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鲁士的男孩(15)

第十五部 尾声

列车载着Egalmoth Von Roon一路向西飞驰,驶过他拼命战斗过的苏联土地,驶过他们曾经征服的波兰,驶过他出生并成长却再也回不去的东普鲁士,经过被苏联统治的东德,朝着东西德交界处的黑尔姆施泰特而去。

一条小河将东德与西德分隔开,河的两侧各有个火车站。火车停在了东德这一侧的火车站,这个小镇名叫“马利恩邦”,战俘们在这里下车。他们拿着包裹或破旧的行李箱,身上穿着脏兮兮的德军军装和苏式军服的混合物。东德的军人让他们立正排好队然后列队穿过桥梁进入西德,来到黑尔姆施泰。过桥时,一种紧张感出现在每个人身上,因为他们知道一旦跨过这座桥梁,他们便摆脱了俄国人的控制。Egalmoth怀着一种虔诚的心情一步一步走过这座小桥,当他最后一步踩到坚实的土地上时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感谢上帝让他在经历了如此不堪的命运后重获新生。他和周遭的人不住的拥抱,所有人像得到命令那样不约而同摘掉头上的俄国棉帽,在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用力将它们扔进河里。

Egalmoth用最快速度挤进战俘接待处,他要赶紧拿到去不来梅的火车票,再也不能耽搁了,他巴不得马上就飞回家去。一个瘦长的红十字会工作人员查看了他的释放证明后立即喊了起来:“Von Roon先生,我们等了您好几天了。”他激动的和Egalmoth握手,“您先到旅馆休息一下。”

“等等,等一下,给我去不来梅的火车票,我要回家。”Egalmoth欲哭无泪,他惊愕的发现自己被一大群当地官员和红十字会人员包围了,他们排着队跟他握手,裹挟着将他带到一间旅馆样的建筑里,这些人不停的跟他说话全然不顾经过8年的囚禁Egalmoth的感官和头脑根本处理不了那么多信息。不过一片混乱中他还是捕捉到一些关键的东西:先带他去洗澡换衣服,会有大批的人来迎接他。在Egalmoth混沌的思绪里只有一个念头:“能不能让我理个发?孩子们看见会笑话的。”

柏林连绵几日的阴雨终于放晴,一群憋坏了的孩子在湿漉漉的空地上踢球,有个女孩子头发剪得短短的,她站在场地边上冲着守门的小男孩大喊:“Rudi!你又不按时回家!”

“姐,你就让我玩一会吧!”

Anneri一把扭住他的耳朵,一只手提着他的书包,不由分说就往家里走,Rudi咧着嘴直嚷嚷:“讨厌!讨厌!你又扭我耳朵!我讨厌你!”

“有一封信,妈妈说要全家到齐了才拆开!”

“到底干什么嘛?”

Anneri放开弟弟,严肃的对他说:“我想是爸爸。”Rudi顿时不闹了,拉着姐姐的手乖乖回家。

Lucia的神情显得紧张,她的双手在胸前紧攥着一封信指节透出白色,Anneri带着弟弟在母亲身边坐好。Lucia拆信的手不住的颤抖,她强作镇定的读了上面寥寥数语,哽咽着对一双儿女说:“明天,你们的爸爸就回来了。”Anneri和Rudi面面相觑,他们并不兴奋,相反他们在这一生活的重大变故面前觉得紧张仿徨。Lucia一左一右抓住他们的手流着眼泪说:“我知道你们会觉得不习惯,但是从今以后我们就是一个完整的家了。你们的爸爸吃了不少苦,我恳求你们温柔的对他,帮助他好起来,我们的生活也会好起来的。”

Anneri想了想回答:“好的,妈妈,我保证。”

长长的火车在一片升腾的蒸汽中驶进柏林终点站,欢迎的人群一拥而上,记者们手中的相机不停的响着。Egalmoth对周围的喧嚣视而不见,他的眼里只有站在人群中的Lucia,他的妻子,他的生命之光。他颤巍巍的伸出手,抚摸着Lucia的脸,这只手再不是拿画笔的艺术家之手,更不是紧握飞机操纵杆的战士之手,它枯瘦粗糙却真真切切带着他的体温。Lucia用脸动情的摩挲着它,亲吻着掌心那个十字架形的伤疤,第一次相信他是真的回来了。Lucia拥抱住Egalmoth,只觉得一阵震动,在她的怀抱里不是一副成年男子的躯体,薄薄的皮肤覆盖着嶙峋的骨骼简直就是一副骷髅架子。“大笨蛋!”她哭着说,“我叫你不要去,我就叫你不要去。”

Egalmoth不住的亲吻她的脸、她的嘴,“亲爱的,我错了,是我错了,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他们抽泣着拥抱了一会,Lucia把他们的孩子叫到面前。Egalmoth在他们面前跪下,他问Anneri:“小猪猪,你还记不记得我?”
Anneri出乎意料的说了一句话:“我不要吃土豆。”

“好,不吃就不吃,你可以偷偷拨给我。”

“Papa。”小丫头一下子抱住爸爸的脖子哭了起来。

Egalmoth觉得好笑又觉得心酸,他亲亲女儿的脸,小声说:“这是我们的小秘密,别让你妈听去了。还怕我答不上来是个假爸爸?”Anneri不好意思的捂住脸。

他把目光向自己的儿子,“你好,Albrecht。”小家伙羞涩的说,“你还认得我?”

“我当然认得你,你一直在我心里。”一家四口再度拥抱,好像永远也不要分开那样。

按下和家人团聚的兴奋,Egalmoth发现没完没了的折腾还没到头。有关方面按照程序强迫Egalmoth做了个体检,他的身体十分虚弱,体重比正常水平低了将近15千克,严重营养不良。根据医生的诊断他需要住院三周,好让医护人员把他养胖。他目光呆滞的望着妻子气急败坏的和医生辩论,Lucia说养胖他这活儿她一个人就足够了,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回家,然而医生坚持不肯。一股强烈的冲动驱使着Egalmoth做出了最干脆的反应,他从椅子上跳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位昔日的将军一把拽起妻子和孩子们的手拔腿就跑,他们嘻嘻哈哈冲出医院,跳上出租车飞奔回到家里,砰的一声关上门。

Egalmoth Von Roon在这场人类历史上最惨烈浩劫中的故事就全部结束了,从这一刻开始他将迎来完全不同的生活。Ecthelion、Glorfindel和Duilin一听到他平安回家立即放下一切赶来和他团聚。这一年Von Roon一家在柏林过了20年来最幸福的一个圣诞节。

之后的几个月里Egalmoth身体恢复的不错,Lucia一天喂他六顿饭,乐观风趣的性格也帮助他迅速融入了正常社会。等夏天来临,他们兄弟结伴去瑞士看世界杯的时候Ecthelion对他的变化做出了准确评价:“顺利出栏!”把他气得够呛。

1955年,西德国防部成立了“人事筛选委员会”负责对有意加入联邦武装力量的前国防军中校以上的军官进行资格审查。Egalmoth和Ecthelion都提出了申请,主要原因在于他们年纪过大,已经错过了重新开始任何一种职业的时机,幸运的是均获得了批准。两兄弟分别在装甲总监部和战斗机总监部工作到退休。Glorfindel和Duilin也在自己的职业领域里取得了不俗的成就。Von Roon一家光辉已然退去,但他们至少在和平年代过着平凡安宁的生活,对这个家庭而言已经足够。

(全文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