钦斯卡娅机场。

空运行动从一开始就比Egalmoth所能估计的还要糟糕,第一天投入的飞机就几乎损失了一半。此时周围的战斗机部队已经完全没有力量为他们护航了。按照预先计划,需要每天运输500吨的物资才够围城中的部队消耗,实际上第一天他只运进去了90吨,在状况最好的一天也只有300吨。更糟糕的是根据陆军的报告塔钦斯卡娅机场已经在苏军坦克部队的严重威胁之下。

“将军!如果没有这些飞机保卢斯就彻底完蛋了!撤出来即使慢一点总比没有好吧!”Egalmoth请求疏散的报告又一次被里希特霍芬断然拒绝。

“去你妈的,我绝不在这坐以待毙!”

“那你马上叫人枪毙我好了!”

指挥所里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听着Egalmoth和里希特霍芬对骂,然后Egalmoth啪的砸了电话。

“看什么看!把我的车准备好,我当面去和他说。”

“先生,我们可能会遇到俄国人。”

“要是保不住这些飞机第六集团军就全完了!”

高空的明月被很快卷过来的云彩遮住了部分,使空无一人的车辙道路蒙上―层蓝灰色,在路对面的树林里, 死一般的寂静。突然地面颤抖起来,Egalmoth经常在地面上听到这种声音,一种越来越响,越来越刺耳的尖啸。

“停下!”还没等他喊出来,眼前就是一阵火光,他像被重重击了一拳……一声爆炸,然后是一连串的声音,大地震动着,Egalmoth什么也看不见,他的脸被挤在什么人粗硬的军服下, 听到一阵接一阵的震撼地面的爆裂声,他一再感到揪心的痛苦,并把牙齿咬得格格响,他觉得死活的机会一半对一半,好象下一分钟就要被炸死了,但是喧嚣终于减弱下来,爆炸声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了。

Egalmoth想要推开压在他身上的那个人,可是刚挺了挺背,胸口痛得他眼泪顿时就涌出来了。有谁叫嚷着在拖他,“别碰我……”他想喊,可是现在除了用尽全力压制剧烈的疼痛,努力呼吸他什么也做不了。

“阁下,阁下!”有人在拼命叫他,Egalmoth哼了一声算作回答。周围到处是汹涌翻腾的烟云火海,树木一片一片在燃烧。“阁下,您还好吧?”亨克满脸都是血,他把Egalmoth拖到一处阴影里,拼命摇晃。

“不要摇了……”Egalmoth说,“扶我起来……”

他坐在地上喘息了一阵双眼的视线才能聚焦,刚才乘坐的汽车已经化成一团火球,幸亏苏联人的炮弹没有直接击中,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把他们甩了出去。

“司机死了,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开出来有多远?”

“大概五公里。”

“那么我们走吧……”

Egalmoth从来没有走过这样艰难的道路,胸口的疼痛简直让他无法呼吸,实际上刚走几步就已经走不动了。“沃尔夫,你快点走吧,不用管我了。”

“不行,先生,我一定要带你回去。”

Egalmoth疲惫的说:“我是叫你赶紧回去叫人来救我。”

亨克连滚带爬的跑了,把Egalmoth一个人留在灌木丛里,除了风掠过的呼啸,什么声音都没有,他静静的躺在那里,身下是冻得硬邦邦的土地,零下的温度让疼痛没那么剧烈了,实际上他的一切感觉都在低温下迅速流失……Egalmoth一直在想一些事情让自己保持清醒,他艰难的掏出挂在脖子上的十字架,颤抖着握在手里,这是Lucia给他的,从西班牙内战时期就一直守护他到现在。尽管在极寒天气下不适合佩戴金属饰物,可Egalmoth一直舍不得换掉。妻子的话仿佛还在耳边回响:“如果你死了,我绝不会把你留在冰雪之下,我会去俄国,去埋葬你的地方,即使只有枯骨我也要带你回家。”

“不能死,不能死啊……”他不断的对自己说……

第二章

等沃尔夫冈 亨克带着人找到Egalmoth的时候他差不多快被冻成冰棍了。他们忙着把他送进医院,发现他的三根肋骨骨折。

医生给Egalmoth的上半身敷上石膏固定,刚开始暖暖的很是舒服,慢慢的石膏变硬变冷,像鬼怪那样吸取着他的体温。好冷,冷得心脏都像被人紧紧攫住。药物的效力还没有完全过去,感觉已经苏醒,可肢体还在沉睡,Egalmoth仿佛被活埋于一个石头棺材里动弹不得。

“参谋长阁下……您可以听见吗……参谋长阁下……”

“嗯……”Egalmoth答应了一声,他发现自己总算能睁开眼睛了。“能不能把我身上这破烂玩意弄掉。”

“那不行,先生。”

“好吧……”说着他就要爬起来,脑袋上绑着绷带的亨克和几个护士七手八脚按住他。

“不要动石膏还没有凝固!”这一折腾,痛得Egalmoth紧紧扣住了床单,紧接着一阵刺痛从掌心传来,他的手不知道怎么搞的也弄伤了。医生摇着头对他讲:“请您不要动,您需要静养!”

“这该死的石膏什么时候能凝固?”Egalmoth非常不耐烦的问。

“至少24小时。”

Egalmoth不说话了,他打好主意先休息一下,等石膏固定住了马上回去。即便直挺挺的躺在床上,他也还在琢磨着如何说服里希特霍芬让他撤退,将军有将军的难处这一点Egalmoth清楚,但是他不觉得这样的赌博有什么意义。 

时间一到,面对极力阻拦的军医,Egalmoth说话虽然有气无力,但依旧强硬:“现在有一个集团军在等着我送物资,出了问题是不是你负责?你不想负责吧?那就把止痛药给我!”然后他就被亨克扶上汽车扬长而去。

接下来的一周,Egalmoth仅靠止疼药就坚持着他运输队长的工作,除了绞尽脑汁寻找突破苏联防空体系的方法外,他还得防备着敌人地面部队的威胁。
在这个风雪交加的夜晚,Egalmoth真的觉得自己撑不住了,每呼吸一下肋骨断裂处就像碎骨刺入皮肉那样的疼痛,让他眼前一阵阵发黑。吃了好几粒药也没多大效果,Egalmoth想该不会真的刺伤肺了吧。终于他让副官扶他躺一下。半躺的姿势让他觉得好点了,亨克很用心,在自己去换绷带的时候还不忘去请教如何照顾一个肋骨骨折的病人,因此他把Egalmoth的床弄得很舒服。

“谢谢你,沃尔夫。”

“阁下,您要喝点白兰地吗?医生说您可以适当喝一点。”

“好的。”

Egalmoth慢条斯理的喝着酒,尽管酒精的麻木作用很合他的意,可他还是惦记着身上的责任。他一直在盘算应急计划的可行性,他像触须一样尽量向远处布置岗哨,以便能尽可能早的发现敌军。并在陆军的帮助下建立了一个小型反坦克阵地,尽管他已经请求附近陆军保护机场,但是这些被打残了的部队多半也指望不上。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能争取时间让尽可能多的飞机起飞撤离。这已经是Egalmoth这个前陆军侯补士官能做的一切了。

Egalmoth无不担忧的看着密密麻麻停在机场上的运输机说:“现在只要一个俄国人闯进来扔颗手榴弹就能把一切都炸了。容克52起飞滑跑距离太长了,实际上跑不了几架……”

“先生,您最好睡一会,您看起来很不好……”

Egalmoth拿一种很奇怪的眼光看了亨克半天,终于叹了口气说:“亨克,我们的日子不会太好过,也不会太长久了。”

诚如Egalmoth所预料的那样,即便他个人尽了最大的努力,塔钦斯卡娅机场在12月24日这天遭到苏军坦克突袭,停放在机场的72架容克52型运输机被摧毁,Egalmoth Von Roon指挥抵抗到了最后一刻,最终乘坐一架侦察机侥幸逃脱,德军的空运行动遭受到了致命的打击。

1月14日,德国空军的第2号人物,一直负责行政事务的空军总监米尔希元帅被希特勒任命为特派员,统一指挥空运行动,此时大势已去,里希特霍芬明白无误地告诉米尔希,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当米尔希在第四航空队司令部见到上半身被石膏固定着仍然在坚持指挥空运的Egalmoth,一句责备的话也说不出来了。米尔希只是要求Egalmoth立即去医院治疗,自己接替他的位置。

1943年1月21日,包围圈内最后的机场古姆拉克被苏军占领,1月22日中午,随后一架德军飞机飞出斯大林格勒围城。整个斯大林格勒空运行动结束,共运进物资8350吨,撤出24910人。德军损失488架运输机, 其中整个空军一半以上的容克52运输机都在这次战役中损失了。

在被送回国养伤前,里希特霍芬亲自去医院看望了Egalmoth,对他所付出的一切努力表示感谢,并且答应替他争取应得的荣誉。Egalmoth对这种索然无味的奖赏并不感兴趣,他已经明白的接受了这个苦涩的结果–他深爱并为之浴血奋战的祖国已经开始衰落。

第三章

回家的旅程漫长而枯燥,不过Egalmoth总算能好好收拾一下心情了,这段时间他太忙,连每日必写的家信都是让亨克代笔草草应付几句,家里寄来的信件更是连信封都没有拆开。现在细细读来这些信的内容也让他难受:老爸被派去第四装甲师当师长,Duilin他们也被调往顿河,Glorfindel那小兔崽子真的去报名考飞行员,Ecthelion没给他写信,天知道他在哪……Egalmoth真是快烦死了,只有读到Lucia给他的信,他的心才慢慢温暖起来。就在他被T-34的炮火围困那天,Lucia给他寄来了小女儿的礼物,用红绿蜡笔在纸上胡乱涂抹的线条。
“这是Anne第一次画画哦,小家伙对色彩和线条有着浓厚的兴趣,或许将来的某一天她能成为一名真正的画家。亲爱的,我想这对你来说这是再棒不过的圣诞礼物了……”Egalmoth一直板着的面孔终于露出了笑容,只差那么一点点,他就永远错过了,感谢上帝,至少现在他还活着。

“沃尔夫,你看,我女儿的画哎。”骄傲的奶爸向小副官炫耀。

“真可爱,阁下。”亨克很高兴Egalmoth的心情能好起来,这几个月他的上司绷得太紧了,以至于他都害怕他会随时垮掉。

“我有没有带素描本和铅笔?”

“有的。”

“你知不知道什么给小孩子听的故事?”

“呃???”亨克挠挠头,不知道Egalmoth要干什么。“我的老家有关于女巫的传说。”

Egalmoth赶紧阻止:“那可不行,会吓到小朋友的!”

“这个嘛……金鸟的故事你听过吗?”

“唔……听过,这个好!!!”

亨克兴致勃勃的围观起Egalmoth画画,他惊讶于Egalmoth对于故事细致入微的描绘。“其实您可以直接去买一本故事书?”

“沃尔夫?”

“是的,阁下。”

“小时候你的父亲有没有在睡前给你讲过故事?”

“呃,有的,先生。”

Egalmoth温和的笑了起来:“你看,我无法为Anneri做这些事。如果平安夜那天我们没有爬上那架飞机,我能留给Anneri什么映象呢?一张照片?一些存在于别人口中的事情?她怎么知道我有多么爱她?这些画虽然微不足道,可这也是我唯一能为这孩子做的了。”

亨克突然觉得眼前这位军官变得有些不同了,同时他也想起自己重病的父亲,葬身于莫斯科城外的兄长,以及自己晦暗不明的未来……

2月7日,Egalmoth回到家乡,他只是去医院报了个到就直接回家了。为了逃避柏林新闻广播里令人沮丧的新闻,Lucia带着孩子也回到这里,这还是Anneri第一次来到家族世代生活的庄园呢。

Egalmoth伤的不轻,再加上前两个月光靠像吃糖果那样吃止痛药勉励支撑,一回到家就病倒了。一开始只是胃部绞痛,然后吃什么吐什么,最后索性发起高烧来,虽然Egalmoth不止一次受伤,这也不是最重一次,但经过多年鏖战使他的身体已经是强弩之末。家庭医生对他的状况十分担心,可是这头犟驴就是不愿意去医院,他已经快四年没有回过家了,在肉体和精神都不堪一击的时刻,怕极了再一次走出家门。

Margaret和Lucia没有请家庭护士,她们牢牢的守着高烧昏睡的Egalmoth,帮他擦洗汗湿的身体,喂他喝水吃药,在他噩梦连连时给予安慰。
    昏昏沉沉躺了两天,Egalmoth总算恢复了意识,窗外天空十分阴沉,和家中的气氛倒也相配。Lucia背对着床站在窗前双手交叉握在一起,在喃喃自语念着什么,听到Egalmoth的呻吟赶快奔了过来。“Egal,很难受吗?”

孩子呢?妈妈呢?我很想见见她们。Egalmoth从来没觉得那么累过,累得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只能用急切询问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妻子,看着她焦急的神情,流出的眼泪,无能为力。

“别急,别急,你昨晚很不好,妈妈陪了你一夜,我让她带Anne休息去了,过会我就去叫她们。”Egalmoth眨眨眼睛表示知道了。Lucia喂他喝了点水,然后坐在床头抚摸着他的额头,就像她为女儿做的那样,还有点热,但不像前两天那样散发着可怕的热量了。Egalmoth很费力的伸出一只胳膊揽住妻子的腿。Lucia握着他的手,轻轻揉着他的头发。

屋外,天色渐渐黯淡下来,雪仍在下,用人打开了门廊的灯,给雪花映上一层忧郁的橘黄。与此同时,千里之外的哈尔科夫,鹅毛般的大雪也在笼罩着Ecthelion和他的战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